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段子】【ChrisDami】他们的生活(FIN)_ABO paro

  • 梗来自 @风苟 

  • ABO前提ChrisDami,有包子,请千万注意避雷(虽然如此ABO元素轻
  • N代杯面嫁酥皮
  • 私设前提:已婚青年ChrisDami,长子:Thomas(托马斯),次子Ian(伊恩),三女Christina(克里斯蒂娜)其实压根没伊恩和克里斯蒂娜什么事(。

 

他们的生活

 

1. 

 

十五岁的托马斯·韦恩-肯特对生活没有特别需要抱怨的地方。

 

他的父亲是蝙蝠侠。他的另一个父亲是超人。这基本上解释了一切。托马斯的父亲们除了平时cosplay频率较高,维护一下世界和平,保护一下地球秩序,穿越一下时空,研发一库武器并且在家里建了一个洞穴外,真的只是一对普通的同性伴侣。

 

达米安·韦恩-肯特的日常基本上是这样的:早起锻炼,吵醒克里斯逼迫对方跟他进行搏击训练,打翻克里斯,洗澡,吃早饭,叫醒孩子们,准备送孩子们上校车突然接到正义联盟的通讯,上瞭望塔,和闪电侠斗嘴,制定作战会议,参战,把敌人打趴,回家接孩子,锻炼克里斯的超级听力打发他买东西,做晚餐,抱着孩子们观看家庭电影,随手画两张设计图,夜巡,和克里斯滚床单。

 

克里斯·肯特的日常基本上是这样的:被达米安吵醒,一边装作用尽全力一边以达米安不会发现的程度放水进行搏击训练,晒太阳,做早饭,洗澡,准备送孩子们上校车突然接到正义联盟的通讯,把孩子们飞去学校,上瞭望塔,阻止正准备动手的蝙蝠侠和闪电侠,参加作战会议,当肉盾和炮筒把敌人打趴,锻炼听力购买达米安故意小声说出的购物清单,吃晚餐,洗碗,抱着达米安和孩子们观看家庭电影,看达米安画设计图然后去亲他然后被轰走,在达米安的视听范围外陪他夜巡,和达米安滚床单。

 

所以说,托马斯的双亲确实只是普通人。所以托马斯真的并不是因为任何两个爹都是超级英雄的缘故才没有把学校开放日的宣传单拿回家的。天地良心。

 

当然学校开放日当天克里斯一脸无辜出现在校门口这件事他也完全高兴不起来。

 

“我明明都没有把宣传单拿回家。”托马斯在呼吸下嘟囔着。

 

克里斯耸了耸肩,“我们真的没那么忙,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重要。”

 

“确保你们不出现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他叹了口气,仍补充道,“父亲呢?”

 

“你了解他的,总是最后一刻声势浩大的出现。”

 

“就像你上次把那个变异金属人揍进我们教学楼里一样?”

 

“我以为你那次正在外面上体育。”

 

“我翘课了。”

 

克里斯苦大仇深地叹息,托马斯和他的父子关系始终不冷不热,这让现役超人对家庭关系甚为棘手。而他在心理学方面获得博士的造诣显然也没有太大帮助,正在克里斯准备再次尝试沟通时,校门口传来一声巨响,一辆线条优美的跑车正一头撞在树上,前盖翻起马达还冒出黑烟。

 

“真不愧是声势浩大。”托马斯嗤笑了一声。

 

“……我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么夸张……”克里斯叹了口气,几乎掩面。

 

“那不是我,混蛋们。”熟悉的声音突然自两人身后传来,达米安·韦恩-肯特无损得站在那里,脸上挂着他的标准蹙额表情,“我的画廊今天有展才来晚的,而我的车就趴在停车场,毫发无伤。”

 

克里斯转过脸来看他的表情是只有氪星血统才能继承的无辜诚恳善良敦厚,托马斯就是他的镜子。

 

2. 

 

每逢想起完全走上反社会反世界反人类路线的托马斯,克里斯就会质疑到底是在哪里出了问题,“果然比较像达米安吧,托马斯的性格。”他这样说着,看了眼正打开冰箱拿出材料的达米安,周末一起做早饭的惯例是超蝠家始终维持的。

 

达米安嗤笑着翻了他一眼,“哪里,这绝对是你的基因。”(*风茍私设中克里斯具有双重人格,劳尔佐德反社会人格和克里斯·温柔·肯特人格,后劳尔人格消失,但托马斯是劳尔人格下的孩子)克里斯想了想,似乎也不是那么在意,他从后面搂住达米安的腰把他推在厨房的操作台上,轻啄着他的颈背,又在达米安无法抑制的颤抖中贴着他的皮肤微笑了,“我可没听到你对这基因有什么怨言。”

 

达米安嗤笑着转过来,挑衅般直视克里斯棕色的眼睛,“真不幸,你是对的。”

 

这时从楼上走下来的托马斯露出习以为常的淡定表情,绕过父亲们去煮咖啡,“至少在儿子面前控制一下你们永不停止的荷尔蒙吧,这么大年纪了。”

 

“而你都还没到能喝咖啡的年纪。”克里斯翻了翻眼睛。

 

“咖啡可没有法定年龄。”托马斯语重心长地告诉他。

 

3. 

 

即便能够做到成本背诵几本家庭心理咨询著作,克里斯和托马斯的父子关系仍旧僵持不前。以至于当他初次发现托马斯隐瞒着自己具备氪星人的超能力时无比震惊。

 

相较之下,达米安表现得异常冷静,在呼吸下啧了一声说也是时候了。

 

“他告诉你了?!”克里斯的声音里一点也没有抱怨和嫉妒的元素,一点也没有。

 

达米安翻了翻眼睛,“他没有告诉我。”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可是蝙蝠侠,蝙蝠侠什么都知道。”

 

“布鲁斯明明还斗没有隐退。”

 

“我的观点依然成立。”

 

“但你明知道还不告诉我!”

 

“肯特,你没有问。”达米安讪笑着,几乎怜悯地看他。

 

克里斯鼓着脸抄起双手,“可你现在也是个肯特。”

 

“我的观点还是成立。”

 

克里斯摇了摇头,拽过达米安的腰亲吻他,“你有时候简直讨厌得不可思议。”

 

“你有意见?”达米安挑起一侧眉梢。

 

而克里斯只是再次笑着轻咬住他的嘴唇,“我没有。”

 

4. 

 

平心而论,托马斯并不认为他具备过多人类的感情,他也从未将自己归属于人类的范畴。但假如说是稀薄的道德观让他与自己的家庭渐行渐远,不如说是一种较之更加深刻浓重、难以捉摸的感情。

 

独占欲。

毁灭欲。

 

托马斯不知道哪种成分更深,他曾不止一次考虑过就这样以Alpha的身份标记伊恩,把他禁锢在自己创造的小世界里。但他从未真正实施过任何行动,在家里,在宏伟的韦恩庄园,在深邃空旷的蝙蝠洞,克里斯的权威不着痕迹得张牙舞爪。即便托马斯深谙克里斯对达米安的过分宠溺,但不经意时,他总会注意到父亲的目光停驻在超人棱角分明的面部,他橡树木棕色的眼睛,抑或他下颚有力的弧度。达米安也许是世界上最任性的Omega,但他的克里斯的Omega。

 

一家之主的克里斯浓厚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藏在每一个走廊转角。

 

监视着托马斯。

控制着托马斯。

压抑着托马斯。

挽救着托马斯。

 

但托马斯并不需要挽救。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那些。

 

真正令托马斯下定决心踏出韦恩庄园的却是一次出乎意料被卷入正义联盟战斗的经历,彼时蝙蝠侠随着另一个巨大的黑影坠落在克里斯的学校,而他则目睹了黑暗骑士被浑身披满金属的异形人扼住咽喉捏在半空。托马斯想要咆哮,想要上前,但他能做的全部就是被金属人轻描淡写地挥开。直到超人像炮弹般破墙而出,而在他注意到处于劣势的蝙蝠侠后立即武力加倍花式吊打金属人的姿态就那样永久得停驻在托马斯眼底、心底。

 

他的双眼曾因愤怒而燃烧着炙热的火焰。

 

托马斯渴望自己的火焰能够比父亲的更加灼热,更加庞大,更加致命。

 

5.  

 

对于达米安来说,托马斯的离家无疑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而蝙蝠家和惊天动地的大事向来不合。利维坦那次他甚至死了,非常感谢。

 

那个晚上夜巡的时候达米安也许不小心打断了一个人的胳膊。他并没有反应过度。达米安从不反应过度。

 

回来后克里斯语重心长,“想象一下你十几岁的时候和布鲁斯相处的经验,托马斯隔三差五出去历练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但他是我儿子?!!!” 

 

“而你比布鲁斯脾气还差?” 

 

“肯特,再继续这个话题你就要在明天早上见到太阳前都忍受牙被打掉的疼痛了。”

 

“往好的地方想,至少托马斯很安全,氪星人,记得吗?只要新的一天会来?” 

 

“一点也不好笑。我的儿子离家出走了,而如果我没记错,他也是你儿子?”达米安一脸郁蹙。

 

克里斯眨了眨眼,“你没记错。” 

 

太阳升起来前克里斯忍受了牙被打掉的疼痛。

 

6. 

 

对于达米安·韦恩-肯特来说,站在托马斯的对面是一件从未被考虑过的可能性,而站在托马斯的对面并且被压制则是一件压根在概率论里都不可能出现的事件。

 

当然达米安有时也在数学上犯错。

 

这也是他一脸愤怒得在托马斯为他精心准备的牢笼里打转的全部原因。

 

克里斯破墙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达米安。达米安抄着手,他都甚至没有穿蝙蝠侠的制服,他是作为父亲来找托马斯的,当然之后先动手的那个人也肯定不是他。

 

“你怎么那么慢?”达米安显然极不耐烦。

 

克里斯挠了挠头,“嗯……跟你的长子打到了外太空又绕回来?” 

 

“而那用不了你几分钟,想个更好的理由。”

 

“也许我在回来的路上塞车了?”

 

达米安叹了口气,“肯特,带我回家。我需要洗个澡,这里真是糟透了,充满抑制器的味道还有别的乱七八糟味道,我压根没办法睡觉,真不敢相信托马斯居然用这种地方关我。”

 

“大概他那时候正忙着称霸世界之类的。”克里斯说着抱起达米安,臂弯跨过他的膝盖,他想念达米安在自己怀里的重量,“准备好回家了?”

 

“你可以出发了,坐骑。”

 

7. 

 

正义联盟一直都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直到大家真的开始多元成家,单身狗和现充的战火就这样燃烧了起来。

 

“超人,30秒后右转,不要理会阻碍物,然后从最近的入口进去。”克里斯的联络器里传来蝙蝠侠压低的声音。

 

“收到。”他回应着,“说实话,蝙蝠侠,我不太需要这设备。你只要动动嘴,我总能听到的。”

 

“啧。” 蝙蝠侠的声音突然转入那个克里斯无比熟稔,每日清晨会伴着阳光随(ti)他(ta)起(xia)床(chuang)的青年,“那是因为,如果你没注意到,我并没有超级听力,我需要你来汇报情况。”

 

“总是控制欲满满不是吗?”克里斯撞过那些蝙蝠侠预言的障碍物,他认为“撞过去”和“不理会”应该是同义词。

 

“你是第一天认识蝙蝠侠吗?”达米安讪笑着的口吻几乎要传过通讯器了。

 

“我猜不是。” 克里斯说着,面对面迎上十几台红外攻击装置。“至少用超人当肉盾这个方面不是。”

 

“我说,你们就一定要在任务中打情骂俏吗?”闪电侠忧郁地抱怨。

 

“我们没有在打情骂俏。”蝙蝠侠恶狠狠回应,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来补充道,“超人,记得今晚带一盒鸡蛋。”

 

“有机的那种?”

 

“有机的那种。”

 

闪电侠决定他的退队申请也差不多是时候可以递交了。

 

 

FIN

 

写在后面:

因为只是平行故事的段子,主世界的整体故事那只狗还在写段子倒是已经开始各种累积www

请期待之后的主线吧!

以及求吃个chrisdami的安利。

我打batfamily的tag时都不好意思,压根没见到别人的影儿。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