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Batfamily中心】Gothatopia (点梗回答:全员人拟动物)

太太考虑再写点兔子paro吗?www 想看更多其他兄弟兔被他烦得闹心的桥段以及和布鲁斯兔令人心痒的暖暖的互动XDDD             ——匿名提问

       


Lofter的点梗能力太低能,回答以后手机不能显示问题,并且不能编辑,真是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bug了。_(:з」∠)_

于是这是一个点梗的回答。


Gothatopia


布鲁斯/达米安:大/小兔兔

迪克:小鸟

杰森:小公鸡

提姆:小公鸭

 

 * * *

 

杰森看着逐渐靠近的长款轿车停在韦恩宅门口,以自己的小鸡腿能够来回摆动的最大功率输出一路从客厅窗口跑上楼梯钻进迪克的卧室。

 

“这不是演习不是演习!!!布鲁斯的儿子真的要来了!!!”

 

迪克还在房梁上自己的巢里打盹,此刻认为冲进他的房间在房梁上摩爪子的杰森简直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小公鸡。

 

“走开,杰。不是所有物种都跟你一个生物钟,我和你的时差是52个小时。”他用翅膀扒拉了一堆草下去。

 

杰森扑闪着翅膀翻眼睛,“上次我叫你起床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时差还只有41小时。”

 

迪克只是把脑袋朝窝里钻得更深了,他咕哝着,“那意味着我们时区间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

 

杰森见他完全不为所动,决定先从家里的另一个成员下手。

 

三分钟后,杰森扑扇着翅膀叼着提姆的小草窝一路小跑回迪克的卧室。提姆已经对此完全免疫,把脑袋缩进翅膀里装死。

 

“快起来!!!迪基鸟!连提姆都比你勤快,而他是一只鸭子!”

 

对此迪克和提姆同时发出了不满的抗议。

 

“你对我的种属有什么偏见?!”

 

“提姆从来都没有我快过!”

 

“嘿?!我可以比你快?!”提姆说着展了展小翅膀从窝里爬出来。

 

迪克从他的房梁上探出脑袋一脸同情,“提米,你的小短腿跑起来就抡圆圈,而我会飞。”

 

提姆瞪了他一眼,慢吞吞从窝里掏出一枚弹弓精准地把迪克的巢射了下来。

 

“你忘记提起另一个东西了,迪克,我还有大脑,birdbrain*。”

 

迪克从窝里钻出来撅着嘴,“你们只是嫉妒我会飞。”

 

杰森一脸被冒犯,“我也会飞?!”

 

提姆白他一眼,“飞多久?”

 

迪克非常有帮助地补充,“两秒?”

 

“嘿!加上准备和落地姿势我敢保证至少有五秒?!”杰森怒火中烧地推开提姆晃着小腿往门口跑去,“我是第一个看到小东西的人!”

 

他话音都还没落迪克就从头顶吹着口哨飞过。

 

提姆跟在两个兄弟后面,小腿儿左右画着圆圈,他在呼吸下咕哝着,“我只希望他比布鲁斯更懂如何社交。”

 

“我保证他是个可爱的小家伙!”迪克唱着歌的声音传来。

 

* * *

 

十分钟后。

 

杰森顶着刚被那只叫达米安的杀人兔揍出来的青眼窝嘶嘶地说:“可爱的小家伙?”

 

迪克悲伤地展开自己被拔了好几根羽毛靠近翅尖的位置还疑似秃了的翅膀,“比布鲁斯更懂社交?”

 

提姆一脸惊魂未定,“你们不是那个差点头被他咬掉的鸭子!小兔子的嘴不可能张那么大!这一点也不科学!”

 

隶属巨型兔的布鲁斯一脸无奈看着刚进家门十分钟就给哥哥们造成心理创伤的小兔子,后者还藏在厨房洗手槽下面的缝隙里,连提姆都只能探头进去,达米安却扑棱棱钻了就不准备出来,从布鲁斯的位置只能看到两只蓝幽幽的小眼睛带着警戒和不安望过来。

 

“我听说小兔子都胆小。”迪克落在布鲁斯肩膀上。

 

达米安立刻发出一声非常不胆小的咆哮。

 

杰森警觉地扫了迪克一眼翻译道:“我认为他是说从我爸爸肩上滚开。”

 

“杰森!”布鲁斯呵斥道。

 

“怎么了?!我没说‘他说你他妈从我爸肩上死开,蠢鸟?!’”

 

提姆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说了。”

 

布鲁斯只是饱受折磨地叹息了。

 

从那以后韦恩宅里最经常出现的对话是这样的:达米安,不要叼着提姆晃头,你快把他吓死了。达米安,不要咬杰森,也不要用鼻子拱他。达米安,不要按着迪克的翅膀,也不要舔他的毛。“

 

迪克本身对于被小弟弟舔毛一点也不排斥,但他很快就发现达米安每次舔两下就烦主要还是想玩,好不容易被迪克用喙理顺的毛毛又被他故意撸乱,然后重新舔,舔着舔着还啃几口。

 

提姆就没有这个待遇,他是只小公鸭,毛上的油被达米安抓住舔掉以后跳进池塘里浮不起来就沉下去了。从此提姆看到达米安一蹦一跳过来都绕道走。

 

杰森是唯一不受其害的,但自从达米安发现了他的鸡冠原来是软的就整天半夜被小兔子咬醒,对方还美其名曰磨牙特训,气得杰森大半夜忽扇着翅膀满屋子追他,整栋房子里的动物们都不得安眠。

 

后来达米安发现原来舔哥哥们玩的不只是自己,布鲁斯有时候也会替迪克顺顺羽,蹭蹭杰森的翅膀,或者整一整提姆的毛。他就开始无故失踪。布鲁斯对此特别心累。

 

“达米安去哪里了?”布鲁斯跳进客厅时,迪克正和杰森打游戏,提姆戴着耳机翻书,“又闹别扭去了吧。”小鸭子说道。

 

布鲁斯叹息着跳回去找儿子。其实他完全不需要找,达米安躲在一个超浅的盒子里,两只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都竖在外面,只有脑袋钻得深。布鲁斯正准备过去却看到他耳朵突然动了动,然后又动了动,接着一只兔在盒子里拼命扑腾起来,两秒后盒子翻了,一只小蚂蚁落荒而逃,而达米安藏的盒子虽然不深面积却很大,翻过来一半都拖在地上,他慌慌张张挂着盒子跳了几步撞上了墙,立刻老实了。

 

布鲁斯挣扎在拿出手机抓拍然后发送给整个世界去炫耀还是拯救自己的小儿子之间,他身为兔子的父性战胜了一切。

 

布鲁斯帮达米安顶开盒子对上一双惊恐的蓝宝石色眼睛,他叹口气舔了舔达米安的脑袋把他叼起来甩上头顶,“哥哥们和爸爸都不只是你一只兔的。”他柔声说。

 

达米安把脑袋埋在布鲁斯厚重的毛毛里吸了吸鼻子,“鸟和鸡和鸭子都是我的。母亲说父亲也是我的。”

 

布鲁斯叹了口气,认为这个谈话也许可以等到下次,他现在可以顶着达米安去晒晒太阳,或者吃吃草。

 

* * *

 

曾有一次达米安把杰森推进了提姆的水塘里,“为什么他可以浮起来你不可以?”他从小鸭子的方向撇撇嘴。

 

杰森一边在水里扑腾一边骂娘:“妈的!我们都不是一个物种!你给我挖根骨头出来看看!”

 

后来见到达米安蹦过来就绕道的小队又加入了杰森,躲不过他就张开鸡翅膀一副斗鸡的架势,达米安挑着眉毛看他一眼,从他翅膀底下钻过去蹦着找迪克了,杰森维持姿势站在原地一脸复杂。

 

达米安和杰森闹得最凶的一次是他真的跳起来咬住了杰森下颚上晃来晃去的肉垂,惹得杰森狠狠戳了他好几下,脸上和头顶的毛都被戳秃了好几块,可他挨揍了又不敢去找布鲁斯,就又钻到水槽下面躲着。韦恩家这时已经购买了所有平面都能被抬起的升降台,专供达米安闹别扭到处乱钻的时候使用,迪克叼着升降台把水槽掀起来,落在耷拉着耳朵的达米安头顶准备安慰他。

 

达米安鼓着脸嘟囔:“你爪子踩到我秃了的位置啦!”

 

他甩着耳朵把迪克撸下来继续生闷气。

 

布鲁斯出来院子吃草就看到只有提姆一只小鸭子在玩水,他犹豫半晌还是忧郁地问:“你的兄弟们呢?”

 

提姆一脸淡定:“达米安把杰森咬怒了杰森就啄了他然后迪克去找达米安了。”

 

当晚杰森和达米安自然都是没有晚饭的。

 

杰森气呼呼跑出去啄树散心,迪克不放心就跟着他在他头顶巡逻,布鲁斯在壁炉前找到缩成一个毛团子仍旧一脸抑郁的达米安,叹着气把他叼起来,小家伙立刻尖叫着捂住脸,“我都被他毁容了!”

 

布鲁斯翻了翻眼睛把他甩到头顶蹦回房间。

 

* * *

 

和达米安相处最初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但很快韦恩家的动物们发现,小兔子特别容易懂,他们需要做的全部就只是学会从正确的方向观察。

 

达米安的长耳朵就是他心情的标志,情绪好的时候耳朵就竖得很高还一抖一抖的,哪怕他再皱着脸宣称不满,心口不一这点就连提姆都不得不承认其实挺可爱的。

 

而当他情绪低落,耳朵就完全耷拉下来,当然他本兔是完全不清楚的,因此始终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能明白他不开心,更不用提他每次生闷气都在壁炉前缩团子,杰森看到都会叹着气过去用爪子糊撸他的毛。布鲁斯遇到的那次,他用耳朵把达米安扫了一个轱辘,小家伙立刻怒吼着把牙齿抠进地毯里不为所动,布鲁斯知道这次不能叼着他顶起来蹦了,只好坐下来问:“怎么了?”

 

半晌达米安才闷呼呼说:“父亲,我是不是总不够好?”他看起来特别沮丧,“母亲还引来猎人们差点把我们全害死。我去学校时听到其他的兔子说这就是‘bad blood’。”

 

布鲁斯认为是时候以韦恩的名义给哥谭草原的教育机构施压了,但在那之前,他舔了舔达米安耷拉的耳朵下面,低声说:“你继承了你母亲的耳朵和我的眼睛,但我最骄傲的却是你一切没有继承我们而得以发出光辉的部分,达米安的部分。”

 

达米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耳朵抖了抖,最后钻到布鲁斯脖子下面的肉垫里缩团子。

 

那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具体梦的内容无从记起,达米安的小脑子还没办法记住那么多内容,但他总归记得那个梦里他的鸟他的鸡他的鸭子都在,他的父亲也始终都没有离开。

 

FIN

* birdbrain:俚语里时常形容一个人的愚蠢 ,因为大脑就和小鸟的脑子一样大小w,不过事实上小鸟们可聪明啦!0v0



感谢:谢谢姑娘点梗!QvQ 我以为这辈子也不会看到有人来理我了。姑娘你是第一个来理我的人我真是无比开心!!!

稍微加了一点私设所以不完全符合姑娘要求了,不行我之后再补一个全员是兔兔的给你!


评论(26)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