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渣写手 | 永远有一颗HE的心 | 不掐西皮不掐角色 | 三次元忙如狗 | 时差 | 失业边缘人士

【狛日】Small Things (熟年夫夫养弟弟)(上)

  • 我家汤包 @蟹黄汤包 《合法夫夫》出本应援,入手领养请点击这里,麻烦小蓝手帮忙转起来

  • 梗:狛枝的邻居日向君和他5岁弟弟的故事(日向君是个好哥哥)

  • 一贯的熟年夫夫感简直是个诅咒

  • 疯狂的OOC注意,大家(似乎)全是逗比

  • 又是Semi片段灭文

  • 上中下完隔日更

  • 尝试新(shuo)文(xiang)风(sheng)坠机了,但是写了个爽!

  • 如果又要被lft热爱着屏|蔽(。我再想办法(。

  • 中部 下部

 

Small Things

 

1. 

狛枝凪斗的新邻居叫日向创。

日向创有个5岁的弟弟出流。

 

狛枝自问是个挺淡漠的人,搬入公寓已经是很久前的事,却只是为了工作通勤方便而已,邻里间自然也没什么走动交集。狛枝其人,智商高相貌好,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基本上是一个理想的躺着过日子的候选,但性格而言只要他开口,全世界的人都渴望掉头走,所以至今手机邮件通讯录上的联络人都还在两位数上止步不前。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到处瞎溜达和宅在沙发上。

 

直到某天公寓的门铃被按响。

 

日向创出现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盒草饼,栗色短发和浅草色瞳孔看起来很有精神,说是新邻居来送慰问礼,以后请多指教。

送出它让他很痛苦,这在狛枝接过草饼盒子时对方死拽着不放手能够看出。

这是我弟弟出流,日向创补充,让开一点露出身后的小东西,黑乎乎的脑袋下藏着两只红眼睛。

 

长得挺可爱的。狛枝睁着眼睛瞎说。

日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他说我弟和我长得特别像。

狛枝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和新邻居调情了,他想说你也挺可爱的,结果张嘴的时候怂了,说不然你们进来坐坐?刚好有零食,我家有咖啡。

 

这一邀就成了礼尚往来。

狛枝得知日向是在著名研究机构希望峰的科研部上班,专攻基因工程,是个不管听起来还是从事起来都高大上且充满希望的职业。但这也意味着他很忙,还经常加班,出流平日里都在就读希望峰内部的幼稚园,所以日向大部分时间都带着弟弟,但也有特殊情况,很多很多特殊情况,需要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狛枝帮忙照顾。

 

作为交换,日向经常请狛枝一起回家吃饭。

而由于联络需要,狛枝的通讯录里也时不时会有日向冒出来,他挺爱发邮件,有时遇到有意思的事情就会拍照发过来,都是些稀松平常狛枝不会特别注意的事,比如坐在车上打瞌睡的出流,天边的火烧云,最新款的手机,狛枝觉得这体验非常刺激新奇,每次收到邮件都会大段落回复,发表感想的同时传教希望。然后日向就不理他了。

 

当然大部分邮件还是关于弟弟。

出流今天下午6点放学,可以麻烦狛枝到希望峰门口接一下吗?他会自己在那里等。

出流今天没有带便当,所以会提前回家。狛枝你什么时候在家,我把他送你那里行吗?我晚上有会。

后来也会夹杂很多问吃饭的。

狛枝你今晚想吃什么?冰箱里的咖喱热一下就能吃,我大概7点半回去。

狛枝,今晚要不要出去吃饭?找到一家不错的拉面店,出流很喜欢呢。

再后来狛枝也开始主动发邮件。

日向君今天有带便当吗?出流君昨天说你有很多前科因为忘了带便当饿到胃痛哦。

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啊日向君,水曜日的大减价宣传单收到了吗?需要带什么家用?

 

再再后来日向觉得每次都把出流放在狛枝家太麻烦,干脆扔了自家钥匙给他,说从今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了,麻烦你记得随手锁门。

狛枝觉得这是人生中第一枚不属于自家的钥匙,是一个具有史诗意义的里程碑,激动得一夜没睡。

 

当然狛枝完全不知道现在这个整天抱着手机头上开花的他,有个三次元的形容读作现充写作强喂狗粮,虽然被同僚们唾弃,却意外因为这点人类性显得随和起来,在未来机关的人缘都稍微回暖。当然真的就只是稍微而已。

 

这里也有个插曲,和开朗健气充满阳光的日向不同,出流是个沉默再沉默的孩子,表情也极少,似乎哪怕放着不管也可以自己创造一个世界。狛枝则不张嘴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一张嘴是个狂热的希望厨。刚好出流不说话,话就全让他说了。

 

而就算出流开口也是教科书般公式化的敬语,您好,感谢,不,我不吃,请您闭嘴,请您去死,无聊,无聊,无聊。

狛枝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啊,这词汇量太贫瘠。

但日向对此具有独特的见解,他说出流就只是害羞。

狛枝想说:呸。但是他又想了想,认为自己还希望和日向君相亲相爱到明年,或者后年,或者后年以后的每一年,就谄媚地回答:日向君说的都对。这一招是他从边谷山和九头龙那里学来的,对着日向屡试不爽。

 

日向有空的时候他们会一起逛大甩卖的超市,推着小车在血拼的大婶们之间穿梭,狛枝的运气一直很好,日向跟着他几乎没怎么需要排过队。出流通常都坐在小车里,他那么小,甩卖期的超市这种血腥的场合实在不太合适,可又不能单独放在家里。日向惯用的对策就是在小车里用书堆成一座小墙。对此狛枝颇有怨言,他每次砌墙要砌半小时,拆墙又要拆半小时,还不如让兄弟俩在门口蹲着等。但日向表示他也想逛超市,每次都蹲着不公平,可以考虑跟狛枝轮流蹲。结果狛枝蹲了一次他就不干了,没有了对方的幸运加持,日向差点被挤死在超市。

 

每次最难逛的是零食柜,日向站在草饼的冷柜前就走不动路,出流抓着巧克力柜的栏杆指节泛白,狛枝则喜欢研究各种垃圾食品的营养表。三个大老爷们喜好不同就很容易边说边掐,互相都不待见,日向说狛枝矫情,狛枝说他是不求上进的草饼收割机,出流通常不说话但他会通过眼神表示无聊你们都是辣鸡我要巧克力。

 

日向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弟控,却在管教上异常严格,并不会因为出流闹别扭就给他买多余的东西。倒是钱花不完的狛枝每次都偷偷把日向丢出小车的巧克力放回去,日向就很气,说你不能过分宠孩子,这样不好独立。

 

狛枝笑得云淡风轻,他说反正日向君会一直宠着。

 

日向不说话了。

 

2. 

有次狛枝下班回家,意外看到出流蹲在门口,抱着个纸箱子,箱子快比他人都大了。

 

日向君呢?狛枝问。

创在家。出流回答。他一直称呼哥哥创,从来都不好好叫哥哥,称呼狛枝就是四个字叫满,狛枝有种错觉每次他喊自己的时候都像是要被领导训话。

那你怎么不进去?狛枝又问。

出流不说话了,这时狛枝才注意到他脚边还放着一个楼下便利袋的小袋子,估计是出来跑腿时遇到了什么事。日向能够容忍的出流独自跑腿距离就那么远,第一次去买饭团的时候他还不放心地偷偷跟在后面,戴着帽子口罩像个变态跟踪狂,得知狛枝拍照留念以后恼羞成怒生了两天闷气。

 

捡到什么了?狛枝觉得这个故事的发展大概有一个固定走向。

狗。出流把盒子递过来。

 

从此日向家又添一户人口。

 

这什么品种?日向晚上安顿了弟弟安顿了狗,过来安顿狛枝。

坐在沙发上玩狗的人想了想,大概是杂毛混血?你看它小时候就这么丑了,以后肯定更丑。

一边去,日向家主立刻护短,我家狗才不丑。

想好名字了?狛枝没有一边去,反而抱着狗凑过来问。

日向挠了挠头,说出流想叫他喵太。我觉得是个好名字。

狛枝又想说:呸。但是他再想了想,说:这不是猫的名字吗?

日向斜眼扫他:你是上个世纪的人吗?这么死脑筋,谁说狗不能叫喵太?猫不能叫呱太?呱不能叫汪太了?

狛枝很想反论,但他张了张嘴又觉得好有道理,一时也不说话了。

 

日向推推他,你还不走?

狛枝说:我玩狗。

日向说:那行,你玩吧,明天记得给狗上户口。

 

后来不光上户口,打针买粮遛弯洗澡梳毛全归他管。日向和出流负责玩,狛枝负责养。这让他感觉自己在家的地位还不如狗。而他在家的地位似乎确实还不如狗。

 

但是狛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日向家就变成他家了,他家变成偶尔回去睡觉的地方了。也许从最初日向把钥匙扔过来时,就已经有了这样险恶的用心,睡沙发的狛枝这么想,撸了撸脑袋边的狗毛。

 

日向君的心真深啊。

 

* * *

 

出流的身体不算好,经常吃着饭,鼻血刷拉拉得流下来。日向每次都吓得半死。倒是狛枝很淡定,他说小孩子鼻粘膜比较薄,稍微动动都会流血,糖分摄取太多或者巧克力吃多了都这样。我小时候也经常流鼻血。

 

日向说出流能跟你小时候比吗?!你看你现在都长成什么样子了!

狛枝就很委屈了,我长成什么样子了?我是个非常俊秀的美男子啊……

日向恨他一眼:你那细胳膊细腿似乎一阵风吹过来你就要上天。

狛枝眨了眨眼,发现他又说得很有道理,不知道怎么反驳。最后说:出流是日向君的弟弟,参考一下日向君小时候身体状况?

日向怔住了,皱眉说:过去的事情我记得不清。但我现在身体很好,以后出流的身体也一定很好。

出流全程毫无表情,这时拉了拉日向:创,不流了。

 

当然日向还是担心,把狛枝买的巧克力全收了放在柜顶,还很霸道得跑去狛枝的公寓连他家的也一起收了。

 

狛枝对此笑了笑,趁第二天遛狗又补了存货。他听了机关小泉小姐的攻略,让一个人爱上你最快的方法就是让他身边最亲的人爱上你,轮到日向的场合攻略难度就从Level5跳跃到了Level500,迄今为止狛枝一直试图用巧克力收买出流,虽然收效甚微,好歹也算有点起色,现在正是刷好感的时机,狛枝一向是机遇主义者。

 

况且他也不认为那是巧克力的错。

那确实不是。

 

出流似乎是患有一种先天性病理不明的疾病,日向在希望峰研究的也是它。最严重的那次还进了急救室,狛枝和日向并排坐在救护车里,第一次见到日向露出这种脸色惨白的凝重表情。他猜也许出流真是罹患了很严重的病。

 

急救室前家属被要求签了一堆字,日向一张一张看过去,全是在说患者一旦出了生命问题我们可不负责,他看得心烦,索性全签了。喃喃说:我会负责。

 

狛枝去楼下缴费回来看到的就是直挺挺坐在等候室长椅上的日向,脊背僵硬,紧紧攥着手机,眼底幽暗沉寂,仅是那一眼,狛枝就知道自己要失去他了。直到他坐下,日向都没太大反应,狛枝递过去一罐咖啡,日向扯扯嘴角,说:真抱歉啊,我下个月工资一发就还给你。

 

狛枝很不高兴,他什么都没有就剩下钱了。不想连这点特权都失去。

 

这时抢救室的红灯亮了,意味着患者病危,日向吓得站起来又哆嗦着坐下,攥着移动设备的手颤个不停。狛枝稳稳握住他的手。冰冷冰冷的。

 

日向君,你不能倒。你倒了出流君还能靠谁?狛枝看着他的眼睛说。

 

日向回望过来,畏惧却坚定地颔首。他说我只有出流了。

 

狛枝说:你说的不对。你还有我。

 

后来希望峰的内部医院派来专车,应该是日向在这边病院抢救期间和单位通了电话。想到希望峰的医疗设备无碍碾压大部分普通医疗机构,狛枝稍微松了口气。日向看起来却更紧张了。

 

他和狛枝回家收拾东西,一路表现得特别茫然。就连到家开始整理,动作还机械得让狛枝都看不下去抓过来自己装。包里乱七八糟塞了一堆东西,几套出流的睡衣,一个保温杯,出流常裹的毯子,过敏药,复数的画册,小本子,一盒彩色蜡笔,还有出流的小熊背包,这背包设计得一直让狛枝很嫌弃,但他想了想还是装了。

 

日向君,你的东西呢?狛枝问。

 

日向愣了愣似乎没明白他在说什么。狛枝又重复了一遍。他才眨眨眼回答:我的应该不用带。

 

然后他又说:狛枝,怎么办?我是真的怕。我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狛枝这才把视线重新转回来。看向他。真正看到他。不再是散发着夺目光辉似乎无坚不摧的日向创,恐惧在他眼中贯穿出一个洞,黑暗自那里涌出。而它带着他旋转,让他停在半空。狛枝再次握住日向的手。但他更想拥抱他。

 

沉默半晌,狛枝说:我也怕。

 

那时他忙着镇定,忘记问日向怕的究竟是什么。

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问了。

 

日向似乎稍微找回些冷静。他慢慢回握住狛枝的手,像攥住自己给这世界留下的最后痕迹。

狛枝说:用不用我也一起去?

日向回绝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很久回不来,没人照顾喵太。然后他就准备走。

狛枝说等等,又从柜子里抓了几盒巧克力让他带上。

 

这次真走了。日向说,站在门口回过头来看他。

恩,路上小心。狛枝回答。

日向微笑了。

 

留下了狛枝和狗。

他转头对平时里被养得跟只猫一样任性今天却特别乖的喵太说:剩我们看家了。

喵太没理他,跳到沙发上狛枝睡觉的位置转了个圈卧下了。

 

3.

出流进急救的事件后来也有惊无险。日向第二天就传来邮件,说出流没事了,谢谢狛枝你费心,昨晚我失态了希望你别太放在心上,应该最多一周就能回来,回家了请你吃火锅。还很贴心地附上了一张脱离危险后的出流波澜不惊和日向明朗地笑着的自拍照,背景很模糊,比起病房看起来更像个研究室,但狛枝没心思想太多。他也松了口气。他从没意识到自己原来始终提心吊胆。

 

一周后日向果然带着出流回来了。当时狛枝正在给喵太洗澡,而狗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听到脚步声就跳脱了浴缸冲出去,满身又是水又是肥皂沫,日向和出流刚推开门就被一只湿狗撞了个满怀,抬眼就看到和狗一样湿的狛枝也冲出来,愣愣看着他们。

 

日向笑了。

 

狛枝觉得他一直没有意识到的大概还有另一件事。

日向君的笑容真的很耀眼。

 

出流从站在门口和狛枝傻笑着对望的日向身后绕出来,抱了抱狗,说:谢谢。

狛枝觉得这团黑乎乎的小东西也挺可爱。这次不是在瞎说。

 

也许是因为出流生病耽误了工作,日向回来以后更忙碌了,每天起早贪黑,周末都要跑去加班,间或还干脆就在公司过夜。每天狛枝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狛枝哄了出流睡觉然后自己也跑去睡觉的时候他还没回来。俨然变成一个把办公室变成坟墓的工作狂。这段时期出流都是狛枝每天来回希望峰接送,顾不过来的场合就带到未来机关和自己一起上班,可去过几次出流就不去了,狛枝的同事们特别讨厌,会找一切借口过来调/戏小孩子。出流最初还会因为家教严格礼貌地回复:不,请走开,请放手,后来就会直白地指出:请滚,请去死,变态。和至少在希望峰里也许还能见到日向的出流不同,狛枝觉得他已经快要寂寞地枯萎了,终于忍不住把不满发泄在邮件里:日向君,已经感觉要忘记你的样子了哦。

 

日向的回复等了很久才收到:抱歉啊狛枝,我今晚争取早点回去。

 

争取的结果就是大半夜日向蹑手蹑脚开门,看到点着蜡烛坐在桌前的狛枝和善地微笑着向他招手。

 

不只是我,出流君都有意见了哦。狛枝说。他看着日向隐隐生出一种担忧,对方看起来异常疲惫,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应有的睡眠了。黑眼圈格外浓重,烛光围绕着他,像一个永恒的阴影。这样的日向让狛枝想起那时在医院的他,一个站在崖边的求生者,脚下岩石摇摇欲坠,而他咬牙硬撑。也只是咬牙硬撑着。

 

日向叹了口气,我工作……

 

即便再努力,如果日向君倒下了的话,出流君也不会开心的。狛枝打断他,虽然我这种人说过的话没什么分量,但好歹,你是出流君的哥哥把?你不能倒。

 

日向隔着烛火看他,半晌无言,表情却阴晴不定起来,他说我身体很好的。真的,我倒不了。

 

狛枝也发现他身体很好。每次逛超市拎东西时日向都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恨不得连慢吞吞在后面爬的他都一起扛。甚至还有一次遇到对方在帮隔壁的隔壁搬冰箱,搬完后日向拍着不认识的邻居的肩说辛苦啦!狛枝羡慕又委屈,他也能搬冰箱。可那并不意味着日向永远是座山,永远不会倒。

 

日向君真把自己当超人啦?狛枝用刻薄的口吻说。他很少这么对日向说话。

 

对面沉默了半晌,终于低笑起来,日向说居然被狛枝教训了啊……我还真是差劲。

 

狛枝眉梢挑了挑,说日向君是不是刚才说了非常失礼的话?

 

日向轻笑着绕过他去冲咖啡,一定只是你的错觉。

 

狛枝敲敲桌子,这种时间喝咖啡会睡不着的哦。

 

日向顿了顿,半晌才低声回答:不想睡。

 

噩梦?狛枝撑着手肘等他。

 

日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片刻后才似乎下定决心,说:想起来一些过去的事。我的记忆很糟糕,出流出生以前的经历基本都想不起来。

 

狛枝突然笑了,说这话说得好像是日向君把出流君生了出来啊。

 

日向踢了他一脚,爱听听不听滚。

 

狛枝做了一个给自己嘴巴关上拉链的动作。他其实需要一个真的。

 

日向在桌前坐下,也用手肘撑着下颚低声开口:最近因为工作上面的事,大概太缺乏休息,记忆方面有点奇怪,梦里会出现已经去世很多年的母亲的事。他说着喝了口咖啡,皱起脸来,这真是太难喝了。这个牌子的速溶咖啡是谁买的?

 

狛枝指了指嘴,又摇了摇头。意思是我有拉链。

 

日向又踢他一脚,说我允许你张嘴了。

 

狛枝轻笑起来,说:是日向君自己买的啊。你最近总会把买过的东西再买一次,这款咖啡家里已经攒了五盒了。

 

日向一脸憔悴,我状态不好。

 

所以?狛枝歪着脑袋,梦到什么了?

 

日向又顿了顿,吸了口气才慢慢说:梦到小时候母亲带我去测试才能,我问她有才能是不是就会被所有人爱着,她说是的。然后我又问,如果我没有呢?你还爱我吗?她说:我会少爱很多。

 

狛枝沉默了。

日向苦笑起来。明明只是非常小的事,不值一提的事,想起它却让我痛苦。想到更多这样的记忆可能被我忘记了,可能以后还会想起来,就更加痛苦。

 

半晌,狛枝看着闪烁的烛火也缓缓启口,他说:我的家境从小就很富裕,住在巨大的豪宅里,拥有整座山。但父母忙于工作,家里雇了很多看护妇,宅邸却始终感觉只有我一个人,以前晚上害怕的时候我就和自己不存在的朋友搭话,和房间角落的阴影搭话,和镜子里的自己搭话,越搭话越害怕,最后在恐惧中睡去。

 

日向看着他。

 

狛枝回望过来,又说:所以只有这件事,我也没办法帮日向君。

 

日向点了点头,他说出流总喜欢拉着我的手睡觉,我能拉着狛枝的手吗?

 


TBC

特别鸣谢我家延眠  @柳延眠 最近陪我肝这篇相声肝得天昏地暗!!!没有你的陪伴和Repo这篇不可能这么快出来赶上本宣!!!


评论(14)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