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渣写手 | 永远有一颗HE的心 | 不掐西皮不掐角色 | 三次元忙如狗 | 时差 | 失业边缘人士

【G铁血】[奥尔三日] Possession(炖肉)

* 梗:洗脑!奥尔加。梗的来源完全是由于看到很多米卡洗脑梗而决定走向奥尔加被洗的方向,从此在这条路上狂奔。故事前提是大将被洗脑不光把自己当作地球军的士官,同时坚信自己的重伤是自己的潜伏作战失败后被追击而来的巴巴托斯和三日月打下来的。

* 很久以前的群脑洞,一直不敢放出来害怕被和谐明明是什么内容也没有的肉渣。

* 有点黑的大将所以请注意(其实什么也没有)。

* 因为是洗脑梗也许ooc,已经尽量努力了但是希望踩到雷的姑娘避免点入。多谢!

* 最后请吃我安利………(躺平。

然后来AO3的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42047

【G铁血】[奥尔三日]Heartless (Fin)_老燕生贺

* 送给老燕的生贺,迟到了两天还多

* 老燕点关键字:雪绒花,但是跑题严重

* 重口,请慎重考虑后再点入


*梗:无心症设定,失去心的人类会化作鬼,以人类心脏为食。三日月是进食鬼的心脏的人类,奥尔加把自己的心给了他。


Heartless


In this dark rain, be faithful, Phantom heart, this is yourpain. Feel it. You must feel it. 

在这黯雨中,虔诚感受吧,幻影般的心脏,这是你的疼痛。感受它,你...

【高达铁血】【奥尔三日】The Way We Survive - Fin

*每部分都来自老燕提供的30题

*充满群里的俺得

*片段灭文法


The Way We Survive

30.最強之劍


“他们说死者无法开口说话。说他们停留在一个我们无法看到的空间。说他们在无尽的时间里徘徊,因为属于他们的时间已经停摆。但我总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在每个夜晚。或者一个人的时候。”


年幼的三日月曾这样告诉奥尔加。

那也是他对奥尔加说过的最长的话。


多年以后,他无数次扣动扳机。脸上身上溅满血液。

三日月仍旧如此相信着。


若干年前,那柄枪最初握在奥尔加手上,但当少年拉下安全栓,食指扣上扳机时,他犹豫了。...

【高达铁血】【奥尔三日】Color Me Tenderly (FIN)

*私设前提:Soul color前提世界观,除过面部皮肤外,每个人都能在直接接触旁人皮肤时留下自己颜色的痕迹,颜色深浅则取决于该个体对另一个人的态度。

*梗:三日月无法在任何人身上留下颜色,也没有任何人能够给他色彩。


Color Me Tenderly


不染色体质。


初次听到这个词语时三日月正被按在CGS冰冷的手术台上。他赤裸着上身,骨骼被皮肤压着,因辗转的命运与营养匮乏而尖锐,几乎要刺透那层单薄的组织伸展开来。实施手术的工作人员全身包裹着厚重的无菌服,唯独没有佩戴手套。他们乐于看到自己的颜色在接受手术的少年们身上烙下痕迹。...


【G铁血】[环太平洋paro] The Death Among Us

*邵弘与三日月搭乘巴巴托斯并战死前提


The Death Among Us


奥尔加不得不强制维修班卸载巴巴托斯的驾驶舱。


没有人能让三日月踏出舱门。

哪怕奥尔加。

没有人胆敢靠近三日月的舱门。

只有奥尔加。


他走过去,每一步都在钢铁地基上砸出钝响。奥尔加的Jaeger在足底配备了武器,而相应特制的驾驶服也在鞋底装备了金属固定装备。金属相互摩擦出一道深黑的擦痕,是月球表面凹凸的阴影,是火焰剧烈燃烧后的焦土。奥尔加没有在意那些。


他所在乎的是另一道钢铁背后缄默的三日月。巴巴托斯的驾驶舱死寂再死寂,像一盏合拢的棺木。是一盏合拢的棺木。奥尔加站在一侧,三日月站在另一...

【G铁血】[环太平洋paro] Born to Kill

*环太平洋Paro


Born to Kill


体术训练时的三日月绝世而独立。他站在那里,举手投足间都缠绕着久经沙场的气势。而他确实是。只有奥尔加清楚三日月为抵达现在所站立的位置付出的努力。


他曾无数次在drift中重温那些场景。破碎,零散,并染着强烈三日月色彩的画面。稀释地面血迹的浓厚雨水。空罐头。高温下玉米田随风摇晃的阴影。被撕裂的血肉。空弹壳。一把仍旧散发着硝烟的旧式手枪。


那就是三日月·奥古斯的全部了。


而此刻,他站在训练场中央,手中握着竹棍,目光岑寂再岑寂,底端却燃烧着只有奥尔加才能读懂的寒火。三日月从不在意如何赴死,他更在乎如何维持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