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达米安相关】近期鱼塘脑洞和段子整理

大米相关的最近都没时间摸的鱼,我还有好几条米卡的鱼一直没有摸回头也得整理鱼塘,一回头发现鱼塘都满了,于是来丢一下。另外脑洞和段子们都很长注意。

那些永远也不会写只是脑了个洞玩儿的水泥地们和半死不死的段子们,如果有人愿意领养哪一只请来告诉我(没有人):


  1. 【蝙蝠家】医Paro(段子)

在脑科界鼎鼎有名的韦恩家,哥谭病院院长布鲁斯是脑外科哥谭手术第一刀,长子迪克已经在去年正式成为儿科主任医师,次子杰森因为各种原因休学三年重新拿到医学院的毕业资格并且和三子提姆一起进入哥谭病院实习,虽然术有专攻但实习生第一年都各种转科室,所以第一天实习下班,迪克刚推开家门就看到脑神经专业的提姆一脸生无可恋横在沙发上,手里还攥着一张诊室通知单,letterhead写着皮肤免疫。迪克就同情地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语重心长,“咱们都从基层做起,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天的,先轮了这个科室以后就不轮了。”提姆无精打采扫他一眼突然挺尸起来盯着迪克,距离近得瞳孔都皱缩起来,迪克往后缩了缩,而提姆猛地伸手按住他脸颊两侧固定并制止他逃跑,迪克几乎能感受到提姆靠近的呼吸,半晌,提姆一脸正义地告诉他,“我认为你的皮肤脂油不平衡,这里一定会长痤疮。” 


迪克几乎要把白眼翻到后脑勺去了。他推开提姆,“杰森呢?”


提姆哼了一声又倒回沙发里,再次变回一具抑郁的尸体,“他被分到肛肠了,第一天就做了100个直肠指诊,说自己被强行扭直。回来以后就钻进厕所去洗手了,说真的他都进去一个多小时了都不怕把手洗秃噜了皮。”


那天晚上杰森坐在餐桌前整个人都是黑白上色,跟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


达米安跳级收到了直博录取,现在正在研二,导师是在基因学上创造奇迹的肯特博导,他今年还有一门课是迪克教,整天泡在研究室里搞他的染色体。晚上还要缠着迪克看他的病例。迪克抬头看了看表,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就快来了吧?差不多要来敲门了吧?达米安就砰得一声撞开他的门大喊:“格雷森!我要求你现在就给父亲写请愿书要求把德雷克调去太平间!”


迪克一脸懵逼。


达米安看他没反应脸都气红了,“他刚才盯着我看了半个小时然后说我两额角斑秃还要给我开药!”


而还没等迪克回话黑白色的杰森也砰得一声撞进来扛起达米安就跑,最小的那个一路又咆哮又尖叫,迪克赶紧追出去,只听到达米安义愤填膺地声音消失在转角,“陶德?!!!你放下我!!!我不帮你复习膀胱镜!!!”


* * *


迪克多年以后还是会想起,泌尿生殖,肛肠,还有乳腺简直实习生大敌。当他这样告诉兄弟们时大家表示不解,于是他一脸生无可恋地遥想当年:“那时候,一天要看无数个咪咪,要判断咪咪的病变,还要捏别人的咪咪。”


杰森于心不忍地拍他的肩:“原来你就是这样被掰弯的。”


* * *


在校期间时杰森的毕业课题需要小鼠实验,实验设计每五小时给药一次,然而千算万算杰森突然意识到其中一个五小时特么是半夜,于是披星戴月翻进实验室给小鼠打针还被执勤的大爷抓住,看起来可疑急了。大半夜的一个黑影穿得跟杀手似得蹲在一笼小鼠前一只手捏着耗子一只手拿着针筒,还被手电晃花了眼龇牙咧嘴。


***


提姆轮到心血管科的时候全家人都不愿意跟他一起吃饭,他有劣迹斑斑的前科。韦恩家虽然西餐为主,但也并不排斥东方饮食文化里的脏器偏好,因此发生的状况就是:提姆插起一颗鸡心放在眼前眯着眼睛仔细观察得出结论,“它一定是心肌肥大。” 然后又插起另一颗,“这个是心梗。”,插了一圈给所有的心脏都确诊以后,全家人都不吃了。这时候素食主义者的达米安一脸得意抱着他的沙拉走出了餐厅。


***


另外,以优异的成绩从哥谭最好的博士专业毕业,并在全世界最优秀的博导下学习三年后,韦恩家的幺子眨了眨眼决定用他闲来无事上在线课拿到的兽医文凭开个小兽医诊所,在哥谭不怎么起眼的街角每天调戏猫猫狗狗小浣熊小兔子过得特别滋润,诊所生意红火得需要在一个月前提前挂号预约,当然达米安还是每天空出至少三小时给急诊,没人的时候就在网站上po一po小动物们的照片,讲一讲护理误区。月收入很快直追迪克。出门吃东西却还是总让杰森和提姆请客。被电视采访时记者问道是什么让韦恩小少爷决定亦然放弃大好的医师前程走上了小兽医的道路。达米安眨了眨眼说我一直都准备当兽医的,这跟我从哪里毕业有什么关系?坐前台帮他管注册的小秘书柯林趴在桌子上看直播摇了摇头说有时候真不懂这些聪明人。



【不义克里斯米】Dance With a Ghost Long Gone(段子)


独裁政府后,超人向克里斯分享了他关于达米安也许会成为第二个蝙蝠侠的假设,而克里斯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什么改变,他看起来很镇定,似乎在这段对话开始前就已经设想过如此可能;又或者正是这场交谈使他在某方面下定决心。克拉克也许不是最善于察言观色的父亲,但他总归能看出克里斯面部最细微的变化,从他泛白的唇线,下颚的紧绷,以及眼中燃烧的寒火。


“他果然是一个氪星人。”克拉克想。


克里斯在僵持的沉默中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口时是罕见的谨慎与紧张,“所以您的决定是什么?”


——您对达米安的处理是怎样的决定?


那一瞬克拉克突然明白自己眼前站着的人并不只是克里斯·肯特,而是另一个超人。似乎只要克拉克在这一刻的回答让他感受到威胁,他就会毫不犹豫站起来,以自己踏上这个舞台的方式推翻他。那一刻克拉克竟感到了一种扭曲的,近乎于病态的骄傲。


——他教出了一个怪物。


“那取决于你是怎样考虑的,达米安是正义联盟的一员,在最困难的时候他都站在我们这边。” 克拉克的语气比预期更加沉重,这场战争已经经过了太久,他也失去了太多。


——何其讽刺。战争将他们凝聚在一起,却是和平让他们分崩离析。


“达米安不会成为敌人。”克里斯简短地回答,并没作出任何后续解释。似乎那就只是个需要被陈述出来的事实。


克拉克挑起一侧眉梢,“而你会确保这一点?”


克里斯沉默了,像一座呼啸着风雪的高峰,“我认为我们的谈话已经结束了,而我接下来还有安排。”


他转身离开时的表情令克拉克想起多年前的某一天,布鲁斯的脊椎在自己手中断裂后他逃离般飞跃半个地球躲进一栋狭小破旧,充斥着酒精、灰尘以及性的味道的汽车旅馆里肮脏的浴室挂镜里看到的自己。


“达米安不会成为第二个蝙蝠侠,就像你的蝙蝠侠那样。”克里斯的声音在总统府装饰考究的大门合拢前自狭缝挤入,“他是罗宾。我的罗宾。”


* * *


*同样不义米前提

*不义米虽然忠于超人但是也意识到这样的世界虽然犯罪率降低了,也没有什么自由了,于是似乎就开始偶尔从内部匿名协助已经很微弱但仍旧持续的反抗势力,对面一直不知道他是谁,然后不义克里斯就在孤独城堡(大米已经搬进来了)面质了他。

*又是佐德上身的克里斯


达米安从依着的落地窗前转过来,月光在他身上打下阴影,似乎那才是他的颜色,光芒无法触及他,寒冷也无法让他动摇。达米安眨了眨眼似乎很困惑,“你说什么?”


克里斯靠在门框上,以一种慵懒而漫不经心的姿态堵住了房间里唯一的出口,“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了,你在给反抗组织传递信息的事。”


如果那一刻达米安动摇了,那他隐藏得见鬼的好。


“你别闹了,我帮那些人有什么好处?”他抄起手几乎像是被冒犯了。达米安已经很久没有暴跳如雷花式侮辱克里斯了,而克里斯想念那样的他。想念那个不可一世的达米安。超人统治世界的这些年来他一直待在孤独城堡,闲来无事也会上瞭望塔转转,但除此外达米安几乎没有需要做的事情。


没有夜巡,没有义警行动,没有恶人需要惩罚。

一个安全而无聊的世界。

死去的世界。


有时候,只是非常仅有的时候,达米安也会想起多年前布鲁海文的夜风,想起格雷森提起的唇角,想起德雷克总是摊开的课本,想起陶德的profanities, 想起芬尼沃斯的小甜饼,想起那个一度笼罩在自己面前洪水猛兽般不会倒下的父亲,想起现已荒废的韦恩庄园森然的洞穴以及墙面的阴影。但那些都已经不在了。


达米安没有一刻后悔过自己的决定,无论是走到蝙蝠侠的对面,还是再也没有回头的事实。


他是韦恩家最后的胜利者,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开心。很少有事情能让他感到开心。也很少有事情能让他不开心了。


克里斯仍旧观察着他,半晌才露出很悲伤的笑容说:“是啊,我也一直无法想通。为什么已经抛弃了他们也被他们抛弃的你却提供协助,而我能够合理化的唯一一个可能性就只有一个。”


达米安看着他,他知道克里斯还没有说完,但他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准备好听取那个答案。




“因为你是蝙蝠侠的儿子这个永远也不可改变的事实。”




就像我是超人的儿子一样。


达米安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心脏却无法抑制地漏跳了一拍,而那一刻克里斯的眼神让他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后背紧贴住孤独城堡寒冷的落地窗。


克里斯慢慢向他走来,达米安则皱起眉头瞪他,似乎警告着哪怕对方是克里斯他也不会留手。但他能怎么样呢?达米安一生也没有披上蝙蝠侠的斗篷。他一生都只是罗宾。


克里斯在他面前停下来,哪怕这么多年过去,达米安身体里塔里娅的血液也许始终比布鲁斯的浓,相较于布鲁斯的体格,19岁的达米安仍旧在同龄人里身高平均。与克里斯完全不同。克里斯就像一匹从幼兽突然化作成兽的雄狮,有宽阔的肩膀,流畅的肌肉以及坚硬的颧骨。不是说达米安没有那些,只是他不是一个肯特。


克里斯温暖的手掌停留在达米安脸侧,拇指擦过少年眼底最为柔软的皮肤。以一种近乎温柔的邀请方式令达米安蓝色的眼睛抬起来望着他。


“已经有多久了。”他几乎是怀念般开口,“你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


达米安突然意识到他在说什么,而另一种更加可怕的念头立刻在他心底最深邃隐秘的角落蠢蠢欲动起来。


克里斯却像是没有意识到达米安的动摇般继续,“你以前总指使义气,难以接近,更加难以取悦。你总皱着眉头,似乎这世上没有能令你开心的事。你鄙视全世界的人,就像你比他们都要高贵。”


达米安咬了咬嘴唇狠狠咽下去几乎脱口而出的粗话。


克里斯却了然般微笑了,“就是这样,你从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你挑衅每个人,并且总在嘴上不吃亏。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改变了呢?”他顿了顿,仿佛哀悼,“你突然像一展蚌一样合起来了,你不再与这世界为敌,因为已经没有敌人了。但我也失去了你。”


我从来都不是你的。达米安咬了咬牙。我不属于任何人。


“我想要那个达米安回来。”克里斯宣布道,“我想要我的达米安回来。” 


达米安终于恶狠狠地咆哮了,“你想说什么,肯特?你大摇大摆走进我的房间然后指证我支持反抗派,那又怎么样呢?!你指望我低下头承认错误并且保证下次不犯吗?!”


但只有达米安知道这种气急败坏的虚张声势曾是他最稚嫩有效的武器,而亦只有他知道自己无法给出任何保证,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一时兴起成为苟延残喘的反抗组织的内线,也不知道为什么始终都没有停止。达米安不在乎那些死去的人,也不在乎夺取生命,他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身后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但出于一种近乎自虐的不可解方式,多年以后达米安·韦恩站在这世界的顶端终于意识到也许这并不是自己的初衷,也不是他想要的存在方式。但他究竟想要什么,达米安也说不清。


也许他只是想要成为蝙蝠侠。哪怕他早已不是罗宾。不再是了。


克里斯笑了出来。那种温暖再温暖,在瞭望塔两人一同守夜仰望无垠宇宙时的克里斯的笑容。


“你看,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你。当我找到你开始沉默的原因时,又有什么能阻止我稍微提供一点反抗派的火焰来让你重新燃烧起来呢?”


本为已经摸上腰间利器的达米安蓦地冻结了。他突然、突然就非常不想听到克里斯接下来会说的话。”


克里斯缓缓俯首,那只停留在达米安脸侧的手掌随着他的动作滑落至少年颈间,停留在血脉搏动的位置,拇指陷入达米安凹陷的锁骨。克里斯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捏碎达米安的脖子。而显然达米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等待着。


克里斯的呼吸停留在少年轮廓优美的耳侧,然后他低声喃呢,像揭露恶魔的絮语,“你以为是谁组织了那些残兵败将?又是谁让你顺利把消息传递出去的?”


达米安的呼吸几乎在那个刹那停止。


“你犯了错误,但是没关系,我原谅你。”



Fin


【球三布鲁斯米】


算了我还是不说了真的,就是在主球老爷失忆期间球三(并没有死的)布鲁斯来到了主球囚禁了布鲁斯并取代老爷的故事。开了一堆荤段子还是不要丢人现眼,就像那个永远只能开荤段子的不义超米和简直没有未来的不义24一样。


【克里斯蒂娜&达米安】狗狗的小公主包子(段子)


拥有1/4奥古血统的克里斯蒂娜间或会让达米安想起母亲,在夜深人静的傍晚,或者站在书房巨大的落地窗前时,她回头望过来的蓝色的眼睛是一湾深潭,而那并不意味着她对这世界一无所知。相反,克里斯蒂娜用她的整个存在反抗着,无声捍卫着自己在家庭的领土,并将这无声化作一种权威。她似乎从基因的组合里学习到塔利亚的野心,并同时保留了肯特的耐心,她不会重蹈祖母的覆辙,在渴望的途中失去一切,她具备拥有这些属于她的事物自由出入的容忍,但从不忘记时而提醒她们谁才具有说话权。比如她与达米安的阅读时间是只属于克里斯蒂娜的。他会用比平日更低沉的声音阅读,安静,并且沉稳。克里斯蒂娜在理解语言上继承了两位父亲的全部,她喜欢达米安用阿比比称呼自己,在只有两人的时候。达米安口中流畅的阿拉伯语让她安心并特别。他会在书房陪她,直到克里斯斜倚在门边微笑着叫他们吃饭,眼中没有一丝打扰的愧疚,克里斯蒂娜回望过去的时候眼中也没有。


达米安在她面前几乎充满耐心,他等待着,而她也知道他在等待。只可惜克里斯蒂娜暂时并不希望失去这份关注。


有时,只是非常罕见的时候,达米安也会因长期睡眠不足而疲惫不堪,尤其是克里斯因某次任务困在另一个宇宙时,独自支撑起这个家几乎耗尽了他。克里斯蒂娜穿着蓬松的公主裙怀里抱着一本厚重的希腊语童话站在达米安的卧室前,要求得到属于她的东西,而达米安只是疲倦得微笑了。她是第一个坐在属于克里斯与达米安卧室大床上并且在那里留下气味的人。比起始终燃烧着死火的托马斯,比起义无返顾爱着所有人的伊恩,克里斯蒂娜总能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直到达米安在那个夜晚被疲倦压垮,他的声音逐渐减弱,环在克里斯蒂娜腰间的手也缓慢松弛,直到他的呼吸完全平稳,克里斯蒂娜又等待了十分钟。全然安静。她审视着父亲们的房间,并不是说孩子们不被允许进入这里,踏入父亲的领域与侵占父亲的领域永远是两码事,而克里斯蒂娜正在学习。占领。控制。反抗。首先是omega,然后是beta,然后是alpha。


她渴望看到克里斯回家时觉察到卧室里属于另一个人留下的气味时露出的表情,而那让年幼的少女蜷缩在父亲怀里笑出了声。


她吻了吻达米安即使在梦境里都紧锁的眉梢,“Until next time. Father.”


Until I get what I want. Who I want. 


【布鲁斯&达米安】Take the Leap(私设严重的段子)


大米在物理上受到了chaos shard的影响,其实本身是没理由被复活,但是因为大米本身就被chaos shard辐射成长,棺材里也被植入了shard,后期复活是因为shard与大米的物理肉体产生了共鸣。而shard本身对布鲁斯投下预告也是因为对于属于自体一部分(指大米)的修复。复活后的大米最初成为超米也是因为力量过分负荷需要排出,可是潜伏在大米身体里的shard并没有消失,或者说大米本身就能和chaos stone共鸣,从而也有一定改变因果律的力量,但这个力量非常细微,以至于几乎没人发觉,大米自给也毫不知情,但当他想什么时,事情就会以一种既定未来的形式逐渐发生。比如格雷森的回归夜翼,布鲁斯的恢复记忆,父母的联手。


达米安有种成为了新世界的神的微妙感。这时候就有非常道德性的一个dilemma了,到底要怎样排除大米对这世界的影响,就算发射到太空去因果律仍然会改变,只要大米还活着这世界就会被影响。这时自然就有反对派站起来了,认为不能牺牲这个世界。克拉克得知这消息后始终没有表态,他等待着。而布鲁斯却只用了一秒就做出了最痛苦的抉择。他一刻也没有迟疑,也不会对自己的选择有任何悔恨。他曾不止一次将达米安排在后面。责任在前,哥谭在前。但达米安从来都该在布鲁斯的第一位,他挣扎了一生那样漫长的时间,甚至在这途中失去了他。而布鲁斯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比起整个世界,布鲁斯更在乎达米安。

他披上蝙蝠斗篷,挡在了这世界与达米安的中间。


“父亲……”达米安曾站在韦恩宅巨大的书房门口望过来,泰特斯俯在脚边。他看起来那么小,似乎这多舛的经历没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没有人能,除了布鲁斯。

只有布鲁斯。


他自书房内侧的阴影里回视,向达米安伸出手。


一个邀请。


如果他迟疑了。

如果他犹豫了。


布鲁斯能够为他放弃这个世界。

布鲁斯能够为他选择这个世界而尝试放弃他。


他没有迟疑。

他也没有犹豫。


达米安走进布鲁斯的阴影里,将额头缓缓靠在青年坚硬的腹部。隔着布帛,少年的体温像波纹一样发散。他们停留在这舒适的黑暗里,靠近着,触碰着,就像本应如此。


布鲁斯的手揉了揉孩子仍旧柔软的发顶,沿着脸颊滑过颈侧,最后停留在达米安肩头。他们惯于用这种触碰来确定彼此,与身处何处,是否会无法停止毫无关系。达米安需要这些,而布鲁斯从不想对他说不。


有那么一瞬布鲁斯也会思考,究竟混沌碎片对他有没有影响?而他并不在乎答案。他有一个理论,而达米安并没有询问着想要听。


布鲁斯知道今夜之后一切都会改变。一切知晓真相并试图挑战真理的人都将改变。但他并不那么在乎,不是在达米安如此贴近的时候。


他也许已经为此等了很久。

等了太久。


布鲁斯慢慢俯身用双手环绕住达米安。

他的魔鬼。

他征服世界的王。


“你还好吗?”少年尚未经历变声期仍旧稚嫩的声音问道,下意识在布鲁斯怀里蹭了蹭。而只是这样的小动作就让青年微笑了。


他并不知道。也无需知道任何事。

达米安是布鲁斯的罗宾,蝙蝠侠曾失去过他。

布鲁斯不会,不再会了。





“我很好。”他低声说。




[FIN]


其实都是在群里玩过的整一整丢出来,我还有大明湖畔的HP paro,Hunger Game paro,以及Nova和Batfamily的crossover,它们都永远也不会出生了,也许有生之年我会努力整理一下,世界再见。


我决定换一下顺序把鱼塘放在后面不然每天刷到都头疼(闭嘴。


我需要写的鱼塘
(顺序不分先后):

  1. 【蝙蝠家/克里斯米】提拉米苏(下)

  2. 【14】名字没想好的逆序罗宾(红头罩!达米安和利爪!迪克)

  3. 【克里斯米】自新世界(Rebirth的世界并不那么完美)

  4. 【Terry+Damian+也许略34】名字没想好梗也没想好的双熊故事

  5. 【24】Homecoming(群里自产自销本的梗,暂时不公开)

  6. 【克里斯米】A Thousand Words (that you do not have to say) (克里斯因为魔法而失去了语言沟通的能力,但那并不是问题。)


_(:з」∠)_我真是欠粮大户……有没有哪篇最近特别想看?没有我就随手挑着摸了。


评论(2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