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蝙蝠家中心】我们也许吃了你的提拉米苏(中)

  • 梗:时空穿越的提拉米苏。上部点这里

  • 黑历史改写

  • 5岁迪克出没注意避雷

  • 本次Bat兄弟炼成,没有西皮

  • 大家都是逗比

  • 三观丧失;逻辑死早;请别跟我较真


我们也许吃了你的提拉米苏(中)


# 5

 

达米安始终都认为自己是躺枪的。

 

提拉米苏大事件的时候他确实没打算吃,天地良心。直到迪克转着圈过来硬把一角甜点塞进他嘴里。从此达米安也在时空旅行者的道路上狂奔前行。

 

所以这次睁开眼睛并意识到他的处境时,达米安简直双目放空立地成佛。

 

“………………”

 

几声熟稔的惊叫和钝响后,杰森在一片狭仄与晦暗中开口,声音干得跟沙哈拉似的,“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吃惊。”

 

“闭嘴,陶德。”

 

“所以说这里果然……”迪克也跟着推断出空降位置,声音里不知是心痛还是心累的成分多一些。

 

“比我的还挤,你是要有多小只?!”杰森不满地哼唧着。

 

“至少我的棺材质地比你好!”达米安恶狠狠地告诉他。

 

“我说……我们能别谈这个了吗实在太不吉利。”迪克的精神创伤简直能像水一样从声音里流出来。他在近期相继光顾了两个弟弟的坟墓,字面意义上的光顾。实在没什么值得开心。

 

“这还能让人睡觉吗?!一闭眼不是上了宇宙就是就进了棺材。”提姆哼哼着,他被泰坦彻底打入了后勤,无聊得没日没夜黑进各种可能存在的机密组织网络里,现在极端睡眠不足。

 

一阵悉悉索索后,杰森猛地咆哮出声:“又他妈是谁踩我的脸!!!”

 

黑暗中没人开口。

 

提姆突然说:“我其实……挺想问一句的,有谁现在被我握着小腿吗?我觉得这手感应该是胫骨。”而且我似乎还把它捏坏了。提姆没敢补充。

 

又一阵沉默。

 

迪克因紧张而换气过度般开口:“好的,大家都冷静下来。这世界没什么鬼!也许只是个误会,哈利波特里幻影移形还可能出现分体意外呢,所以如果还有第五个人麻烦你一定要吱一声。”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一个吱。但打破沉默的却是从来没学过读空气的达米安,开口就像杰森那时一样不情不愿,他说:“我认为那是我的遗骨。”

 

平地惊雷。

 

所有人都以人类可能做到的方式向棺材壁靠拢。

 

“好……好吧。”迪克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有点颤,“我们不是故意打扰你的。”

 

“我不认为他会介意。”达米安干巴巴回答。

 

“但那是你!你介意任何事!”提姆据理力争。

 

达米安朝他的方向踹了一脚。

 

杰森立刻发出吃痛的一声,“你能瞄准了再蹬蹄子吗?!”

 

“事实上我瞄得挺准的。”达米安凶恶地反击。

 

黑暗中立刻一阵动荡。

 

“陶德,停下来!我是认真的,你要把我尸体的手踩断了!”达米安突然尖叫起来。

 

“唔……抱歉。”杰森咕哝了一声停下了。

 

提姆默默得把他认为已经断了的小腿掰回去,不料已经完全硬质化的骨骼在黑暗里发出一声脆响。那一刻红罗宾简直想给自己脸上打马赛克。

 

“呃……oops?”

 

“德雷克!!!”达米安听起来就像烧开的水壶,在视野极差的狭小空间里挣扎着狠狠推开一个胳膊。

 

又一声脆响。

 

一阵死寂后,迪克紧张而阴郁的声音终于缓缓响起来:“达米,我猜你把自己的一节胳膊拧断了。”

 

“…………”

 

十分钟挣扎后,兄弟们仍旧以神一般的伸缩力蜷在达米安的棺木里。

 

“我说,你这石棺是被焊起来了吗?为什么怎么都推不开?”杰森恼怒地砸了一下石壁。

 

“我认为它是被铁镣锁住了,看到过监控器里当年雷宵骨试图复活达米安的视频。”提姆冷冰冰说道,完全不打算解释为什么这个过程会在他的数据库里。

 

迪克闻言说:“……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仿佛立即回应他的预兆,石棺被吊了起来,骤然而来的超重感让棺材里的用户集体抽了口冷气。

 

“先捆住,再吊起来,接下来就该进池子了吧?!”杰森终于反应过来。

 

结果时空旅行者们又是一阵瞎折腾。负责吊起石棺的刺客联盟成员早就一脸懵逼,他之前也吊过这棺材,从来没觉得能有这么沉重。而一阵骚动后小少爷的石棺竟左右大幅摇摆起来,简直就像是里面的死物试图向外爬出,甚至还能听到闷闷的声音从内部传来。

 

怎么还都没泡拉萨路泉呢就已经复活啦?!

 

在场人员集体当机,直到雷宵骨一声令下开馆验尸。刺客联盟的恶魔首领做梦也不会想到,当他打开死去多时的外孙灵柩时,四个穿睡衣的罗宾抻着脖子跟他大眼瞪小眼。

 

一时间双方进入了微妙的对峙,而迪克认为是时候使用他的杀手锏了,他举起双手,“嗯……也许我可以解释?”

 

“解释我们睡衣的图案?”杰森终于伸直了腿,懒洋洋架在达米安的棺材边上,他甚至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枕起手臂。

 

“陶德,你的愚蠢真是登峰造极。”达米安在他旁边坐起来,声音紧绷绷的,然后他对上雷宵骨此刻愕然的表情微微颔首,“……祖父。”

 

藏在达米安身后的提姆立刻趁机掏出手机抓拍了雷宵骨大张下巴的照片。全员转过头看他满脸难以置信。提姆皱起眉撅着嘴反驳,“我需要扩充我的敲诈素材库。”

 

“告诉我你没有偷拍我们上次从杰森坟里爬出来的狼狈照片。”迪克捂着脸悲痛地叹息。

 

“你什么?!”杰森立刻从达米安的棺材里直愣愣坐起来,动作幅度之大甚至带得绷带达米安尸体一个起落。

 

“陶德!对我的尸体温柔点!”达米安一脸愤怒。

 

“哦可是‘我不认为他会介意’。”杰森学着最年轻的罗宾的声音说道。

 

“德雷克,我允许你把陶德趴在泥里那张照片发给我父亲当生日礼物。”达米安眯着眼睛低吼着。

 

“你敢?!”杰森伸手就要去抢提姆的手机。

 

而迪克一脸嫌弃地看着此刻叠罗汉般滚做一团的兄弟们,转头抱歉地告诉雷宵骨,“不好意思,这是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

 

“我们没有感情!/这才不是我的表达方式!/从我身上下去你们压死我啦!”的咆哮此起彼伏。

 

而终于自震惊中恢复立刻转为震怒的恶魔首领正待开口,空气中传来清脆的爆鸣音,罗宾们消失了,连同雷宵骨的耻辱照片一起,留下他站在达米安的石棺前因愤怒而颤抖。

 

# 6

 

经历过数次毫无享受价值的时空旅行后,一众罗宾已然能够坐怀不乱得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场合下消失进/出空气里,最糟糕的那次他们出现在卡珊德拉的浴室。而没有人,重申一次,没有人愿意回想那次经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对此毫无抱怨了,比如此刻的达米安·韦恩,遭遇了短暂人生中的又一次重大危机。前一秒他还在哥谭夜空荡钩锁,转瞬间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着陆。不是说罗宾停飞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但实事求是而言,禁足什么时候拦得住罗宾?无论哪一任。

 

有些教训哪怕死一次都还是学不会。

 

达米安撇了撇嘴决定四处打探一下情况,转移上出现时间差或者距离差都很常见,无需过度担心。有一次他还被迫和杰森两个人困在雪山上,毫不知晓山的另一侧迪克与提姆同样吸溜着鼻子,杰森和达米安怎么缩成一团的他们就怎么缩,当然时空旅行结束后蝙蝠兄弟们也共同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感冒以及比感冒更加漫长的康复期(包含着无数次拒绝吃药,电影马拉松,以及咆哮的布鲁斯)。

 

四下顾盼后,达米安可以看到黑压压的巨大帐篷,被塑料布覆盖的小丑塑像,以及远处照亮天空的蝙蝠灯。

 

哥谭。

马戏团。

 

这两个关键字就足以让达米安皱着眉在呼吸下自语:“……格雷森……”

 

与此同时,罗宾面罩开启的夜视功能让他清晰捕捉到趁着月色突然自附近帐篷一角闪出的矮小人影,小不点左顾右盼了一瞬就像一枚射出的箭般弹向营地的另一方向。

 

达米安几乎要按着眉心呻吟出声,“…………格雷森…………”无论怎样年龄,迪克总有一种惯有的移动方式让他与众不同,他的每个动作都以艺术的方式展现,一如他自小被训练的那样,而这个格雷森看起来还不到五岁。

 

达米安在追上去和转身离开的选项间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挫败地叹息着跟上迷你迪克的脚步。

 

“…>tt<…你没有我可怎么办……”

 

两道影子一前一后晃进一顶距离营地较远的帐篷,作为训练有素的罗宾,达米安一边追踪目标,一边还大致留意了周围陈列,局限光线下,帐篷内部堆放着各类纸箱杂物,散发出时间与尘埃的陈旧气味,约摸是被长期当做储存室的区域。迷你迪克在一片黑暗里就像天生的夜行生物般左拐右闪地穿过无数高耸一如小山的货物,显然对这里的地形熟门熟路,毫不知晓迷你迪克意图的达米安在尾随孩子晃过又一个转角时骤然停住脚步。

 

抽噎声。

黑暗里,巨大的杂物间中,迷你迪克无助地坐在落满灰尘的小木箱上断断续续地哭泣。

 

如果说上一秒现役罗宾脑子里还有一系列突发事件应对守则,此刻他就全身僵直像根傻柱子一样钉在地上。

 

达米安·韦恩的教育里从来没有普及过这个。而他不知用了多大毅力才没有掏出手机立刻在Quora上发出信息:怎样安慰一个半夜偷偷躲在马戏团杂物帐篷里抹眼泪的小孩子?急,在线等!罗宾的嘴唇抿起一条单薄的线,如果任何人还没注意到,通常他都是那个把别人弄哭的,也许甚至能在这个比赛上拿枚奖章。而安慰在达米安的字典里始终都是不挑衅的同义词。

 

达米安认为现在是时候为尊严而选择战术性撤退了。他可以去寻求后援,蝙蝠家的每个人都比达米安擅长应对这个。

 

当然这一刻罗宾就一定要碰倒一个箱子发出一声巨响引起迷你格雷森的注意。达米安几乎准备翻着白眼跟箱子一起倒下去。

 

“你……你是谁?”迷你格雷森显然为不速之客的出现感到惊讶,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慌。

 

达米安挣扎在立刻装死和转身逃跑之间。令他恐惧的却是迷你格雷森决定起身慢慢向他走来。有一瞬达米安几乎要难以置信地警告那孩子难道不知道靠近半夜出现在面前的陌生人也许很危险。

 

迷你格雷森抢先问道:“你是牙仙先生吗?”

 

“不。”达米安立刻从牙缝里挤出回答。

 

“哦,晚上好。牙仙先生的助手先生。”迷你格雷森走到达米安身边并决定给“助手先生”一个拥抱,罗宾的眼睛因惊慌失措而瞪大。而没等他尖叫着把自己解救出来,迷你格雷森已经迅速拽着他僵在体侧的小臂一起坐回之前的小木箱上。达米安别扭地往旁边挪了挪。

 

“我也不是什么助手。”他咕哝着,又在迷你迪克变魔术似得摸出一盏小油灯并点燃它时眨了眨眼睛。

 

橙黄色灯光下,迷你迪克一脸期待地望过来,然后(出于达米安畏惧得)张开了嘴巴。

 

达米安盯着迷你迪克。迷你迪克盯着达米安。

 

“我不会称赞你的牙齿的。”罗宾抄起手干巴巴指出。

 

迷你迪克显然没有准备这个回答,他也眨了眨眼,啪得一声合上嘴巴,看起来吃惊又受伤,“你……你是说你没办法帮我吗?”

 

达米安骇然地意识到迷你迪克似乎又要准备抹眼泪,当机立断分散他的注意,“你并没有告诉我哪里需要帮助!”

 

迷你迪克被他的音量吓得连哭都忘记了,撅起嘴委屈地回答:“我以为你会帮我把这颗很疼的牙拿掉。”他想了想又补充,“用魔法,不疼的那种。”

 

达米安目瞪口呆,半晌才轻声说:“你有一颗龋齿。”

 

“不是因为我吃了太多糖!!!”迷你迪克大喊一声,用一种令人震惊的音量放声大哭,达米安客观地认为他可以凭借这个规模的噪音迅速吵醒整个马戏团。当然,那是时空旅行的罗宾最不需要的情况。

 

“苍天在上!别吵!”达米安嘶嘶地低吼,而出乎意料得,迷你迪克停了下来,他泪眼汪汪地望过来,随时都准备重新开始。“张嘴让我看。”达米安怒气冲冲地说。鬼知道他该看什么东西,上一次达米安换牙的时候还是被玛雅揍掉了一颗。但他不能揍迷你格雷森一拳把他的牙打掉。这孩子会把他的耳朵哭聋。

 

达米安左右看了看确实不知道自己该找什么,“你需要一个牙医。”

 

迷你迪克惊恐地合上嘴向后缩了缩脖子,“你说过你会帮我的!”他控诉着,看起来就像被最好的朋友背叛了。

 

“事实上我从来都没那么说。”达米安翻了翻眼睛,“另外,牙仙也不是专门给人拔牙的。世界上就没有牙仙这种东西。”

 

迷你迪克又眨了眨眼,“你是说因为牙仙先生其实不帮人拔牙,而牙医先生帮人拔牙,用魔法的那种,不疼的?”

 

达米安学着他眨了眨眼,一时间无法理解迷你格雷森的逻辑,“牙医不用魔法,但拔牙并不疼。”

 

“牙医先生不用魔法都可以拿掉我很疼的牙……”迷你迪克敬畏般自语道,“真厉害……”

 

“……能自由联想到这个地步的你才比较厉害。”达米安决定不在这件事上跟迷你格雷森纠缠,他有这个度量。

 

“助手先生,太感谢你了!!!”迷你格雷森决定以另一个拥抱表示他的感谢,那让达米安认为他也许并没有这个度量。

 

而就在准备低吼着要求这个迷你章鱼离自己远点时,帐篷入口处传来一阵窃笑声。

 

立刻认出声音主人们的达米安头都没回就先大喊出声:“你们刚才去哪了?!!在你们最可以展示自己功用的时候!”

 

杰森从阴影里走出来,一脸被娱乐到的表情,开口时眼睛却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那边老虎笼子还有一个免费空位,你可以自便了。”他脸颊一侧有一处明显新增的抓痕,制服也被拧得乱七八糟,乍眼看来就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搏斗。

 

“对付老虎比对付这个容易多了!”达米安义愤填膺地挥舞着一只手,笑得泪眼朦胧的迷你格雷森还挂在他身上。

 

“我没那么糟糕!”同样从阴影里走出来的迪克鼓着脸抱怨。头顶还沾着几根亮闪闪的毛。

 

“你不是那个被蹭了一身鼻涕的人。”达米安干巴巴告诉他。手还笨拙地拍了拍迷你迪克的后背。

 

提姆是最后出来的,他眼泪都笑出来了,但还是毫无怜悯地哼了一声:“你活该,上次那个纳米你抹我一脸口水的时候你们谁都没帮忙。”他看起来是唯一毫发无伤的,但如果仔细就观察能发现提姆领口还没来得及整好腿还有点瘸。

 

达米安脸都气红了,“我没有像纳米那么小!”

 

同时响起的还有迪克皱着眉的反驳:“小达米安才七个月!他理应抹任何人一脸口水!”

 

“说你自己的那份,迪基。我没要求那个。”杰森靠在一旁木箱上干巴巴反驳。

 

迪克丢给他恼怒地一瞥,“难道你的油手印就不算数了?我那件夜翼制服抱过微型小翅膀以后就不得不寿终了!”

 

“事实上我认为最糟糕的是我父亲。”达米安突然叹了口气,下意识用手指梳理过迷你迪克软绵绵的顶发里,动作熟悉得就像他对泰特斯做了五百遍那样,小家伙完全跟不上话题,现在正偷偷隔着罗宾制服瞪着大眼睛看过来。

 

一时间所有时空穿越者都绿着脸回想起最可怕的遭遇。

 

“他咬人。”达米安悲痛地说。

 

其他人沉重地颔首,显然都承受了同等程度的攻击,测量了同一直径的心理阴影面积。

 

“你们都是牙仙先生的助手吗?”迷你迪克的声音蓦地响起来,似乎在他的教育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怕生这个概念。

 

蝙蝠三兄弟一脸懵逼地望向简直要开始翻白眼的达米安。

 

直到提姆慢慢走过来,俯身蹲跪至迷你迪克的高度,“不,我们都是蝙蝠侠的助手。”他柔声回答。

 

“蝙蝠侠是谁?”迷你格雷森终于被吸引了注意力,却似乎完全没打算把爪子从达米安胳膊上拿开。

 

导师。

父亲。

 

杰森的声音突然从所有人头顶传来,低沉而安静,带着他的历史,他的故事。

杰森这样说。

 

“家人。”

 

TBC

 

写在后面:

请叫我劳模!

显然提拉米苏变成了小连载(。而因为爆字它每一章都缩水着本应包括进去的内容,大纲再见,我会努力在下一部分完结它。

 

评论(38)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