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兔赤/黑研/及岩】It Ends with You 故事整理

大家好,我是来给你们分享一个排球的兔赤故(hei)事(ni)的。

既然已经在传教时有把故事梗概写出来,我就干脆直接贴一下。

 

这篇兔赤大概是我迄今为止的阅读经历中,最希望和作者谈人生的故事,作者妹子是同圈的洋妞,我是在她的汤追完这篇的。AO3的版本是多次修正后的版,可我一直没有勇气读第二遍。也许和我的介绍有些出入。

 

预警注意。

这不是演习。

这不是演习。

 

故事的名字是:It Ends with You

 

本文的世界观建立在一款世界末日主题的游戏TheLast of Us上,大规模丧尸病毒爆发的世界。主要西皮是兔赤,及岩,和黑研。主要围绕兔赤。叶苇提及注意。那么开始:

 

最初病毒breakout的时候赤苇正和木叶交往,他们是岩泉的室友,最早注意到breakout无法被控制一定要转移的也是岩泉,因此带着木叶、赤苇、猿代,和小见一起往车站逃离,可是就在车站被感染者追上,猿代和小见都死了,而躲起来的三人发现木叶也感染了,木叶希望赤苇亲手杀死他,赤苇扣动了扳机。

 

之后五年过去,世界被分割成不同的隔离区,由军方管理,个人进入或离开区域的时候都要检查病毒,感染体就当地处死,但是军方管理方式非常残酷,并且终止了抗体研究,世界人口也还在锐减,因此出现了以相信一定能找到抗体为核心的反抗组织“乌鸦”。这时赤苇和他的表姐清水洁子(话说他俩真的很像)还有黑尾都在5区生活,他们靠各种方式谋生,有贩卖军火,也有做要人保护送一些人进入或者离开各种隔离区,而某次他们的枪支生意被线人放了鸽子去找上门时,发现这个线人把他们的枪支转卖给了“乌鸦”,这时才揭开洁子从前也是“乌鸦”的一员,而她出面和大地交涉后,大地以协助他完成一次要人保的任务为条件,要求他们把木兔带往隔离区外的感染区附近一处“乌鸦”的研究室,在离开隔离区前四人被守卫军发现,并且查出木兔是病毒的携带者。这时木兔才急忙承认说他已经被感染两周了,痕迹却消退了,他具有抗体。洁子从前加入“乌鸦”时的火焰似乎又被燃烧起来,决意要保护木兔前往实验室。然而当他们抵达才发现实验室已经被感染者们剿毁并占领,全部实验人员都死了,而由于大规模感染者栖居,清扫的军方立刻就会来到这个区域,就在四人撤离中又遇到了感染者们的袭击,洁子被感染,她知道自己无法离开了,就希望赤苇能够带木兔前往第7区的要塞都市“乌鸦”最大的研究室,自己留下拖住军方,黑尾也留了下来帮忙争取时间,并且和赤苇约定了在第7区前的第6区汇合。

 

就这样开始独自旅行的兔赤两人又经历了很多险境,途中还向始终独居的乌养求助拿到了一部车子,也得知乌养唯一的挚友武田刚刚因感染死去。在来到第6区的路上,他们遇到了经营起自助区的及川和岩泉,他们的队伍开辟了水田,还研究了电路发电。于是也终于在这里得到歇息,并且成功和黑尾与研磨汇合。在这里的几天几乎就像在梦里,没有感染,没有逃离,也没有牺牲。但木兔还是需要抵达第7区,赤苇在和岩泉讨论后,岩泉自荐代替赤苇护送木兔,毕竟他知道路,和乌鸦也是旧识,同时他也理解木兔存在的意义。但及川极力反对,认为岩泉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和他汇合,他们终于开始了新的生活。赤苇最后拒绝了岩泉的提议,带着木兔出发,而黑尾和研磨也加入了他们,黑尾说:在洁子死去时,我看着她,她告诉我,替我保护我弟弟。我答应了。

 

这之后……他们从6区出发,在前往7区的路上经过丛林时赤苇走散了,之后独自往7区的方向前进,在途径的小镇补给时被黑尾找到,再次汇合。而这个晚上,他们趴在客厅的地上聊天,说着以后可能的事情,黑尾说我想去当个老师啊。木兔说那你一定会把学生教坏的。黑尾就按着他打。赤苇被问到时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干什么,就希望开一家商店,因为洁子在老家的店里帮忙过,说店里自制的波子汽水只有夏季贩售,非常抢手。他们就这样讲了很久,研磨觉得累了就先去睡觉,赤苇也和他一起去休息,而回到另一个房间,研磨询问了赤苇当年亲手杀死木叶的事,赤苇沉默了很久才终于开口,说:那是我这一生最沉重的事。因为我要永远带着木叶活下去。研磨问:你后悔过吗?赤苇摇了摇头,没有。研磨就露出非常复杂的表情,赤苇突然就明白了。他问:什么时候?研磨说:就在走散时,被袭击了。木兔也被咬到了,但他是不一样的吧。

 

赤苇一整夜都没有合眼,一直坐在研磨身边。他说:你必须告诉黑尾。研磨没有回答。直到第二天晚上他们再次进入休息区时,在赤苇的催促下研磨才终于向黑尾坦白了。通常感染者从被感染到发病就只有最多36小时,研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然后这时他们在附近设置的险境被触发,意味着又有一批感染者追来了,他们必须移动。这时,在雨中,研磨希望黑尾能够杀死他,但黑尾发了一顿脾气后却笑了。他说:我做不到。我没有准备好离开你,你也没有准备好放手。

 

赤苇看到雨中研磨望过来的视线就明白黑尾说得对。研磨并没有木叶的决心。黑尾也不是赤苇。最终黑尾只留下了一把枪,剩下的全部塞给了赤苇和木兔,他说:这里就是我的终点。我没能好好保护你。真的很抱歉。

 

赤苇仍旧脚下生根般无法离开的时候,木兔拽着他逃走了。那个晚上他们坐在森林里,身下是树木根部的水潭,赤苇始终一言不发。然后这种沉默一直持续了三天,他们在第二天找到了新的掩体,并且暂时停留在那里。赤苇一直对外界没有什么反应,木兔在第四天坐到他身边,握着他的手说:我不会离开赤苇。也请你不要离开我。然后他们在浴室的冷水里清洗,还找到一块小肥皂。赤苇浑身都在发抖,木兔就从后面搂住他。他说:之前我被感染时,并不只有自己,还有两个朋友和我在一起,叫做西谷和日向。我们三个一起偷溜出掩体,我被感染后他们一直鼓励我不要放弃,可最后没有活着回来的却是他们。我是一个幸存者。只有一个人,实在太辛苦了。木叶,洁子,黑尾,所有人。丧失感也在这时终于击中赤苇,他在木兔怀里低声哭了起来。

 

再后来,赤苇终于带木兔抵达了第7区,找到了“乌鸦”的研究室,和菅原与大地汇合了。而通过菅原的检测,木兔确实是抗体的携带者,却是因为他的脑中枢能够分泌一种特殊的激素,为了提取这种激素,他们需要切除木兔的脑干再培育。这就意味着为了这个世界木兔不得不死。而赤苇已经不亏欠这世界任何事,也不会允许任何重要的人被这世界带走了。他孤身闯了实验室,救出木兔,就在离开时大地阻止了他,大喊着:你是疯了吗?他是你的责任,我已经付给你佣金了。你明白他意味着什么吗?他是唯一的希望。赤苇把佣金扔给他,说:他不再是责任了。我明白他意味着什么;他意味着一个活下去的生命,让这个世界去死。

 

然后在一对一里几乎狂乱的赤苇撂倒了大地,就在准备给他最后一击时菅原冲了出来,恳求说:大地也经历了很长的旅程才来到这里,失去了很多很多同伴。对他来说木兔真的就是最后的希望。但对我来说,只要他活着,希望就没有消失。只要你放过大地,我发誓乌鸦从此绝不碰你和木兔一分一毫。赤苇看着大地,又看了看仍旧在镇定剂作用下的木兔,说:成交。

 

木兔清醒时,赤苇就坐在他旁边,咬着一块压缩面包。他说:你醒了,醒了我们就回去吧。木兔问:抗体呢?赤苇说:你并不是唯一的,他们已经得到需要的了,你帮不了他们,你的抗体没有用。木兔沉默了,就那样躺了好久才坐起来,握住赤苇的手又问了一遍:你说的都是真的?赤苇看着他的眼睛:真的。木兔叹了口气又倒回去,说:那我们要回去哪里啊?赤苇回答:岩泉桑那里。我们也可以在他和及川桑的家旁边盖一栋屋子,一楼就是杂货店。木兔笑了,说:那我可以当体育老师。

 

那个晚上他们并肩走上来时的路。

 

赤苇始终都没有回头。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们分享了我的痛苦。我看完这篇以后心情是这样的:

我崩溃。

我跳舞。

我用头塞马桶。

 

实在整个人看得一口老血上不来。总之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去读一下AO3的原文,然后欢迎来分享太太改动了多少。也欢迎来和我交流你们的悲痛。


最后这是原文传送:

It Ends with You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080163/chapters/13936092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