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Batman beyond】莫比乌斯环(Terry+Dami 隐chrisdami 慎入)

一言难尽……

我终于静下心来把这篇好好读完,然后就理解了你之前说的“两代蝙蝠侠的自我救赎”。泰瑞试图抓住的自然也是达米安曾经最渴望不要失去的,而达米安没有做到的事情,泰瑞完成了。我最喜欢的部分是你所描述的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复杂纠缠又清晰易懂得让人想哭泣。

--他成为了他的一切。

我觉得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加美丽的语言了。其实也并没有感到特别被戳刀,最初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但更多是读到了蝙蝠侠的孤独和这份孤独特殊的感染性。每个人都可以离开哥谭,蝙蝠侠不能。即便泰瑞从未成为罗宾,即便泰瑞成为了蝙蝠侠,达米安始终都没有从“泰瑞的蝙蝠侠”这个位置上走下来。他和韦恩庄园、和蝙蝠洞一起成为了泰瑞的符号,而蝙蝠侠从不分享。另外我也微妙地感到这种不健康的依赖关系对于达米安来说才是常态,不能否认他一辈子都在试图证明自己是被需要的,而泰瑞需要他。

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里达米安和杰森的关系,就像我喜欢达米安和克里斯的。一种微妙的共识。没有逼迫也没有过分介入,但从没有离开太远的距离。我认为这是达米安“常态”的社会关系里必备的“非常态”,是它让他维持了理智。每个人都在告诉达米安必须做到一些事,必须做出一些选择,必须放弃一些未来,只有克里斯说:“你应该为自己做一些选择。”就像从没有人为达米安停下过脚步,直到克里斯走进属于他的那个圆圈,再也没有离开。

我总觉得其实完全之后会发展成超人时常出没在哥谭,他在黑暗里飞来飞去,从没有降下来,始终尊重蝙蝠侠的权威和执法权。又像是这里发生的事都与他无关,他也并非因此而来。达米安无法外出后,泰瑞会更频繁得在韦恩宅里看到克里斯,和他打招呼,彼此都对他们背后的故事只字不提。而克里斯会在餐桌上讲各种故事,讲堪萨斯的天气和他们的猫猫狗狗(强调他们)。直到泰瑞失去食欲。

有时候红头罩也会加入他们,他总吸烟还会带酒,后来达米安开始咳嗽,红头罩就再没在韦恩宅吸烟了。红罗宾已经和上一任超人退役很久在不同的州生活,圣诞时会短暂得飞过来庆祝,礼节性问候。泰瑞和提姆的关系不冷不热,他并不介意。餐桌上始终没有夜翼。也没有布鲁斯。只有他们的位置。然后很多年后,也许这个家庭的温度越来越少,也许达米安一生也没有走出蝙蝠侠的阴影,但他并不那么孤独。

抱歉我擅自就……二次衍生了起来(。orz 总体而言,并不是戳而是读得我意外心里闷乎乎却很喜欢……=x=

风苟:

#在莫比乌斯环中选择了后者作为标题,但是两个都能表达本文的含义


#CP向不明显,爱情也许是其中的一部分,也许什么都不是


#泰瑞·麦金尼斯,未来蝙蝠侠。B站上动画里他是由布鲁斯训练的,然而在漫画中他的导师是达米安(蝙蝠侠700#)


#这是一个关于救赎和轮回的故事,希望你们喜欢


————————————————————————


人是可以被驯养的。说到底,人不过是种多愁善感的野兽。


——题记


 


 


 


女孩的脸色比她身上的白色睡裙还要苍白,她跌跌撞撞地跑着,赤裸的双腿沾满泥泞,娇嫩的脚底布满血痕。她一边喘息一边抽泣,泪水和鼻涕在脸上肆意流淌,但她不敢停下。她一边跑一边哭着,空荡荡的公路上回荡着她奔跑的“啪啪”声。


 


树丛在晃动——他来了!他来抓她了!她能听到他腰间钥匙的叮铃声!


 


不,不,不要……她不要回去……她要回家!她要回家!


 


就是这一分神,女孩一脚踩空扑倒在地,手掌和手肘擦出一大片血痕,脚腕疼的就像火烧。她缩成了一团,她不敢面对他,她失败了,她会被抓回去,她……


 


一声急促的刹车声,接着女孩感到自己被抱了起来,她惊恐地张开双眼,看到那一对尖尖的蝙蝠耳和红色的标志——蝙蝠侠!生长在哥谭的她当然知道蝙蝠侠,她在这三年中也无数次幻想过蝙蝠侠会来救她,然而这只蝙蝠侠和她所知道的那只不太一样……她来不及想这么多了。


 


“救救我!他在追我!我被绑……”


 


“伊莎贝拉·阿克拉。”蝙蝠侠准确地叫出了她的名字,伊莎贝拉愣住了……他知道她?他是来救她的?


 


“你已经安全了。”蝙蝠侠这么说道,即使是经过变声器,伊莎贝拉也能听出他面具下的脸带着微笑,“我们找到你了。”


 


 


 


 


 


“我叫伊莎贝拉·阿克拉。三年前被那个男人绑架,他让我叫他林奇。”


“不,他没有虐待我,他没有……他只是囚禁我。”


“他有时候会带我上街,假装我们是兄妹。”


“我想跑……我害怕,我害怕他会杀了我。”


“我想回家。我想见爸爸妈妈。”


 


瓷杯轻碰金属的声音。达米安卸下耳机,转头看向大大咧咧的少年。“我说过多少次,不要把咖啡放在蝙蝠电脑上,麦金尼斯。”


 


泰瑞·麦金尼斯。现任蝙蝠侠,已经任职六个月。他做的很不错,但泰瑞别想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泰瑞太容易骄傲了,就像当年的自己。


 


“不是咖啡,是热牛奶。你该去睡觉了,老家伙。”泰瑞无所谓地笑笑,然后将视线放在屏幕上,“伊莎贝拉?我以为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


 


“我只比你大十岁,注意你的称呼。”达米安皱起眉,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温度刚好。


 


“需要我提醒你,我们还有一整个小丑帮要对付,谜语人二代又寄来新的预告信,鬼面人再一次失踪了,还有……”泰瑞在达米安严肃的凝视中停顿了一下,“怎么了?”


 


达米安收回目光,戴上耳机。“那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工作。”


 


泰瑞耸耸肩,他的导师总是这样,表现得像一个十足的混蛋。达米安·韦恩,上一任蝙蝠侠,泰瑞无法评判他做得怎么样,毕竟哥谭一直没有变得更好,也没有变的更坏。达米安在他很小的时候救过他的命,在他父母遇害后收养他,训练他。泰瑞一直很敬重他的导师,达米安可以让自己很迷人,也可以变得非常讨人厌,总的来说他脾气古怪。至于后来泰瑞发现达米安从基因意义上是他同父异母的兄长……泰瑞只希望自己遗传到的不是那令人讨厌的一半基因。


 


泰瑞有一个女友,谈了没多久就吹了。想想看哥谭的坏蛋们知道她和蝙蝠侠的关系后会怎么对付她吧,他不想害自己爱过的人遇到危险。而达米安,新任哥谭宝贝达米安·韦恩,据传他是个不婚主义者,韦恩企业的股份大部分由提摩西·德雷克-韦恩继承,达米安只是在心情好的时候偶尔去参加董事会给提姆添添堵。要不是韦恩家每年必有的慈善募捐晚会,人们几乎忘了这个新的韦恩。泰瑞没见过达米安和什么女人亲近过……哦,对了,玛雅,可玛雅更像是达米安的姐妹,达米安和玛雅相处时别扭的样子有趣极了。达米安喜欢男人的几率也许更大一些,他和超人克里斯·肯特的关系也不怎么像恋人。


 


达米安很在意这个案子,而他不想说为什么。泰瑞多看了这女孩一眼,她有一头金红色的头发,一双琥珀色的瞳孔摇晃得很厉害,显示屏里的她容貌模糊,穿着一身白色睡裙,在蝙蝠车里缩成一团。


 


也许他可以再去看望一下这女孩。


 


 


 


 


 


潜入医院不是什么难事,泰瑞没花什么功夫就溜进了由警察守着的伊莎贝拉的房间。现在晚饭时间刚过,伊莎贝拉应该还没睡……


 


“我说了,我不想接受任何采访!我什么都不知道!”医院屏风那头传来伊莎贝拉愤怒的声音,她听上去有活力多了,看来恢复得不错。泰瑞整理了下自己的蝙蝠面罩,然后从屏风那边探出头来。


 


“我猜我应该先去预约?”


 


伊莎贝拉差点尖叫出声,但她克制住了自己的声音:“蝙……哦。对不起。我是说……你当然不需要预约,你救了我,我……”


 


“放轻松,放轻松。”泰瑞利落地坐在伊莎贝拉旁边。病房床头上放着一个相框,是一对母女的照片,没有父亲,“感觉怎么样?”


 


女孩蓦地安静了。


 


“抱歉,如果你不想说……”泰瑞多看了相框一眼。


 


“我暂时不想谈。”伊莎贝拉眼神空洞地答道,“我很累。”


 


泰瑞沉默了。伊莎贝拉今年只有17岁,三年前她在放学路上被人绑架,那天是她的生日,在家准备好生日派对的布鲁斯·阿克拉和安妮·阿克拉没能等到他们的主角。他们报了警,然而警察能查到的只是一辆套牌汽车,这辆汽车被遗弃在哥谭郊外。


 


泰瑞记得三年前他和达米安产生了很大分歧,他满心被愤怒占领想要为父母复仇,甚至恨上了韦恩这个该死的姓氏,他们毁了他的一切,尽管达米安和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偷了蝙蝠侠的新盔甲冲进一个毒品交易现场,却中了敌人的圈套……如果不是恰巧出现在那里红头罩,他真的会死。达米安只比红头罩晚到了十分钟,他一言不发地从红头罩肩上接过泰瑞,甚至点头表达了感谢。


 


也就是在那时候,泰瑞忽然发现达米安动作的不协调——在泰瑞重量全部压上达米安肩头时,他趔趄了一下。


 


泰瑞的伤很快愈合,他睡在蝙蝠洞病床上,在那期间达米安没有指责他一句,只是静静地在蝙蝠洞做着蝙蝠侠该做的事。有一次达米安离开去夜巡的时候,红头罩来了,他是来拿自己的东西,顺便看看达米安的小蝙蝠死了没。


 


“他在生我的气。他还没有原谅我。”他记得自己这么说,而杰森看他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个不可救药的蠢材。


 


“生你的气?他?那个恶魔生气的时候能喷出火来,你看到他喷火了?”


 


泰瑞摇摇头。“他不肯跟我说话,我觉得等我好了之后他会让我滚。”


 


杰森笑了出来。“不,你不懂你对他的意义,泰瑞·麦金尼斯。如果你知道一点点,你就不会说出这些话。他永远不会放弃你,他看着你的样子就像看着过去的自己……”


 


——“蝙蝠侠?”伊莎贝拉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响起。


 


泰瑞的思绪被打断。“哦,哦,对不起。”


 


“你刚才在发呆。”伊莎贝拉敏锐地指出,“没事吧?”


 


“没事……你要睡了吗?我是不是该走了?”泰瑞摇了摇头,站起身,伊莎贝拉却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对不起……我知道这个请求很过分,但是你能不能陪我一会儿?等到我睡着就可以了。我……我一直觉得很没安全感……自从离开……”伊莎贝拉忽然闭上了嘴。泰瑞明白这种感觉,自他父母走后,他也经常会在半夜被噩梦惊醒。那时候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对了,达米安会把他训练得累到连梦也做不出,就这么躺在垫子上睡着,而他醒来的时候身上总盖着一块毯子,而达米安就背对着他坐在蝙蝠电脑前。


 


——“他看着你就像看着过去的自己。”


 


“我很愿意,伊莎贝拉,如果能帮到你。”泰瑞重新坐回床边,“睡吧,在你睡着前我是不会走的。”


 


“谢谢。”伊莎贝拉喃喃到,缩进被子里,闭上双眼。泰瑞伸手帮她掖好被角。


 


黑暗中,泰瑞凝视着金红色头发的女孩。她蜷缩在着棺材一样冰冷的床上,看上去那么脆弱,就像一只翅膀被打湿的蝴蝶,即使陷入睡眠,她长长羽睫还是在不安地颤抖。没有家人陪伴,也没有朋友,某个恶棍将她的人生撕裂。她获救了,然而这只是从一个地狱跳进另一个……


 


病房门把手被拧开,床头照片上的女人走了进来,安安静静地坐在伊莎贝拉床边,然后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红了眼眶。


 


泰瑞隐匿在阳台看着这一切,然后转身跃入黑暗中。


 


 


 


 


达米安坐在公园长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提图斯二世愉快地在他脚边追着自己的尾巴。过了没一会儿,另一个戴眼镜男人走了过来。


 


“不介意的话,我能坐在这里吗?”男人彬彬有礼地问。


 


“你就不能换一句来打招呼吗,比如过得怎么样?”达米安白了男人一眼,男人扶了扶黑框眼镜,笑得温厚。


 


“过得怎么样?”


 


“糟透了,也就是,和平常一样。”达米安随手将飞盘扔出去,提图斯二世摇着尾巴跑远了。


 


克里斯·肯特,继康纳之后新的超人。普通人的身份是一个心理医生,当初他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达米安嘲笑了他好久。“阿卡姆就需要你这种刀枪不入的氪星心理医生,我可以帮你安排面试。”然而实际上克里斯在他的心理诊所做得相当不错,作为一个氪星人,他居然了解并抚慰着人类的心理,达米安敬佩之余还有点后怕。


 


克里斯坐下来,看着他的朋友。“你的腰椎又恶化了。”


 


“现在氪星人能看透含铅风衣了?”达米安习惯性皱眉。克里斯伸手替他抚平。


 


“我从你的坐姿看出来的。”


 


达米安没回答。克里斯的观察力一向敏锐。


 


“我觉得是时候了。”克里斯忽然说。


 


“什么?”


 


“泰瑞已经能独当一面,别不承认这一点。你的身体状况很糟糕,你需要休息,你知道你的身体和别人不同。”克里斯关切地说,而达米安躲开了他的目光,“记得以前我们说过的吗?堪萨斯与世隔绝的小农场,一只恐龙,一只蝙蝠怪,一群狗和几只猫。”


 


达米安装作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哦,你是说隐退的事。我还没残废到那地步。泰瑞才刚刚当上蝙蝠侠,我不能……”然而相处了这么多年,克里斯能看出他眼中哪怕一点点的动摇。


 


“他不是你,达米安。”克里斯打断道,语气忽然柔和下来,“你给了他选择,你一直陪伴他直到他准备好成为蝙蝠侠,而且他知道他一直会有你的支持。”


 


“他知道吗,我自己都不知道。”达米安半开玩笑似地说。


 


“六个月了,你心里知道他可以。泰瑞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他正直,聪明,果断。”克里斯搭上达米安肩膀,直视达米安明显在犹豫着的眼神,“你做的比你父亲、比迪克都好。我能看出来。泰瑞不会希望看到你因为他最后瘫痪在床。”


 


达米安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该为自己做一次决定了,达米。”克里斯声音低得近乎耳语。


 


最终,达米安点点头。“我会考虑的。”


 


克里斯收回手,达米安发现他手上多了一个熟悉的小东西。


 


“在你领子下面。”克里斯无辜地耸耸肩,将这个小小的蝙蝠窃听器扔到达米安手里,“帮我跟泰瑞带声好。”


 


达米安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我想他已经听到了。”


 


“我想也是。你们一家都有的优良传统。”


 


克里斯站起身,走进公园树丛较密集的地方,接着一声音爆的巨响,戴眼镜的文雅男人凭空消失了。达米安坐在长凳上,玩儿着那枚窃听器,最后用两根手指将它碾碎。


 


也许克里斯说的没错。是时候给泰瑞自由了。他值得这份信任。


 


 


 


 


 


 


 


“该死!”泰瑞被窃听器碾碎时发出的刺耳噪音激了一下,现在耳鸣得厉害。达米安绝对是故意的。他只不过是想知道超人和前任蝙蝠侠都在聊什么,这很过分吗?


 


不过他们确实说到了些事……克里斯在劝达米安休假,不,隐退。达米安现在不就在隐退吗?每天晚上穿着那身蝙蝠衣出生入死的人是可是他啊。堪萨斯的农场,恐龙和猫猫狗狗?这又是些什么。


 


泰瑞心头涌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他捡起刚才下意识扔出去的耳机挂回墙上。


 


达米安的身体状况在恶化,这不是秘密。他的身体始终和别人不一样,那人类极限的愈合速度和体力,谁知道塔利亚在培养皿里都加了些什么。迪克曾说过达米安十岁的时候才换牙(“是人类第一副齿列!”达米安当时咬牙切齿地反驳道),然而现在他的细胞愈合得越来越慢,就好像活力全部被提前预支空了,腰椎骨骼上的伤痕又隐隐有裂开的趋势——那伤痕曾要了达米安的命,真正意义上的。


 


达米安确实不适合再当蝙蝠侠了,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如此用心地培养泰瑞。泰瑞甚至没有来得及当一天罗宾。


 


泰瑞知道终有一天,达米安会把哥谭完完全全交给他,自己每天宅在韦恩庄园里当个画家什么的……但是离开?达米安会离开哥谭?这件事他做梦都没想过。达米安对哥谭以外的事是那样漠不关心,甚至抵触。


 


堪萨斯清晰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对达米安有好处,更何况那里还是一个氪星人的老家,一个达米安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喜爱的氪星人,他们是世界最佳搭档。没有比堪萨斯更好的选择。


 


泰瑞回过头,将整个蝙蝠洞收入眼帘——这里从来没有那么大、那么空……那么冷。


 


 


 


 


 


伊莎贝拉打开窗户,让蝙蝠侠能够钻进来。


 


“最近过得怎么样?”泰瑞问道。伊莎贝拉冲他微笑,然而这个笑容看上去是那么虚弱和勉强。


 


“很好。谢谢你。”伊莎贝拉答道。


 


“我可不信,你看起来糟透了。”泰瑞一阵见血地指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我……”伊莎贝拉说着说着忽然哽咽了,“我……”


 


泰瑞叹了口气。“蝙蝠侠什么都知道,伊莎,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只是想听你说出来,说出口会好很多。”


 


“你会……你会告诉警察吗?”伊莎贝拉目光闪烁。


 


“不会,我和他们的头儿不对盘。”泰瑞大大咧咧坐到伊莎贝拉的病床上,女孩紧挨着他坐下,将头靠在他肩上。


 


“……我前几天见到我母亲的新家人了,她和爸爸离婚后嫁给了一个律师,她说他们很欢迎我加入。我有了一个哥哥和一对同母异父的双胞胎妹妹。”伊莎贝拉轻轻的说,“我爸爸移民去了澳大利亚,我们昨天见面了,他有了女朋友但还没有结婚。他们也邀请我去澳大利亚和他们一起住。”


 


“听上去……很好?”泰瑞犹豫着答道,然而伊莎贝拉看上去很不好。


 


“他们很幸福。”伊莎贝拉努力笑了笑“他们见面的时候就像一对朋友,而不是曾经的夫妻。我曾经的家一点痕迹也没有了。”


 


泰瑞握住女孩的手。“他们从失去你的打击中走出来了,这是件好事,你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你会有新的家人。你要相信他们依旧深爱你……你刚失踪的时候,蝙蝠侠接手过这个案子,我知道你父母有多痛苦。”


 


“谁说我在乎这个了?”伊莎贝拉坐起身看向泰瑞,眼底的冷漠触目惊心,“就在见到他们之后,我发现了一件事——我一点也不想念他们,不想加入他们的家庭。那不是我的家。”


 


“……你需要心理医生。”


 


“我的心理诊断一切正常。”伊莎贝拉露出一个有点骄傲的笑。


 


“一切正常才是不正常。你对他们撒谎。”泰瑞皱起眉,这个表情被隐藏在面罩下,“为什么?”


 


“他们是警方安排的人,为的是打探出他的下落,我凭什么对他们坦诚?”伊莎贝拉说到这里忽然警觉地直起身体,将手从泰瑞手心中抽出来,“你也是为了他来的吗?你想从我嘴里套出他的下落?”


 


泰瑞叹了口气。“你这是在保护那个把你害成这样的人,你知道吗?”


 


“而现在讽刺的是,他对我的关心超过所有人。”伊莎贝拉自嘲般笑笑,“我一无所有了。”


 


“你还有很多,只是你看不到。”泰瑞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一无所有是怎样一种感受。”


 


“这么说你知道?”伊莎贝拉反诘道,“你是哥谭的黑夜骑士,无所不能的蝙蝠侠,你又失去过什么?”


 


“亲人。爱人。全部。”泰瑞平静地答道。伊莎贝拉愣了片刻,表情重新柔软下来。


 


“……对不起。”


 


“没什么。”


 


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伊莎贝拉自言自语般地喃喃道:“那……害你失去这一切的那个人,他后来怎样了?”


 


 “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真好。”伊莎贝拉眼眶微红,“希望我能和你一样坚强。”


 


“你会的。”泰瑞苦笑了一下,“我能看得出来。”


 


他撒谎了。他别无选择。伊莎贝拉绝不能像他一样。


 


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不,他成为了我的全部。


 


 


 


 


 


达米安发现自己没有多少可收拾的东西,几件衣服,画纸和笔。除去蝙蝠侠身份之后,达米安·韦恩空洞得可怕。他在想象里将所有东西收进皮箱,然后走下楼。他还没有决定,在这之前至少应该和泰瑞说一声。泰瑞说不定会兴高采烈到开个派对,终于不会有人再管束着他了。


 


餐厅里已经摆好了炒饭,还有一杯热牛奶。达米安坐下来,泰瑞脱下围裙扔在椅背上。


 


“今天回来的挺早?”达米安问道。泰瑞有自己的生活,这个时候他应该在什么酒吧和朋友一起放松而不是出现在厨房里,一般来说。


 


“你在收拾东西。堪萨斯?”泰瑞不经意般地说,“你放心把哥谭交给我了?”


 


“一点也不。”泰瑞知道他的打算,达米安不意外,“然而你也没能耐把它变得更糟。”


 


泰瑞笑了笑,少年特有的狂妄表情。“你这是在夸我?”


 


达米安无视了泰瑞,低头吃饭。


 


“你什么时候走?”泰瑞依旧在笑,只是那笑容在达米安看来多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今天,明天?下周?超人来接你?你们两个决定在一起过退休生活?”


 


达米安拿起勺子。“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还没有决定。第二个问题与你无关。”


 


“我不是个孩子了,达米安·韦恩!我能保护这个城市,如果你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走!”泰瑞的音调不可控地拔高,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达米安看向他,一双绿色的眸子如同深潭——泰瑞有种被穿透了大脑的错觉,然而下一秒,杰森的话语浮现在他脑海中。


 


他看着你就像看着曾经的他自己。


 


达米安眼中所见的不是泰瑞,而是过去那个因布鲁斯离开、因迪克离开而愤怒的自己。从泰瑞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伤口。


 


……不。


 


“对不起。”泰瑞拿起勺子。


 


“没什么可抱歉的。”达米安淡淡道,“如果你没有准备好,我会留下。”


 


“我不希望你留下。”泰瑞迎着达米安的目光笑了下,玩世不恭的泰瑞式笑容,“我可不想被你继续管着……对了,当时迪克说他要离开时,你是怎么说的?”


 


达米安不易察觉地翻了个白眼。“滚,懦夫。”


 


泰瑞笑了。他和曾经的达米安肯定聊得来。“看样子我比当年的你成熟得多。”


 


出乎意料的是,达米安没有反驳,只是低头吃饭。


 


这是一种认可。泰瑞惊讶地发现达米安居然如此信任他。然而这种信任,他还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


 


 


 


 


 


 


伊莎贝拉迅速地消瘦着,她精神状态很不好,她拒绝和所有人交流,甚至不愿意见到自己的父母。心理医生“一切正常”的诊断看上去像是个无声的笑话。


 


她醒着的时候总是凝视着病房的门,睡着时也极容易被门外的响动惊醒。


 


泰瑞偷偷来看过她很多次,伊莎贝拉总是很高兴见到他。


 


“你看上去不太好。”伊莎贝拉问,“我说不清,你戴着面罩,还有变声器,但我觉得你很难过。你以前语调是上扬的,现在却很沉闷。为什么?”


 


泰瑞半开玩笑似地回答:“我刚被女朋友甩了,不是第一次,我会好起来的。”


 


伊莎贝拉笑了。“你当然会,你是蝙蝠侠。我敢打赌有很多年女孩喜欢你。”


 


泰瑞摸了摸伊莎贝拉柔软的头发。金红色,像克里斯。达米安也会这么摸克里斯的头吗?达米安这么摸过他的头,那时他发烧了,烧得很厉害,说着乱七八糟的胡话,达米安将手放在他额头上,回应他每一句不明所以的话。他的记忆很模糊,但他记得那种感觉,那种有所依赖的感觉。


 


——不能再想下去了。


 


“你女朋友一定很爱你,不然你不会这么爱她。你们为什么分手?”伊莎贝拉见泰瑞不回答,忙补了句,“我是不是问得太多了?你可以不回答我,没关系。”


 


“没有。我很高兴你关心我。”泰瑞勉强笑笑,“只是你的问题我也答不上来。”


 


“你看上去很寂寞。”伊莎贝拉试探着抱住了泰瑞,“而且很痛苦。和我一样。我们都失去了重要的人。”


 


“过去不重要。”泰瑞摇摇头,伊莎贝拉的怀抱柔软而温暖,不含有任何情欲的味道,只是两个孤寂的灵魂在阴暗的峡谷里相互倚靠取暖。泰瑞说给伊莎贝拉听,也说给自己听,“重要的是我们未来的选择。”


 


“我同意。”伊莎贝拉叹息着说,“我完全同意。”


 


 


 


 


 


布鲁斯和迪克离开后,达米安收养他之前,是如何在蝙蝠洞里度过的?


 


泰瑞记得自己刚来到韦恩大宅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诡异,每一个阴影里都仿佛隐藏着恶鬼,当达米安背过身去的时候,它们就会冲出来将他撕裂。那时他还会哭,丢脸的小时候,然而达米安从没因为这件事嘲笑过他,只是站在一边递上一张纸巾。


 


“哭够了?”达米安会这么问,不会制止他也不会安慰他,就好像哭泣只不过是日程上突如其来的一项,完成之后就被甩在脑后。但是,达米安从来不会扔下哭着的泰瑞不管,哪怕只是站在他身边。


 


“我没见你哭过。”有一次,泰瑞在训练场时问道。他全身是汗躺在地上,达米安刚才用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将他瞬间撂倒在地,“你哭过吗?”


 


达米安鄙夷地白了他一眼。


 


“人都会哭,它是最有效的心理平衡手段。”达米安是这么回答的,“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哭出声来。”


 


达米安。达米安仿佛依旧生活在着大宅的某一处。也许是在花园里逗着提图斯二世,也许是在阳台画着夕阳,又或许只是静静地坐在蝙蝠电脑前。达米安就像泰瑞的导师,亦是兄弟和朋友,他是如此混蛋,有时甚至故意不打麻药就给泰瑞缝针,只是为了报复泰瑞在寿司里偷偷放的一点芥末酱……达米安不是个英雄,永远不会是,他狡诈又孤僻,然而对泰瑞却如此坦诚。


 


蝙蝠侠不杀人。泰瑞质疑过这个愚蠢的原则,恶人总是卷土重来,更多无辜的生命死去。


 


“你以你的价值观为原则去杀人,和他们以他们的价值观杀人有什么区别。”达米安是这么回答他的。


 


“这就是你不杀人的理由?你以为我会信?”


 


达米安摇摇头。“我不杀人一开始是因为答应了我父亲,现在是为了你。”


 


泰瑞错愕地看向达米安。“我?”


 


“如果我杀人,你会认为这个原则可有可无。你还太年轻冲动,容易被仇恨和愤怒控制,还不够资格质疑它。”


 


“……如果我有一天够资格了呢。我是说,真正意义上的不因为仇恨和愤怒而杀人。我可以杀吗?”泰瑞没有底气地问道,他可以想象到达米安会露出怎样失望的目光,就好像他是一块冥顽不灵的朽木。


 


然而达米安没有,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泰瑞。


 


“那时候我已经干涉不了你了。你要靠你自己的原则活下去。”


 


达米安。达米安。达米安。蝙蝠洞里到处都充斥着达米安的身影,甚至整个城市中都是。


 


达米安拒绝大多数垃圾食品,除了墨西哥卷饼,每周四晚上他都会吃这个东西,连带着泰瑞也养成了这个习惯,甚至养成了周四晚上去夜巡前去买两份墨西哥卷饼带回韦恩庄园的习惯。


 


只要经过犯罪巷,他们都会买一束花放在电线杆旁。达米安在那里缅怀过去,又或许只是一种习惯。那里是一切的起源,又或是某个漫长故事的一环,谁说得清,托马斯·韦恩和玛莎·韦恩在那里死去,蝙蝠侠从那里诞生。


 


哥谭大学,泰瑞从那里毕业,当他在德国文学与历史的课堂上看到讲师杰森·陶德时,难说是他们中谁受到的惊吓更大一些。由于出勤率的关系,泰瑞挂科了,得知这个消息的达米安什么话也没说,当天晚上却一连端了好几个红头罩的仓库。泰瑞的补考及格了,谢天谢地,杰森递给他成绩单时的表情简直可以拿去做一个万圣节面具。


 


哥谭公园。达米安喜欢去那里溜提图斯二世,不,也许说喜欢在那里和氪星人见面比较准确。他和克里斯·肯特间的联络方式简直是个谜,然而泰瑞不止一次看到他们两个出现在这小小的公园里。达米安只有在面对克里斯时才会笑得那样轻松,那样……好看。


 


然而这些,这一切的一切全都不会再有,剩下的只是每一个黑暗的夜晚和沉重的罪恶。


 


泰瑞已经准备好了,他能对付哥谭所有坏蛋,达米安教会了他所有技能,然而只有一样达米安没来得及教给他——如何面对这铺天盖地的孤独。


 


 


 


 


 


 


 


女孩奔跑着,白色的病号服上血迹斑斑。偷偷穿过医院花坛时,玫瑰的荆棘划破了她的衣服和皮肤。她必须非常小心,不留下痕迹,沿着河走,沿着河一直走,她就可以回家……


 


“伊莎。”熟悉的声音。伊莎贝拉停下脚步——在蝙蝠侠面前,逃跑是没用的。


 


“为什么?”蝙蝠侠的声音听上去有一丝痛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忘了自己当时多努力才逃出来吗?”


 


伊莎贝拉笑了,她笑得如此美丽,熠熠生辉如同星辰。


 


“你说,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的选择。”她答道,“我做出了选择。”


 


“……你现在心理状态不正常,这不是你真正要的。”蝙蝠侠试图说服女孩,“跟我回去,医生会治好你。”


 


伊莎贝拉后退一步。“如果我不想被治好呢?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即使是错误的我也认了。这是我选择的幸福,你干涉不了我,蝙蝠侠。”


 


蝙蝠侠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女孩。最后,他低下头。


 


“……祝你幸福。”


 


伊莎贝拉感激地笑笑,转身跑了几步,忽然停下,再次看向蝙蝠侠。


 


“我记得你说过,我和你一样,看来你错了。”女孩顽皮地笑笑,泰瑞从未见她如此有活力的样子,“谢谢你,也祝你幸福。”


 


泰瑞沉默地看着伊莎贝拉单薄的身影以一种决绝的姿态逐渐远去。


 


蝙蝠侠永远不会出错。


 


我和你一样。


 


 


 


 


 


韦恩塔顶。小丑冒牌货笑得疯狂。


 


“她死了!他死了!他们都死了!到头来你救不了任何人!小蝙蝠!”


 


小丑二世的半个身体已经伸出塔顶护栏外,他依旧在不知死活地挑衅着,似乎是确信蝙蝠侠不会松手。“你能做什么?杀了我?蝙蝠侠不杀人!你的身体被愤怒控制了?你爱她不是吗?你不敢,即使我杀了你最爱的人,你也只能把我送进阿卡姆,就像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


 


泰瑞漠然看着手中的疯子。


 


“蝙蝠侠,放下他。”红头罩的声音,也是,这冒牌货也惹到了红头罩的地盘,又或是达米安离开前拜托红头罩照顾他,这有可能吗?


 


“你也要告诉我不杀人吗?你杀过多少人?”泰瑞头也不回地冷冷道,“如果我现在放手,有多少人会因此被救?”


 


“他会死,就在今天,我向你保证。”红头罩低沉的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忧虑,他在担心什么,“把他交给我。”


 


“为什么。”泰瑞想笑,他手中的疯子唱起了歌,歌声在高空回荡不绝,“他死在我们两个之间谁的手上,有什么区别?”


 


“对哥谭来说没有,但对那个人来说有。”泰瑞听到红头罩走近的脚步声,“他把哥谭交给你还不到一个月,蝙蝠侠,如果你杀了你手中这个畜生,那个人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他因为愤怒杀过很多人,他一直为那段经历而后悔。”


 


“他把我当成过去的他。如果我重蹈他的覆辙,他会回来继续弥补他的错误,而且永远不会离开。你是想说这个?”泰瑞停顿了一下,将胳膊收回了一点。荒诞的背景音乐更响了。


 


“小蝙蝠飞呀飞,洞穴里黑漆漆~~”


 


红头罩走上前,正想接过这冒牌小丑,泰瑞却忽然松开手接着利落地抬腿在小丑胸口踹了一脚——小丑飞出了护栏,跑调的歌声化成一声尖叫。


 


“你——”红头罩愣住了。泰瑞转过身面向他。


 


“达米安说,当我能完全控制我的愤怒和仇恨时,我可以杀人。”泰瑞微微笑了,“这就是我的选择。我不恨小丑,也不生气,一点也不。而且我治好了这家伙的疯病,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几秒。”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红头罩一把揪住了泰瑞的制服,“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


 


“我不欠他任何东西!他是个恶魔!”


 


“他当然是个恶魔!但这句话只有你他妈的不配说!你对他知道什么?!”


 


泰瑞迎着暴怒的红头罩,露出一个微笑。


 


“我知道他抛下了我,就像你们抛下了他。只是有的人能哭得出声来,有的人不能。”


 


 


 


 


 


 


“如果你打算说教或是别的,免开尊口。”泰瑞对着出现在大宅里那个幽灵样的身影说道,“红头罩跟你告状说的事都是真的,让你失望了,但这是我的……”


 


“你这不是在夜巡,是在自虐。”达米安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医药箱,“你伤得很重。”


 


“睡一觉就好了。”


 


“我不记得关于伤口护理,我是这么教你的。”


 


“你为什么回来?”泰瑞恶狠狠地问,“你搞得我好像一个忘恩负义的小鬼,你的氪星人会来找我谈话,就好像是我逼你回来似的。”


 


达米安无视了他的虚张声势,一如往常。“你还没准备好。”


 


“我让你失望了,不是吗?”泰瑞怒吼道,“我杀了人,我杀了一个该死的人!别不承认,你他妈的就是这么想的!我还不成熟,我……”


 


“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的感觉。对不起。”达米安站在阴影里,泰瑞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定格在原地。两人之间的空气凝固了。


 


“我在蝙蝠洞里等你。”


 


达米安转过身,从挂钟入口处走下楼梯。在挂钟合上的一刹那,泰瑞刹那间产生了错觉,那华丽的表盘消失不见,挂钟本身变成一张漆黑沉重的棺材板,砰地一声合上,严丝合缝。自责是棺材板上的一枚枚钉子,由泰瑞亲手钉死。


 


达米安回来了。他不会再离开了。克里斯再也不能夺走他,甚至死亡也不能。泰瑞不会让达米安夜巡,他就留在韦恩宅中,坐在蝙蝠电脑前就好了。泰瑞会做一个好蝙蝠侠,他会让达米安骄傲,正如达米安一直以来努力让布鲁斯和迪克骄傲。


 


他会做到的,他知道他会……


 


莫比乌斯环没有尽头。



评论(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