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蝙蝠家中心】我们也许吃了你的提拉米苏(上)CD/KT/SB

  • 梗:时空穿越。一块提拉米苏赋予蝙蝠崽们穿梭时空的能力,当然,是在一切最尴尬的时间,以及最糟糕的地点。

  • 轻微西皮注意:ChrisDami;Kontim;SB

  • Batfamily炼成

  • 大家都是逗比

  • 写太长分了上下部

  • 三观丧失;逻辑死早;请别跟我较真


我们也许吃了你的提拉米苏


# 1

 

蝙蝠侠风尘仆仆从蝙蝠车里钻出来时还被散落在地的扳手和机械碎片绊了一个趔趄。他在黑色面罩下蹙额,准备把“收拾自己的残局”这个课题加入他迅速扩充的亲子交谈话题等待清单里。布鲁斯也许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父亲,但他至少可以努力,在不为人知的时候。

 

他甚至为此偷偷购买了一本当下畅销的亲子沟通手册并准备着手实践。

 

布鲁斯的每个孩子都与众不同并值得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蝙蝠侠会确保这一点。而哪怕读作领养写作捡孩子回家的经验丰富,布鲁斯在与达米安的沟通上仍屡屡碰壁。走向浴室时,蝙蝠侠用眼角余光扫过蝙蝠洞深处正处于整改状态的Tumbler蝙蝠车——达米安的最新作——以及升级版蝠翼机——提姆的最新作——感到喜忧参半。他的儿子们正执着于给蝙蝠车添置悬停功能和为蝠翼机加入陆面行驶设备,得知弟弟们(毫无掩饰的)竞争时,终年只有挨揍需要缝针才回家的杰森曾一边伸出血淋淋的胳膊一边露出莫名的表情,“不管是谁剽窃谁,我没觉得一辆会飞的车和一架会跑的飞机有什么本质区别。”

 

布鲁斯不想承认,但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孩子们的世界蝙蝠侠始终不能理解。

 

这也同样说明了当他洗澡洗一半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空气被挤压的爆鸣音继而跌出一个满脸懵逼的迪克时,布鲁斯脸上的表情就是他的镜子。

 

“………………”

 

“………………”

 

“……嗨布鲁斯……也许我可以解释?”迪克迅速环视四周后战战兢兢地提议,“在你围上浴巾以后?”

 

而还没等他开口咆哮,另一个爆鸣音夹杂了愤怒的低吼就伴随着杰森咕噜噜从迪克身后的空气里滚了出来。

 

“又他妈来这个?!”

 

布鲁斯靠着神一般的反射神经堪堪躲过向前扑倒的迪克以及滚到他身上的杰森,仍旧大开的花洒愉悦地浇了他们一身。杰森骂得更响了。有一瞬布鲁斯几乎挣扎在应该先纠正杰森的语言还是弄清楚现状。

 

然而又一声,“噢!” 

 

“操?!”

 

“……唔?!”

 

提姆毫无意外得破空而出降落到杰森背上,怀里还抱着台笔记本电脑,垫底的迪克发出一声肺部被压扁的呻吟。

 

布鲁斯迅速眨着眼睛,他有种预感这还没有结束。

 

提姆脸上迅速变换的表情:惊愕——愤怒——骇然,伴随达米安尖叫着撞进他怀里带着两人一起翻下杰森,滚过迪克,砸上花洒所在墙壁的事实也印证了布鲁斯的预感。

 

至少他还有最后的理智扯过浴巾维护尊严。布鲁斯仍没开口,他还想等等女孩子们。

 

打破沉默的是达米安,开口时就像世界上最不开心的人,“我还以为不想看到你们的心情已经传达到了。”

 

“少屁话,谁说过想看到你了?”杰森刚刚经历过两次重击,此刻正像一张被子一样叠在迪克身上。

 

提姆一边揉着后颈一边拍着达米安的大腿嘶嘶地说:“从我电脑上下去!你坐到它了!”

 

达米安翻着眼睛小贵族一样晃晃悠悠站起来时还不小心踢到了迪克此时歪在一边的脑袋,对方连哼都没哼一声。

 

“……陶德,我认为你把格雷森趴死了。”

 

“而我需要感到愧疚?”杰森哼唧着,又在达米安一脚蹬开他后躺在原地骂骂咧咧。

 

提姆看起来纠结在检查电脑还是检查迪克的选项上踌躇不前。而正在此刻头顶花洒终于发出一声不堪重负地叹息倾斜了,水柱撞击在墙面上降雨般覆盖下来,提姆和他的电脑也成功加入了穿衣服洗澡的罗宾俱乐部。

 

达米安蹲在迪克旁边脸色阴郁地嘟囔,“至少现在我知道到底花洒为什么被换掉了。”

 

布鲁斯只是捏着眉心叹息了。

 

* * *

 

迪克呻吟着把冰袋按在额头上。

 

“我说下次不管是谁先转移,至少记得挪开,你们压根不知道自己有多沉,这种经历我可不想再来一次。”

 

杰森拧着衣服嗤笑一声,“真有魅力,你和每个约会对象都讨论体重吗?”

 

迪克把冰袋砸了过去,“不是每一个,特权都只留给你们。”他讪笑着冲缩在自己旁边生闷气的达米安挤了挤眼睛,换来一个‘别把我扯进去’的白眼。

 

盘腿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提姆正一脸郁结地摆弄他的电脑,当他尝试启动时电子版立刻发出沁水的嗞嗞声。

 

达米安警觉地向后靠了靠,试图做出挪远的动作,但那只让他更深地埋进沙发靠垫里,“把那个爆炸物拿开,德雷克!”

 

提姆剜了他一眼,“闭嘴,我认为它还能抢救一下!”

 

布鲁斯则是在此刻决定打断孩子们永不完结的拌嘴,“迪克,解释情况。”

 

迪克立即在全员注目礼下紧张地吞咽了,“既然你还会因为我们的出现吃惊,我猜在这个时间里提拉米苏事件还没有发生。”而他无视了达米安背景音里的‘我都说了花洒换掉是在提拉米苏之前!’继续道,“事实上,这一切的开端都是因为……”

 

一时间迪克和提姆脸上都露出惭愧的表情,杰森一贯臭着脸,而达米安则抢在所有人开口前抄起手不耐地撇嘴,他在呼吸下啧了一声补完。

 

 

“我们吃了你的提拉米苏。”

 

 

次秒他们就一起消失了。布鲁斯孤零零站在被毁的浴室里,腰上还裹着浴巾。

 

# 2

 

夜翼的摩托车驶进蝙蝠洞时,大屏幕前空无一人。他耸了耸肩,并未对自己也许是第一个到达的这件事感到过分烦恼。蝙蝠家的电影马拉松之夜本就是迪克发起的,至少每个人都还努力做到出现。迄今只有杰森曾因一场愤怒爆发和砸电视而停止被邀请了两周,提姆和达米安也没有每次在同一个屋檐下都立刻试图掐上对方的脖子,史黛芬妮因为大学的缘故只能偶尔赴约,卡珊德拉则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区而无法加入,迪克真没什么特别需要抱怨的。

 

在他上楼做准备前,电脑桌上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吸引了迪克的注意,他凑上去看了眼,立刻因透明包装下的装饰精致的甜点挑起了眉毛,盒子旁边还放着一张粗略写成的卡片。

 

布鲁斯:

如你要求的,我把它送到了。

你清楚它只是个试作品,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回头见,

克拉克

 

迪克微笑着摇了摇头,克拉克就像他的第二位父亲,而全家上下唯一仍对超人与蝙蝠侠紧身衣背后的关系负隅顽抗的就只剩下达米安,杰森间或会为了给布鲁斯添堵而加入弟弟的阴谋,但尽管如此,这个武装反抗战线也迅速瓦解着。

 

本持着“布鲁斯的就是我的”如此前提,迪克哼着小调抓起甜品走上楼去,正式开启了提拉米苏大事件。

 

当布鲁斯一脸疲惫地走进客厅,迎接他的景象几乎让蝙蝠侠发着抖原路返回,他已经被迫在韦恩科技开了一天的董事会,这不是一个勤勤恳恳的纳税人应得的结局。

 

客厅里,他的孩子们正视图用各种方式把食物糊在对方脸上,电视里还播放着莱克斯·卢瑟的访谈,似乎是在澄清一个误会。不是说布鲁斯有多在意,他对莱克斯最深的印象就是这个光头在未来会有个同样光头的女儿并似乎感情颇深。布鲁斯并没有在嫉妒。

 

“你这卑鄙的偷袭者,陶德!!!”达米安一脸愤怒地抹了把头发里的巧克力酱,转手抓过爆米花塞进迪克的衣领里。

 

“嘿!”迪克本可以躲开的,如果不是提姆在同时为了闪开杰森泼过来的汽水撞上他的后背。

 

“说得好像你刚才就没有趁乱抹我一脸泡芙!”提姆大吼,挣扎着想重新站起来夺取高地。

 

“那是一次成功的战略性进攻!”达米安回吼他,同时因为迪克回敬过来的冰淇淋咆哮了。

 

“哦~但我喜欢听到你们像小姑娘一样尖叫。”杰森恶狠狠地说,他的脸上粘着一大块奶油,头发里还隐约可见碎掉的布丁。

 

“我没有像小姑娘一样尖叫!/只有德雷克才像小姑娘一样尖叫!/那是非常男子汉的怒吼!”三个声音此起彼伏地回应过来。

 

“说真的,至少我们把布鲁斯的那份提拉米苏留下了?”迪克叹息着从衣摆里抖出一堆爆米花。

 

“………………”

 

“………………”

 

“………………”

 

“…………你们认真的吗?!那本来就是他的!至少给他留一点啊!”

 

“什么是我的?”

 

一时间万籁俱寂。

 

布鲁斯抄着手站在客厅前,用下颚的角度告诉他们你们现在可以为自己的罪行求情了。

 

“德雷克吃了两块!”达米安第一时间指证道。

 

“杰森也吃了两块!”提姆恨了他一眼指着杰森。

 

“我没吃晚饭!”杰森咬牙切齿瞪着提姆,“小恶魔砸你的那块还是我帮你挡的呢!”

 

“事实上你吃晚饭了,你这黑洞!”达米安干巴巴接口。

 

布鲁斯一阵心身俱疲,他已经意识到孩子们说的是什么了,而那一点也没让他感到放松,“够了!!!” 蝙蝠侠的声音回响在韦恩宅偌大的客厅,片刻后他一字一顿地问道:“谁吃了我的提拉米苏?” 

 

所有的手一致指向迪克。

 

而他的长子立刻一脸震惊和背叛,“我们都吃了?!味道还挺不错?说真的你们太没义气了!”

 

布鲁斯叹了口气,他认为自己需要坐下。

 

“都坐下,我们不得不谈谈。”

 

孩子们边打边拧着坐好。

 

“如果你们说的是克拉克送来的那块提拉米苏,那是联盟在上次事件后收集的一份含有不明物质的魔法合成物,沙赞的魔法系统里也没有关于这种物质的记载,因此我们仍在分析它作用的原因。”

 

几声紧张的吞咽回响在客厅里。

 

“所以说……你把外星物质带回家里?”杰森一脸不可思议,“只有我觉得老头子这么做有问题吗?”

 

“而你和外星人组队,陶德。”达米安翻了他一眼。

 

赶在杰森骂过去前,提姆紧张地问:“你并没有告诉我们它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它的作用是……”布鲁斯开口,然后立刻被一声空气被撕裂的爆鸣声打断,前一刻杰森所在的位置空空如也。他沉痛地对上三双充满畏惧的眼睛,准备继续时,此起彼伏的爆鸣声响起。

 

布鲁斯阴郁地对着空空如也的客厅说:“随时随地进行随机时空跳跃。”

 

# 3  

 

“操?!!!”杰森发誓他前一秒还坐在韦恩宅的客厅,但睁开眼就淹没在全然黑暗里。

 

狭仄。拥挤。

泥土的气息。

死亡的气息。

 

太过陌生又熟稔的墓穴。

宇宙中一个名为杰森·陶德的黑洞。

 

他曾在这里尖叫着醒来,曾一刻不停地敲击着覆盖的巨大木板,曾哭喊恳求,曾感到窒息,曾渴望着布鲁斯的到来并在等待与黑暗中绝望地意识到他永远也不会来了,不是在杰森死去时,也不是在他复活时,他曾被死亡和恐惧逼疯,又在拉萨路碧绿的水体里找到慰藉,曾成为愤怒的代行。

 

终于意识到身处何处的杰森骤然非常、非常后悔今天赴约参加了迪克该死的电影马拉松夜,后悔他把那块见鬼的提拉米苏塞进嘴里。这辈子杰森后悔过的事情也许很多,但他坚信这个一定高居榜首。

 

就在杰森开始感到胸口的畏惧就像他仍旧十二岁时缩在巨大的床褥里臆想着窗外黑暗般张牙舞爪地膨胀时,空气里传来一阵钝响和一声惊叫。

 

畏惧站起来走开了,拥挤在它之前的位置坐下来。

 

“哦天呐……天呐天呐天呐!这是哪?你是谁?”迪克惊恐的声音和他毫不安分开始乱抓的手。

 

“嗷!别乱动迪基鸟,是的你揪的那个是我的头发,是的你现在需要放手否则你就再也不需要那个部件了!”杰森恼火地咕哝着,试图挪挪身子错开。但他立刻不得不发出另一声咒骂,又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挤进他的空间。

 

“杰森?”迪克的声音在黑暗里仍旧充满焦虑,“还有刚才那个声音,提姆?”

 

“……别逼我说话,我的肺已经要挤瘪了。”提姆痛苦地嘟囔了一声也开始乱动,“做点什么!”

 

杰森躺在自己的棺材里两眼放空。他有种非常糟糕的预感。

 

“格雷森?!!我要求你立刻解释现状!”达米安的声音和质量终于也加入愉快的棺材小组,杰森感到下颚一紧。

 

“达米安……你你手肘顶住我脖子了……”迪克嘶嘶地说。

 

又一阵咕哝后,黑暗终于稍显平静。杰森已经不想思考究竟他们是以怎样的姿势沙丁鱼一样塞在这幅棺材里的。

 

“这到底是哪?”提姆的声音在他一侧响起,仍旧带着换气困难的征兆。

 

“我的坟。”杰森不情不愿地嘟囔,仿佛被人窥视了自己最为隐秘的部分。

 

一阵死寂后,迪克惊恐的声音再度传来:“杰森,听我说,冷静点。千万不要换气过度,不要考虑记忆闪回,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吐。”

 

杰森气结,“不管是谁,如果再他妈不把脚从我脸上挪开我发誓我会不会吐就是你们最不需要担心的事了!”

 

* * *

 

小约翰从事守墓人的时间还不长,并没见识过太多死者显灵的异象。他还在熟悉这片区域的环境,顺便认识每一个安眠的人。

 

因此就在这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雷电劈开哥谭天空的同时一只手猛得从杰森·陶德的墓穴里伸出那一刻,小约翰尖叫着手脚并用地倒了。

 

不肖一秒就有更多只手加入第一只,它们毫无章法地挖掘。片刻后,就像行尸走肉片场里的特效那样,一具又一具黑压压的影子摇摇晃晃自杰森·陶德的墓穴升起。小约翰已经无法辩明究竟是骤然炸响的轰雷还是自己的尖叫更凄惨。

 

人影一个接一个晃出来,墓土自他们头顶滚落,被闪电与阴惨的月色照亮的夜幕下,他们双眼无神,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迪克是第一个倒下的,见到终于有人倒立刻也跟着倒的是达米安,提姆咕哝了一声才翻身在达米安旁边躺平,天知道他用了多大耐力才不径直在原地挺尸,杰森走出自己的墓穴几步才趴下,看起来对自己是最后一个倒的很满意。

 

“这不是……一个比赛……”迪克喘着气痛苦地指出。

 

“你这么说只是……”杰森从不远处趴着的位置扭过脸来,毫不理会满脸泥印子,“………因为你是第一个倒的。”

 

如果有力气的话,提姆一定会用眼睛翻他们,但他现在只想喘喘气,然后在这里睡一觉,也许睡一整年。

 

达米安已经闭眼假装昏迷了。

 

小约翰的叫声仍没有停止,迪克在泥里扭头看了看装死的达米安和学他装死的提姆,悲痛地把自己拽起来,向已经被吓傻的守墓人走去,他真的是一片好心,顺便想帮对方擦擦他一嘴的白沫子。但显然这就是激化冲突的最后行动,小约翰像子弹一样弹起来,接着把自己往迪克的相反的方向射出去。

 

杰森从他的泥巴里嗤笑一声,“你把他的头发都吓掉了。”

 

迪克一脸受伤,“我没有那么可怕!”他摇摇晃晃向杰森走来,背景是黑压压的墓穴和光秃秃的树杈。

 

杰森眨了眨眼,“真的挺可怕。”

 

迪克用脚踢踢他,“作为你伤害我感情的惩罚,我要征收你这片土地。”

 

“死开,迪基鸟。”杰森意兴阑珊地从泥里扭过头不理他,“我喜欢这个位置,短时间内都不打算挪动。”

 

迪克在他旁边坐下,靠在隔壁汤普森太太的墓碑上,终于深深喘出一口气,“那我就坐在这里陪你吧。”

 

杰森哼了一声。

 

# 4

 

经过多次验证,传送每次都是随机,在某个时空驻留的时间也是随机,改变或者不改变时间线,现阶段唯一证实的规律则是每次传送都势必是集体旅行。通过布鲁斯的证实和花洒事件,时空穿梭时接触的人会在他们回到原本时间时发生大脑闪回效果同等的记忆更替。

 

无论如何,时间悖论这种事提姆已经受够了。他在布鲁斯“死掉”那段时间里已经使用了这辈子需要的时空干涉脑力。因此提姆的问题只有两个:这东西会失效吗?什么时候失效?

 

答案是:会。估计得有段时间。

 

史黛芬妮在他打过去电话用一整个小时抱怨这次事件的荒谬程度时,毫不客气地用另一个小时嘲笑了他们。

 

提姆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又去找康纳树洞,结果俩人该干嘛干嘛了。

 

近期他们都不被允许接任何长期任务,事实上蝙蝠侠的原话是:你们集体禁足。当然除了仍旧住在韦恩宅里的罗宾外没人真正完全从一线撤离下来,那也许解释了达米安近期越来越低气压的情绪,但他们都很清楚这种突然就在战场中间消失的概率只要存在就会对任何任务和队友造成威胁。

 

当然哪怕是在任务外,它也极端令人困扰。

 

比如这次转移,提姆感受到自己被空气拉进去的那一刻简直需要咬住嘴唇不咆哮出声。他洗澡洗了一半还满头泡沫,联想到上次传送到布鲁斯的浴室,提姆一脸生无可恋,“说真的,这传送时机跟洗澡到底什么仇?”

 

但当他终于整理起自己崩溃的内心环视四周时,房间的熟稔程度让他挑起眉梢,书柜的位置墙上的海报以及铺着熟悉床单的双人床,继而提姆对上自己的半是迷惑半是尴尬的眼睛,他眨了一下眼,然后又眨了一下。

 

确实是自己。

 

提摩西·德雷克-韦恩从床上的位置红着脸看他,而跟提摩西同样莫名其妙望过来的是在他身上的康纳·肯特,三人共享的特征:一丝不挂。

 

哦。

 

哦不……

 

康纳的目光在两个提姆间徘徊了一下,似乎在寻找不同之处,当然他还试图活跃气氛,“我猜你不是专门来加入我们的?”

 

提姆不知该为这句话里的意思感到尴尬还是兴奋。

 

但他清楚的是,火山即将爆发,世界即将崩塌,而他需要在这之前做点什么,“哦……不……不不不不不不?!!!!你们还在等什么?!快起来他们就要来了!!!”

 

“谁们?”康纳一脸纳闷。

 

提姆甚至还没来得及抓住床单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德雷克?!!!!穿上你的裤子?!我的上帝啊!”达米安愤怒地尖叫着。

 

“提姆?哦!哦……抱歉打扰你们了。”迪克大步过去捂住达米安的眼睛,立刻迎来小弟弟另一轮咆哮。

 

杰森几乎被娱乐到了,他自己也只穿着睡裤,头发还滴着水指尖夹了根烟,“事实上你们完全可以继续,我一点也不介意帮你们拍下来发布出去。”

 

未来的提姆看起来就和现在的提姆一样骇然地苍白了,“你敢?!”他们异口同声地喊。

 

“我能要份拷贝吗?”康纳在全员(除过被捂住眼睛的达米安)注目礼下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就是问问?”

 

杰森在呼吸下嗤笑出来。

 

而这短暂的和谐被一声敲门打断,一个棕色的脑袋探进来,“康,我知道你和提姆不想被打扰,但我听到很多……”他停下来环视在场全员,慢吞吞补充,“……声音。”

 

时空穿越者提姆叹了口气,终于摸索到裤子穿上,“我认为我们需要谈谈,只要不是下一秒就消失。”

 

* * *

 

“解释。”达米安黑着脸抄着手坐在肯特家的长沙发上要求道。

 

未来组犹豫地相视一眼,提摩西叹息了,“达米安,这是你未来的男朋友,克里斯托弗·肯特。”

 

过去组全员一脸懵逼。

 

迪克是第一个挡在达米安前面的,“等一下?!这孩子是谁?!”

 

克里斯挠了挠头回答:“我是肯特家的养子,和达米安已经交往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最近我们正在冷战。”

 

提姆靠在沙发上,“你确实知道达米安才十岁吧?”

 

“我已经十一岁了,德雷克!”

 

无视于达米安的义愤填膺,杰森补充:“我还以为小魔王讨厌氪星人。”

 

“我确实讨厌氪星人!”

 

克里斯微笑了,“在我们的时间里,达米安已经十九岁了。另外你虽然总说着讨厌氪星人,但布鲁斯和父亲,我是说克拉克的婚礼你还是参加了哦。”他看着达米安的眼睛解释。

 

罗宾脸上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受到了会心一击。

 

“康纳和提姆下个月也要结婚了。”克里斯一脸平静地连续扔炸弹。

 

这次轮到提姆瞠目结舌地瞪着未来的自己,迪克又挡到提姆前面,“我家的弟弟才刚刚十八岁!!!”

 

“但是你和……”克里斯正准备继续剧透,未来的提摩西急忙捂他的嘴,还转头一脸恼火对完全看热闹的康纳努嘴。

 

“我认为你可以给布鲁斯送一条其他颜色的领带当结婚礼物。”康纳正义地告诉杰森。

 

那一刻杰森的内心是哗了狗的。

 

“谁让你告诉他那个啦?!”提摩西哭笑不得。

 

“我知道你们随时都可能消失。”克里斯突然在一片嘈杂的混乱中低声启口,目光岑寂再岑寂,并始终没有离开达米安,对方正穿着迪克强迫他套上的小奶牛花纹睡衣,略显不安地皱着眉望过来,“我只希望你知道,达米。不管你是罗宾、蝙蝠侠,还是达米安,不管未来是否改变,我都会找到你的。”

 

为什么?

 

毫无缘由的,达米安很想知道。

 

但在那之前开口的却是黑着脸的杰森,“如果不是知道这边时间线不同,我就要打CPS*报警了。”

 

克里斯笑了出来,“放心吧,你跟……”提摩西又不得不冲上来捂他的嘴。

 

而直到令人熟悉的空间抽离感再度覆盖前,达米安看到克里斯歪着头向他挥手,说出的话虽然全无声音,却清晰无比。

 

“在未来等你。”

 

 

TBC

 

*CPS:ChildProtective Services,受理一切跟未成年孩子有关的保护案件。

 

评论(36)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