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兔家二三事(达米安中心全员拟兔)【Chrisdami/Clarkbruce/Kontim】 Fin




  • 全员拟兔




  • 感谢塔塔太太的科普




  • 三观全无,逻辑死早请不要跟我认真(。




  • CP:Chrisdami;Clarkbruce;Kontim







首先人物介绍一下(。图片全部来自塔塔太太和网络,侵删。





达米安兔





克里斯兔(。





迪克兔





杰森兔





提姆兔





克拉克兔和布鲁斯兔





康纳兔








兔家二三事








1.








韦恩家新来了一只小兔子。








虽然拥有大型兔布鲁斯的血统,这只刚出生不满300天的小家伙尚未完全显现出银狐兔的基因,倒是母系血派里火山兔的成分在他皮毛的纹理与耳朵的形状上略有凸显。达米安被塔利亚送来时已经精通各种宰兔手艺,从如何敲晕,切开动脉放血,到掏出内脏,薄皮风干,他是作为奥古屠宰场的继承兔被培育的。当然达米安时刻都做好准备。他已经可以想象到素昧谋面的父亲如何在自己精湛的刀工与完美的身法上大加赞赏。








然后他推开韦恩宅的门,围坐在桌前的五只,是的,达米安没有看错,是五只兔子一起转过头来。








‘那只最大看起来最威严的黑色银狐兔就是我父亲。’达米安想,‘其他兔子都是下仆。’他并没有试图在为什么仆人会和主人同桌吃饭这样的逻辑上纠缠,达米安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要给父亲一展宰兔才华。








布鲁斯气定神闲,显然已经从母亲那里得知了达米安的到来,他沉声说:“我们吃素。”








“………………QxQ”








2. 








虽然才华展示失败但也并不气馁的达米安始终都为成为这家里的一员努力着,当然这也包括了打探“家人”的全部信息。达米安非常不甘心地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的仔兔,布鲁斯 – 根据达米安的逻辑,一定是因为与母亲异地恋感到了寂寞空虚 – 而收养了哥哥们。








以下就是达米安黑进蝙蝠兔中枢端收集的个人情报,当然他也顺便抓了自己的信息。








注册兔名:迪克·约翰·格雷森




品种:雷克斯兔




毛色:棕黄




性格:平易近人,自来熟




特点:臀部优美浑圆




代号:罗宾;夜翼;探兔37;利爪兔




备注:通用名迪克












注册兔名:杰森·彼得·陶德




品种:法国垂耳兔




毛色:灰




性格:易冲动,daddy issue




特点:大耳朵




代号:罗宾;红头罩兔




备注:曾在奥古屠宰场下的拉萨路浴场洗澡成为复活兔








注册兔名:提摩西·杰克逊·德雷克




品种:海棠兔




毛色:白




性格:机智,冷静,平和,具有领袖才能




特点:自带烟熏妆




代号:罗宾;红罗宾




备注:逻辑推理兔








注册兔名:达米安·韦恩




品种:混血(银狐兔与火山兔)/grumpy




毛色:深褐




性格:冲动,grumpy




特点:不高兴




代号:罗宾




口头禅:>tt<




备注:擅长宰杀兔子








达米安对自己看到的信息挺满意。








由于韦恩家的再教化,达米安金盆洗手不再杀兔子,对此在战场上与他相遇的塔利亚并不开心。








“你的手艺退步了,被韦恩家的素食主义消磨了棱角,你的外公不会让你继承家里的屠宰场了。”








达米安一脸坚定地回答:“母亲,我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作为蝙蝠兔身边的罗宾兔。作为他的正统继承人,我父亲以后会给我哥谭草原!”








当晚回家后,布鲁斯这样说:“达米安,去跟迪克到布鲁德海文小农场学习捡萝卜。”








“………………QxQ”








3. 








作为一只幼兔,达米安在奥古屠宰场受到的教育显然就在捉兔子,杀兔子,剥兔子皮上止步不前。这导致他对于常识的认知极端缺乏,以至于始终坚信着提姆无意的玩笑话。








某次达米安和意外关系非常要好的克里斯缩在窝里学习啃萝卜时,恰好走过的提姆看到两只小兔子黏在一起调侃道:“你们蹭来蹭去小心就要生蛋了哦。”








达米安细思极恐,并且迅速达成了蹭来蹭去=生蛋=每只兔都能生蛋=兔子是从蛋里孵出来的=我的子孙将会成为哥谭草原的王,这样的逻辑。








在达米安向全家宣布了这个伟大的梦想的那晚,提姆莫名其妙半夜被迪克和杰森从窝里揪出来咬了一顿。








“你不知道小东西没长脑子吗?!他今天都他妈开始蹭我了?!”杰森在黑暗里嘶嘶地说。








“达米安长脑子了!”迪克立刻为不在场的小弟弟辩护。








“我怎么知道他会当真啊?!”提姆一脸委屈,而就在杰森简直都以为他要挤出几滴眼泪染花烟熏妆时,提姆低吼着补充,“凭什么就只有我的子孙要当仆人,那个小混蛋!”








“总之这事不快点解决不行。今天达米安在我晒太阳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就等我开始整理窝里的草为下蛋,啊不,生小兔子,做准备了。”迪克痛心疾首。








而杰森毫不同情地指出,“谁让你趴着晒太阳的,当然谁都在看。”








结果直到复活节这事也没解决。








作为韦恩家的传统,布鲁斯每年都会在复活节扮成兔子在草坪里撒彩蛋,而今年由于达米安的到来,布鲁斯认为封建迷信都要从小兔子教起,于是为了效果逼真而请来了好友克拉克。克拉克是肯特家的花明兔,拥有一切花明兔的平易近人和体型巨大的特征,而这只事实上是天外来兔的克拉克在复活节晚上挂着一篮子彩蛋从天而降。




 “来选一枚吧,这可是复活节兔特地为你准备的哦!”超兔一脸期待。








达米安皱着眉,“谁稀罕你的外星蛋!我的哥哥们会生给我蛋的!”








甚至无法对达米安破天荒的亲昵称呼感到亢奋,迪克刷白了脸对旁边用耳朵捂住眼睛的杰森嘟囔:“谁来阻止他一下吧?!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假装生蛋了啊?!” 








罪魁祸首提姆正把自己锁在窝里和肯特家的康纳煲电话粥。








这份风波越卷越大,为了纠正达米安对哥哥们生蛋的执念,兄弟们决定去找布鲁斯求助。








迪克一脸焦急:“布鲁斯,这样下去不行啊!达米安需要那个教育指导!”








布鲁斯默默转头看向杰森。








“操?!不要看我!自从上次我给提姆讲完以后他眼睛直了两个月!”








提姆痛不欲生,“…………不要让我回忆起来。”








布鲁斯思考了半晌,沉重地说:“……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迪克用手肘推了推杰森,“意思是他又要去找阿福商量了。”
















两天后布鲁斯一脸生无可恋坐在沙发前整理自己的草,克拉克趴在他旁边,耳朵因困窘耷拉着。








“……我有点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迪克咬着嘴唇。








杰森哼了一声,“……我跟你赌三根胡萝卜他也被说服要生蛋了。”








这时提姆从蝙蝠洞里游魂般飘出来,黑眼圈浓得压过了天然烟熏妆,“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布鲁斯笃定克拉克的氪星血统就可以从胎生突变成卵生的?”








最后还是姑娘们的出现拯救了世界,达米安和芭芭拉的交谈后一脸心灵创伤地缩在自己的窝里不出来,白菜叶子和小胡萝卜都不碰。








提姆和康纳视频的时候一脸心力交瘁,“他这到底是怎么啦?”








康纳语重心长:“放心吧,克里斯前几天刚从这个沉重期走出来,卡拉站起来告诉他自己和他一样都没有蛋蛋所以是女孩子。达米安大概也在为自己从出生到现在都搞错性别而烦恼吧。”








提姆咆哮起来:“这不是又添乱吗?!” 








4. 








韦恩家的常客就是肯特家,每次来拜访都是以家族为单位的迁徙。达米安跟肯特家除了克里斯以外的兔子都单方面不合,尤其是一脸淳朴的超兔。








对此其实克拉克本人没什么意见,每次被咬了还要担心一下达米安的牙,他语重心长,“兔子的牙就是生命的本钱,你看哥谭那只叫小丑的兔子牙那么黄,他才不得不整天化妆。”








布鲁斯白了他一眼,“教育你自己的儿子就好。”








克拉克有点委屈,“布鲁斯你说话好好说,不要再捏我的围脖了好吗?我觉得最近有点颈部肉下垂啊。”








布鲁斯连翻他眼睛的力气都省了:“不要自欺欺兔了,你照照太阳肉就又绷回去了,外星兔。”








对达米安的敌意很有意见的是迪克,而说起有意见他其实更多是担心。








“每次看到达米安冲上去咬克拉克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生怕超兔一个没飞好跌下来一屁股坐死达米安。”迪克一脸心塞地冲杰森抱怨。








杰森哼了一声,翻了个身晒太阳,“你以为那个小崽子有那么容易被弄死?我上次用耳朵把他甩下楼他不还自己爬回来了。”








迪克愤怒地瞪他,“把你的耳朵离达米安远一点!”








结果冬天刚到达米安就整天钻到杰森耳朵底下睡觉。迪克对此更加心塞,他作为大哥唯一的优势就是浑圆的屁股,可他无法对弟弟们提出“来吧我帮你们坐暖和”这样的邀请。






当然杰森的耳朵被达米安青睐在各方面来说都不是件好事。尤其在肯特家来访时更是如此,无数次提姆和康纳散步路过时都看到杰森双眼放空,耳朵底下钻着一只达米安像个哨兵兔一样盯着克拉克一举一动。




康纳比较善良,“我需要过问一下吗?”




提姆只是扭头对他露出无比纯良的笑容。






“我说…你能从我耳朵下面出去吗?上次你扔石头过去然后布鲁斯瞪过来你缩了以后就是我背的锅。” 杰森心如死灰。




达米安恶狠狠地回答:“不要吵,陶德!他马上就要转过去我就可以扔石头了!” 




杰森:“………我他妈做了什么孽。” 






5. 








提姆一直以自己浑身雪白的毛发为傲,他小巧的体型和大眼睛总让他看起来异常年幼,而这也是提姆时常使用的武器,当然这个武器有时也会惹麻烦。








达米安刚来到韦恩家的时候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在泥水里打滚然后蹭提姆一身,反正他的甩一甩就看不出来,提姆则不得不身心俱疲得跑在水池里。从此提姆见了他就绕道,还跑到康纳家去躲了几天。








然而达米安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胜利耀武扬威,就立刻发现提姆缺席以后自己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迪克开始用两倍的耐心和时间来烦他,本来舔毛就算了现在还拉着他一起捡两倍的萝卜附带愚蠢的睡前故事。陶德更加糟糕,一直陪他打游戏的兔子走了他就揪着达米安一路吊打,达米安在屠宰场那边哪里学过这些,但他绝对学会了打击报复。第二天睡醒就发现自己的耳朵被绑在一起的杰森怒火冲天,不光把达米安的耳朵也硬拧起来,还把他绑在凳子上用不同种类的游戏花式吊打了好几个小时。








这样噩梦般的日子持续了两周,提姆回来时达米安简直感动得两眼一酸要变红。








一周后他就又后悔了。








提姆的回归不光没有减轻他的日常负担,现在又多出一个跟德雷克一起学习烤小红薯的任务,而那场经历达米安甚至不愿在噩梦里回首:第一次德雷克差点烧了厨房,第二次德雷克差点烧了达米安,第三次达米安决定哪怕吃生的也不能让德雷克靠近烤箱了结果他用微波炉烧了韦恩家的电路。








那段时间克里斯一脸狐疑问了好几次为什么达米安耳朵上的毛看起来黑乎乎的头顶还疑似烧秃了一块,而达米安面无表情的从自己的窝里掏出氪石。








6.








达米安的初次脱毛期简直是韦恩家的灾难。








小家伙的生存守则里完全没有不要乱跑的概念,而每当他在家里飞奔,达米安的毛就像武器一样无情攻击着所有家族成员。








“这是见鬼的第几次了?!!!”一个黑影嗖得在客厅里出现又消失了,紧接着杰森就咆哮着追出来,“你有胆就别跑!”








迪克一脸憔悴,他最近两天也在脱毛期,光整理自己的烂摊子就已经手忙脚乱,“又发生什么事了?”








“小兔崽子又摸黑钻了我的窝故意滚了我一窝毛!”杰森挥舞着拳头,耳朵甩得啪啪响。








本坐在餐厅的提姆把自己的青菜沙拉一推,“你们就不能避开吃饭时间闹?这是第六次弄得我满盘子毛了,还能不能让兔子好好吃饭?!”








坐在提姆对面的布鲁斯沉重地放下餐具,他也被战火殃及。而不必多言,杰森的窝绝不是唯一遭到袭击的,布鲁斯每晚夜巡后都必须挣扎在干脆钻进满是达米安毛毛的窝里睡觉和收拾了窝再睡觉的抉择里。他完全理解儿子的占有欲,毕竟布鲁斯小时候也这么干,他现在还经常在脱毛期对克拉克这么干,所以也不好意思教训达米安。








然而达米安不光是一只占有欲满满的小兔子,同时也是自尊心很强的小兔子。他无法容忍在每天刷门牙时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光秃秃的头顶,低头就是同样毛毛贫瘠的肚皮,还泛着淡淡的粉色。于是,他决定离家出走并在脱毛期结束前绝不出现。








让他打消这个念头的是肯特家的克里斯。








他邀请达米安到孤独山作客,并保证那里穷乡僻壤不会有任何兔子偷窥达米安换毛。克里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般换毛期都要持续大约两周,你这两周准备去哪里?”








“哪里都可以。”








“吃东西怎么办呢?”








“我可以吃草。”








“那睡觉呢?”








“我可以找个野兔的洞穴。”








“你是说你可以抢个野兔的洞穴。”








“>tt<”








“可是谁来帮你清理毛毛呢?”








“……唔……”








“刚长出来的毛毛如果不好好整理和清理的话你下次换毛期前都要像康纳上次脱毛失败一样维持着可怕的发型了。”








“嘿!!!”康纳愤怒地从隔壁砸墙,“我听到了!”








克里斯没理他,“拜托?”








达米安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幽幽说:“……你买到最新的《剑之猎兔》了?”








克里斯隔着电话露出笑容,“我在发售日飞去伦敦买到的,就等你来开封啦!”








7. 








柯林今天也愉快地STK着达米安,说实话,他是达米安在哥谭最要好的朋友,如果他愿意开口,达米安不会拒绝几张照片。但柯林更喜欢拍摄达米安没有注意到镜头的自然表情,这些照片一般更受欢迎。经验谈。








而当他躲在达米安窝前正对的窗口对面的那棵树后拿出照相机时,突然发现了另一只缩在树上偷拍的兔子,柯林从罪犯兔报里看到过他;利爪。








“我要喊人了。” 柯林一脸冷静,完全不认为自己其实跟这人干着没什么两样的事。








“等等?!我用罗宾兔上次被蝙蝠兔舔的照片换我一条活路?!” 








“?!!!” 








“说到这里,你有没有之前脱毛期时达米安钻到杰森窝里的照片?” 








“我有我有!” 








“我用迪克给达米安洗澡的照片跟你换怎么样?” 








8. 








克里斯面无表情地删除了推上被刷上来的亲卫队提醒和艾特,玛雅和杜克转了一堆热爱罗宾兔俱乐部线下交流的广告,还在他的评论里留言:“这他妈怎么回事?!!你怎么没好好看着他让他拉窗帘?!”








克里斯哼了一声合上手机,冲旁边刚在游戏里被吊打生闷气的达米安说:“别生气啦!我帮你舔舔顺毛?”
















FIN






评论(22)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