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达米安&柯林】《Silver Planet》(1)

  • 伍伍 @Mellerio__o 点的锅

  • Dustin的Descenders AU,仿生人!达米安和人类!柯林

  • 没看过原著毫无大碍,整体故事都围绕着大米和柯林

  • 原著故事背景见图2,简单来说就是在以九颗行星为核心组成的星际联合议会世界观下,遭到大型机器人突然袭击导大规模人类死亡,而后引起人类对仿生人的强烈恶意。故事发生在收获者袭击后的第二年。

  • 最终还是变成了连载而你们都懂我的尿性(。

  • 大纲写了无比长所以至少是中篇,手速不足,争取隔日更。

  • 文名是致敬原作:《Tin Star》和《Machine Moon》,不得不说,为了1P也请去看原著。另外它也要出电影啦!

  • 看过小小哥谭的再看看图3和4就知道为什么有这个衍生了提姆系列它实在长得跟米一模一样(躺平。

  • 我的点梗里也有一个《仿生人会梦到金属羊吗》的要求,请一并算了吧!(跪


Silver Planet


他并非空空如也。这里有足够的东西填充他。这里总有足够的东西填充他。


——雷·布拉德伯里

 

  1.  

“你好,我是提姆系列机器人。我由——嘶嘶——管晋科技设计与制造,将最先进的拟人机型技术与——滋滋滋——适应性人工智能结合,使我成为星联会最优秀的陪同型仿生人,无论此刻、明日,抑或不远的将来。我的独——嘶嘶嘶嘶——特设计对于陪同青少年具有强适配性。我能够成为您的孩子最佳的朋友,兄弟,保护者。成为你的安心大使……”

 

柯林低头走过一盏闪灭着银色光辉的橱窗时,电子墙壁的表面被体感激活,投影出最新型家用陪同型机器人的广告宣传。雨水在他拉起的兜帽顶端敲击,在布帛凹陷的位置汇聚后因重力自少年眼前滚落,柯林缩了缩脖子。不出预料听到隔壁街糖果店长的叫骂,他总是怒火冲天,挥舞着拳头要求每个经过这面墙的路人滚开,那让他绿色的皮肤与多刺的手臂看起来异常骇人。看在上帝的份上别靠近那堵该死的墙!让那东西闭嘴!!!店长总这样说,但他从未试图打碎它,从未走过这条马路。

 

那年收获者事件刚刚结束。

机器人大屠杀刚刚伊始。

 

柯林无法自控地抬眼望向橱窗后广袤的废墟,无声地紧了紧环着盆栽与防水袋的双臂,少年加快了步伐,皮靴踏过一滩又一滩积水。自他身后,自闪烁着浓重琥珀色的过去里,宣传广告继续着。

 

“……也许我来自管晋科技,但我能成为你的。今天就带我回家吧!*”

 

* * *

 

“出来!你这胆小的蜚蠊目鼠辈!”

 

柯林推开门的那一瞬就例行公事般发出痛苦的呻吟。达米安站在客厅表情严肃,自掌心分离而出的脉冲装置与小臂上弹射的激光枪都已填装就绪,直勾勾瞄准着电视柜底部的缝隙。

 

“我一直以为蟑螂是一种昆虫。”柯林见怪不怪地评价,从肩上抖掉落满雨水的外套,任它落在地板上发出充满水分的“啪”,达米安眯着眼睛望过来,蓝色瞳孔里燃烧着愤怒,“鼠辈是一个形容!”他咬牙切齿,“而你需要捡起那块破床单。”

 

“这是我的防水外套!”柯林撅着嘴反驳,但还是放下盆栽和袋子去捡外套。

 

“来自你的床单。”达米安干巴巴指出,掌心脉冲因程序发热产生噼噼啪啪的噪音。

 

“来自我床单的外套。”柯林耸了耸肩,他转身扬了扬含水的布料,“你现在能把那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收起来并且帮我烘干它了吗?”

 

达米安黑着脸收起脉冲和激光枪,“我们的账还没完。”他恶狠狠冲缝隙说,仿佛那就是邪恶本体。

 

柯林只是摇着头翻了翻眼睛。习惯性无视从他手里抢过外套时嘴里还嘟囔着每次都用我的超音波探测装置当烤炉的达米安,年轻的威尔克斯先生始终坚信这孩子捡来的时候没这毛病。他挥手把防水袋扔出去,毫不意外达米安无需回头就抬手接住,他的瞄准装置精确得像一台军用设备。不是说柯林研究过军用设备。可他曾真切目睹过达米安用暴露着内部铁皮的手臂轻易轰掉一台警备机器人的脑袋。

 

“新的充电器。”他对达米安和对方年久失修每逢开启就轰隆隆的超音波喊道。

 

达米安只是不动声色地把袋子揽进怀里。

 

* * *

 

柯林·威尔克斯是在失去一切的那天捡到了达米安。

 

君临星联会的九台超巨型机器人——收获者——造成的惨剧也囊括柯林的母星,农业卫星席尔瓦。天外来客碾压式的科技与炮火摧毁了卫星三分之二人口与全部农作物,并造成大气成分不稳,自此席尔瓦终年阴雨连绵。

 

柯林所住的孤儿院曾位于那场单方面屠杀的中心,而事件发生时,少年正在几十英里外的种植园培育新品种的番茄。他再也不会看到那种番茄问世了。

 

那之后。

 

在暴雨倾盆的街道漫无目的乱晃的柯林遇到同样乱晃的达米安,尽管那时他的名字还不是达米安。提姆03。柯林曾在这座一度死去的城市里走走停停,耳边呼啸着人群避难的号哭,脚下是被雨水浇灌后化作泥的沙土,眼底漂浮着宇宙另一端土壤龟裂的荒原。当他蜷缩在世界最不为人知的角落默默哭泣,寒冷、肮脏、孤独、并无人问津,提姆03出现在柯林面前。它看起来糟透了,面部人工皮肤露出细微烧焦的痕迹,衣衫褴褛,还缺少了一只鞋。

 

“你的感情指数波动显著高于同龄人群12%的标准点,并且具有罹患低体温症的临床表现。我建议立刻求医,虽然过去五小时内我的网络连线都呈堵塞,我可以提供最近的避难所地址。”

 

柯林眨了眨眼,出于某种不可解的原因并没有尖叫着让它滚开。

 

提姆型仿生人歪了歪头,似乎正在脑内进行艰深的运算,半晌才艰难地问:“你听不懂这种语言?”然后他就叽里呱啦了一阵,眨着眼观察同样眨着眼观察他的柯林,又用另一种柯林完全无法辨别差异的语种叽里呱啦起来。

 

柯林叹息了,“你是谁?”

 

小仿生人似乎对他的语言系统感到不满,并且毫不吝于掩饰这份不悦,他抄起缺少袖子的双手,“你之前就听懂了。”

 

柯林蹙额,“你该回答我的问题。”所有的人工智能都被赋予了服从人类的第一本能。它们是工具,亦是忠实的陪伴者。即便价格高昂,提姆系列都曾在上市后异常热销,尤其是它主打的共情系统能够使人工智能在与人类同伴相处时学习与模仿人类社会的行为模式和感情表现。哪怕生活在孤儿院的柯林都对此有所耳闻。而显然眼前的提姆型机器人如果不是坏得彻底就是曾与一个脾气糟糕的主人生活。

 

小仿生人又歪了歪脑袋,雨水顺着他弧度圆润的下颚滴落,意识到这点时,某个事实骤然击中柯林:它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普通孩子一样,就像孤儿院里与柯林同龄抑或更加年幼的孩子们。本该活着的孩子们。“我不该做任何事。”它冷淡地回答。

 

估计是坏得彻底。柯林想。

 

“而你,应该求医或者找到最近的避难所。”小仿生人傲慢地指出。

 

“我不该做任何事。”柯林尖锐地模仿对方的口吻戏谑道,他现在并不是世界上最友好的人,非常感谢。

 

小仿生人冰蓝色的瞳孔冷硬起来,胁迫般变得狭长,却并没有走开。相反他在柯林身边的水坑里坐下来。

 

“我是提姆03,但显而易见我是系列里唯一的瑕疵品。共情系统失衡。”他用一成不变的口吻叙述,“我无法正常识别和学习人类的情感,就像我能检测到你的压力信号超标,但不能解释情绪本身,我不清楚你到底需要什么。”小仿生人近乎艰难地承认,从未有人告诉过他什么是正确的,什么不是,他的一切都由一场在若干年后终被识破的谎言造就。“我本该在今天被报废处理,可锻造场遭到了袭击。”他抬起破损的机械手臂,“销毁终止了。”

 

柯林收紧环抱住双膝的手臂。悲伤地想到:你活下来了。

 

但很多人没有。

 

少年的哽咽却被腹部传来的尴尬咕哝打断,他已经超过20小时未曾进食了。但柯林不敢保证自己的肠胃仍旧正常运转。

 

“你需要补充碳水化合物和纤维素。”提姆03说道,并毫不犹豫起身向柯林伸出那只覆盖着烧焦皮肤的手臂,晶体线路在他手腕内部流淌,“跟我来。”

 

它低声要求。

柯林有一万个理由拒绝。

但他没有。

 

那是一次毫不惊心动魄的抢劫,提姆03带着柯林翻进空空如也的高级餐厅,踩着满地碎玻璃绕过翻倒的桌椅摸进厨房,在那里柯林抱着一锅奶酪胚果腹,而提姆03则从后颈抽出一根导线插进奇迹般尚未被彻底摧毁的电路中。

 

“你是在充电吗?”柯林歪着脑袋凑过去想看却被对方一脸嫌弃地推回来。直到很久后柯林仍旧对刚出工厂就已掌握如此为数广泛人类表情的达米安唏嘘不已。也许你比自己想象中更加特殊。红发少年曾如此解释,而达米安只是露出一种难以解读的复杂眼神,他说:柯林,我一点也不特殊。

 

“我的供电系统并未抵达预期标准。”提姆03平静地指出,“因此我的电力输出与耐久性只有市场用提姆型机器人的30%。”

 

“换句话说,你需要经常站在盆子里充电。”柯林见过种植园里的农用机器人充电的花盆。

 

提姆03厌弃地皱了皱鼻子,“不,我不需要盆子。我需要一块新电池。”

 

一块价格昂贵的新电池。

 

柯林似懂非懂地颔首,继而将视线转向远方。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半晌他突然问。

 

提姆03从待机状态里睁眼,幽暗光源下人工瞳孔闪烁着不自然的电子光斑,“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用一成不变的语气反问。

 

因为饥饿。

因为妄图存活。

 

柯林得到了他的答案。

 

这次打破覆盖在他们之间的沉默的是提姆03,“你该回去了。”

 

柯林的呼吸一滞,他缓缓放下手中的锅,“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提姆03眨了眨眼,然后又眨了眨,终于实事求是地指出:“你的感情指数波动就在刚才显著提高了40个标准点。”

 

柯林不得不在呼吸下嗤笑出声。

 

“你简直糟糕透了,说真的,你叫什么来着?”柯林舔了舔嘴角的奶油。

 

“提姆03.”小仿生人敬业地回答,词汇发音是专门针对智力残疾人群使用的缓慢。

 

柯林翻着眼睛说:“我不是问你的型号,是名字。”

 

小仿生人僵了一瞬才低声道:“我没有那种东西。”

 

柯林蹙额了。他认识的所有农用机器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提姆03理应得到他的。可打断这场人机和谐互动的是呼啸而来的警用机器人,设计人畜无害,还有会显示颜文字的电子版,但也是这个系列让所有街头少年们隔着整条街区都转身就跑,它们使用鸣响的警笛与闪烁着电流的警棍。柯林曾被揍过一次,而那并不是一场心旷神怡的精神旅行。

 

“恩……”红发少年紧张地吞咽了,几乎已经设想到这场即将展开的交涉会有怎样后果,“我认为我们该逃……”

 

提姆03掌心的蓝色脉冲行云流水般轰掉了警用机器人尖叫着警笛的脑袋,它圆胖的身体悲伤地歪倒在一边,胸口大屏幕里蓝屏闪烁出(°ཀ°)的颜文字。

 

“……跑了……”

 

小仿生人尚未收回仍在冒烟的手掌,扭头望过来一脸无辜,“你刚才说什么?”

 

柯林什么也不想说了。

 

尤其是在另一大批呼啸着警笛的警用圆胖子向他们冲来时,他急忙扔了锅向仍旧一头雾水的提姆03伸出手,与数小时前在那片无人问津的小巷子里向柯林伸出手的提姆03如出一辙。

 

 

柯林说:“跟我来,达米安。”

 

 

 

 

直到很久以后柯林都无法说清,那个噩梦乍醒的夜晚里,那个潮湿冰冷的雨夜里,那两滩属于柯林与提姆03的水坑里,究竟是谁捡到了谁,谁为谁命名,又是谁握最先握住谁的手,自此再也没有松开。

 

TBC

*原作中提姆系列的广告词


评论(9)

热度(95)

  1. 冥国坏鬼名士TEAL 转载了此图片
  2. 视奸号要什么名字TEAL 转载了此图片
    先转我选择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