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达米安&杰森】Tonight, We Burn Ourselves to Ashes - 番外

因为对最下面狗子的长评而感激涕零而写了米角度的番外233

重新对拾回了对狗子的爱?!!!感动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谢谢狗子的长评……真的其实挺意外的我真的以为你会坑我(哭着抱住狗子。

怎么说感觉我想要描述的基本上都被你写出来了,就像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这个故事是一个还没有分化出自我的奥古米曾经活过的证明。大概也就只是这样而已了。作为回礼,写了小日记的番外给你233,我家奥古米,真的就是个话不多连日记都写不多的家伙,将就着看吧(。虽说是达米安的日记,但也被杰森乱入成了交换日记一段时间233


Tonight, We Burn Ourselves to Ashes - 番外


达米安·奥古的日记


X年X月X日


今天我见到了母亲,她称呼我达米安,那是我初次拥有名字。我知道这是我的故事的开始。


X年X月X日


和母亲一起去见到了外公,他拍着我的肩说希望我成为一个令他骄傲的奥古。我回答说我保证。


X年X月X日


捡到一条狗。无法辨别品种,但他很脏,清洗的时候一直发抖。我没有为他命名。


X年X月X日


训练中三胜两败。母亲命令我处死了另一个天文教师,并告诉我新的教师会在三天后开课。我自己挑选了杀死他的武器。他缩在地上发抖,让我想起我的狗刚洗过澡的样子,我砍下了他的头颅。


X年X月X日


狗一直没什么精神,我觉得他生病了,但我不知道是什么病。我从三岁起开始学习医理,但人体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X年X月X日


母亲发现了我的狗,还发现了我购入的动物病理书籍。她并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但我认为她说了很多。


也许我该把狗送给谁。但是送给谁?


X年X月X日


狗死了。

我埋葬了他。


X年X月X日


母亲把杰森·陶德送给我。我认为她是想要弥补杀死我的狗这件事。但我并不需要角斗士,又一个会随时死去的。我给了他奥古的印章,但他的眼睛告诉我他永远也不会成为奥古的东西。直到死亡。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死。


X年X月X日


陶德总跟着我。


X年X月X日


今天陶德也被母亲的角斗士——我想不起来他的名字——绝赞走进了泥里。我觉得他很没用,多余动作太多。观战一半我就离开了。听说他是被拖回来的,我可以实验最新调制的药膏了。


X年X月X日


药膏效果不错。陶德又活蹦乱跳了。

他又跟着我。


X年X月X日


陶德今天没有跟着我。但他在廊下遇到了外公的客人,这么正大光明在奥古家走来走去惹麻烦,不管教反而是我的过失,母亲已经有足够多的理由把他当做弃子了,没用的陶德。我让人把他拉下去抽了一顿鞭子。


我去给陶德上药时他还没醒,只有昏睡时人畜无害。莫名其妙的家伙。


X年X月X日


和陶德的练习赛是31胜27负。


陶德不正当地控诉我趁他受伤占便宜,但我认为我没有,这是一个战略性决策。并且这样告诉了他。


X年X月X日


陶德潜入我的书房偷翻了我的画作。作为报复,我潜入他的卧室抢夺了他的丑战盔。听说他曾经戴着这枚战盔和数十位角斗士厮杀,直到他才是最后站在竞技场上的人,那场战役为他赢来了红头罩的名号。因为这枚战盔曾被敌人的血浸泡过。


他怒气冲冲得找来问我讨要头盔,但我告诉他去死。他挑起了我们之间第59次决斗,我认为是我赢了,因为他的鼻子一定骨折了,但陶德说我有点疼的手腕被他扭断了。我的手腕并没有被扭断。它只是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弯曲了并且带有肌肉与骨骼裂伤的疼痛。


Cao你的,陶德。


我发誓他给我涂药的时候故意按了我的伤口,所以我也故意按了他的伤口。我们又打了一架,胜负不分。


陶德今天还看到了我的日记,(大写)CAO你的(大写),还问我如果我受伤的是右手,要怎么写字。不过用左手写字的能力,我作为一个奥古怎么会没有?


X年X月X日


在我绘画创作的时候,陶德侵犯了我的领土,我已经很礼貌地告诉他:请滚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打盹。但他因为缺乏教育没有理解。打了个呼翻身又睡过去了。


陶德真令人讨厌。


X年X月X日


我把日记藏到了新的地方。滚蛋吧陶德,你再也找不到了。


X年X月X日


陶德似乎养成了盯着我看的习惯,尤其是在我绘画时。但当我像一个奥古那样面质他时,他只是扬起下颚指出:如果我没有看他,怎么会发现他在看我。


他说的太有道理了我竟无法反驳。


X年X月X日


今天训练回来后发现陶德没有换衣服滚在我的床上。和他打了一架,然后吩咐他去烧了洗澡水。这个混蛋。


我还是命令仆人把他拖出去抽了一顿鞭子。


但他血淋淋回来滚了我满地。我希望他在地上失血而死。【抱歉,然而并没有死。我的草垛待遇太差了,至少给张床吧少爷?】


X年X月X日


如上所见,陶德发现了我的日记的新藏身处。


妈的。


不,你没有床,你连草垛都没有了。以及陶德,你的字写得真难看。


X年X月X日


【少爷今天被他亲爱的外公叫出去了,回来以后就沉着脸。我猜他又让少爷多学了一门语言,不然脸也不会那么臭。】


陶德,不要趁我不在就擅自写我的日记,自己去写自己的日记,以及你从来都没有称呼我少爷,为什么在日记里这么写?


我喜欢学习语言,你这文盲。我外公交付给我的任务和你无关。


X年X月X日


陶德喝醉了。

他沉得像一头死象。

我触碰到他的皮肤,黏糊糊的占满恶心的汗,但是非常温暖。


我拖了半路就把他丢在街上了。


【你永远也猜不到醒来的我有多么懵逼。】


X年X月X日


在集市上实践了最新的医理实验,人类的心脏可塑性果然和理论上一致。

陶德喜欢吃苹果。

陶德买了一整框的苹果。

为什么你要把苹果塞在我的房间?


【因为我基本都在你屋打地铺?】


X年X月X日


滚回你那里,陶德。

我把陶德的半框苹果给了厨房做派。陶德非常幼稚得在我的墙壁上画满了涂鸦,说实话非常不堪入目,我希望他偷用我煤笔的那只手烂掉。


【你只是为我的艺术天赋所折服,承认吧!】


X年X月X日


今天学习的心理学理论里强调,一个行为的持续就是因为正/负强化,因此我决定从今天起在日记里无视陶德以消退他擅自写我的日记的行为。


【呵呵加油信你想信的。】


X年X月X日


今天陶德谈到了他的头罩,我认为那是荣誉的象征,但他只是沉默了。


作为让我感到困惑和困扰的惩罚,我在我的战利品上画了粗眉毛。


然后陶德和我打了一架。我已经想不起来我们的记录了。


【是我42胜你41负】


X年X月X日


陶德的记忆系统一定和金鱼一样。


X年X月X日


今天母亲告诉我,要了解自己的位置。


【我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问了你也不说,还以为你在日记里会老实一点,结果也还是只有一句话。真是麻烦。】


X年X月X日


陶德是一个白痴。


X年X月X日


陶德输了。


我看到母亲安排的对战时就明白她的意思了,就像她之前的警告。外公之前的警告。陶德必须像我的每个教师那样死去。像我的那条小狗。像我珍惜的一切。


但我不能让他死。我还不能理解原因。可我只是知道,我不能让陶德死去。


但他以后的生活会生不如死。


即便如此我也希望他可以活着。这是我作为达米安的选择,因为达米安·奥古无法选择他。


我告诉他:黑夜总会结束。黎明总会到来。


讽刺的是,这是我的一个已经死去的乳母曾经说过的话。自有记忆以来,我无法忘记的事情太多了。


我知道他不明白,所以才这么说。


X年X月X日


我拒绝了母亲给我的另一个角斗士。


我有过陶德,已经不需要角斗士了。


X年X月X日


现在我的日记无需藏起来了。


X年X月X日


母亲带我去海洋的另一端见到了父亲。


我看到了他,站在黑夜中凛然无畏的战士,就像恐怖自身。我也看到他战斗的方式,以及他所选择的站在他身边的人。他们毫无效率的战斗是我所无法理解的。母亲告诉我,我是注定要站在父亲对面的人。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战场相遇,我会告诉他我的名字,但不是现在。不是今天。


我擅自在阴影里跟踪了父亲十天。我认为他发现我了。但他从没有让我站出来。也没有询问我是谁。


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燃烧着的冰冷火焰。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杰森。


但我看不到自己。

我无法想象自己站在他身边的样子。


我逃跑了。


陶德已经不再我身边嘲笑了。


X年X月X日


母亲对于无故失踪十天的我很不满。外公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过我了。


X年X月X日


母亲要求我取回一个商队的首级。我取回了成年人的,留下了孩子们。我并不认为那是正确或错误,只是那也许是陶德会做的事。他总做蠢事。


我回来时,母亲看着我的眼睛说:我对你很失望。


她没有叫我的名字。


X年X月X日


有时候我希望陶德还在。


他是除了母亲外,唯一会称呼我名字的人了。


X年X月X日


我又捡到一条狗。但我无法照顾他,他在奥古家无法活下去。


我替他包扎了伤口就把它放走了。


X年X月X日


昨天的狗跟过来了,我拎着他随便送给了一户人家。

希望他活着。


X年X月X日


母亲已经一周没有见过我了。但我意外并没有特别在意,也许我能够明白的,母亲所需要的达米安·奥古是我无法成为的,因为我的手心曾留下过杰森·陶德的温度。我无法成为陶德那样的,并不是说我想要。但我至少知道自己不想成为的。


我无法杀死陶德,也无法让陶德死去。


第一次做不到,就永远也不可能做到了。


X年X月X日


今天看到了一本无法理解的书。是一种我不能懂的语言。在我看来就是一种没有任何意义的线条。只能隐约辨识出来一两个名字,玛丽,一个妹妹?一个妻子?一个情人?一个女儿?


她曾是怎样的人,曾度过怎样的人生?


我想起陶德。也许我的名字我的生命也会成为一个秘密。很久很久以后,会需要有人解读。陶德会为了我坐在火前,苦心思索,把这个秘密读懂吗?


也许我一生也不会知道了。


X年X月X日


我能听到母亲的角斗士们逐渐走近的声音。这个已经空旷的宅邸,盔甲与石板碰撞的声音异常尖锐。


我戴上了陶德的战盔,煤笔画上去的粗眉毛已经被他洗去。至少现在戴着它的人是我,这样想就不会觉得可惜反而送了一口气。这是我的战利品。是他曾站在这里并且永远留在我身边的证明。


这就是最后了。


我决定我会死去的地方。


我希望能够再见到陶德一次。



FIN



风苟:

一篇长评

致 @TEAL 太太【达米安&杰森】Tonight, We Burn Ourselves to Ashes (FIN)一文(可戳)

第一次听日日太太说她要写角斗士梗的时候是在过年吧?因何而起的念头实在是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她很激动地聊到沾着汗水和血水的肌肉、高台上贵族半透明的薄纱衣物和野兽一样的男人男孩,我这边听得窝在被子里手舞足蹈,嗷嗷嗷嚎着“写写写求你写”,所有能表达激动的表情包在屏幕上砸成一溜……然后她云淡风轻地说“我现在还欠着文还完债就写=x=”←是的她就是这个表情(抽打)

片段也断断续续地放过一两个,每个都是撩得人恨不能穿过手机屏幕扑到她面前抱着她大腿,她不写完不松手那种。然后她开始了漫长而崎岖的爬墙生涯,看着她攀爬的背影我仿佛坐在火车里的朱自清心里五味杂陈。

就在我以为这篇文可能会和我们的友情一起埋葬在回忆里时,它横空出世了。我是一个虐点很高的人,日日算是我的克星吧,一年前的《自新世界》让我心坠了足足一个礼拜差点连滚带爬虐出坑,而现在的《Tonight, We Burn Ourselves to Ashes》……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们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从开头隐隐能猜到结局却又给你渺茫的一点光,让你觉得也许最后会是HE,最后再把一切毁灭给你看,你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这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你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说回到故事本身。从标题到题记都透露着一股不祥的气息。在还没看文的时候,我凭着过听她说梗的记忆,觉得这里的tonight指的是最后一夜,于是我天真地以为这里会有篇肉,至少也是拉灯,事实证明我太傻白了,虽然用日日自己的话解释一下大概是“诶嘿嘿我懒得写”,但我觉得这一夜比热辣的肉更动人——性是荷尔蒙,是欲望与绝望的宣泄,日日的腿肉超他妈好吃,好吃到很可能让人忽略这篇文最本质的东西:生长于阴暗石缝中却真实存在的扭曲温情。文里的杰森和达米安不是那样肉体的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像是两条受伤的、被抓起来的狼?狼是狡猾的、凶残的,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它们只有彼此,于是依赖就产生了。这么形容也不确切,毕竟只有故事本身才能说明自己。

对杰森来说,希望诞生于他与达米安的相遇。即使身为奴隶依旧保持着原有的骄傲,在我印象中日日的旧设貌似杰森背负着类似于卧底的任务,不过她说她忘了,那就不在本repo中探讨了(望天)我私下骂她。一开始,杰森对待达米安的态度充斥着一种距离感,不是尊严上的距离,而是客观存在的阶级——一个是奥古的小主人,衣着华贵神态高傲,一个是卑贱的奴隶,浑身涂满桐油像货品一样供人挑选。他们不是一种人,似乎永远不会是。

“记住这一刻,陶德。从今以后,你为我而战、为我而死。但我并不需要你。”

我不怀疑达米安说出这句话时是真心的,杰森·陶德只是他角斗士中的一位,替代品虽然难找但未必没有。达米安不需要他,一个优秀的玩物归根结底也只是玩物。达米安不在乎杰森怎么想,不在乎他的死活,如果杰森身上有什么是他珍惜的,那大概就是角斗士所背负的奥古家族的荣耀。

杰森对着身为他主人的达米安说:“滚你的。”这个开始却是达米安的结束。不管哪个世界的达米安都是尊敬强者崇尚实力的人,而作为一个男孩他又孤独得太久。仆人,朋友,死敌,哪个词都适合放在他和杰森身上,又哪个都不确切。达米安将自己制作的伤药亲手涂在杰森伤口上,就像打磨自己那把武士刀。刀会划伤主人的手,刀象征着身份和荣耀,刀是绝境里唯一不会背叛你的朋友,刀为你而造,为你而断,但你其实不需要它,这世界上有那么多把刀。杰森是达米安的刀。然而人不是刀,人会说话,有感情有温度,失去心爱的刀尚且令人伤心,更何况是一个为你战斗至今的强者,他为你受伤,他陪你躺在树下,他与你说话,和你一起在集市上溜达,他当你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个可怕的恶魔。

然后就爱上了啊!爱不只有一种,亲情爱情友情甚至惺惺相惜,它们可能都存在又都不存在。杰森教给达米安的东西是爱和共情,这就是达米安毁灭的开端。作为塔利亚的工具,这两样软弱的能力都不被允许。达米安救下杰森的生命并抛弃他,这只是连锁反应中间的一环。

最后他们在地牢相遇。一个被下了药但理智尚存零星,另一个情绪太复杂以至于只能用拳头表达。真的是很适合他俩的重逢。过去被奴役的憎恨被抛弃的仇怨以及久别的挂念也就只能用暴力传达给达米安了,而达米安则是沉默。

也不完全是沉默,他在用另一种语言说,仗着对方听不懂,诉说着杰森不应该知道的付出和爱。

“黑夜总会结束。黎明总会到来。”

“我选择你。每一次每一次。”

你失败的那天我选择你,我绝路之时依旧选择你。如果未来注定不可到达,至少归处我想要回到你身边。

而杰森不知道,还不是他知道的时候。正如题记所言:“万事万物皆有时机。倾倒与重铸的时期。是的。以及沉默与开口的时期。”

奥古家的达米安没有画过杰森,什么都画,唯独没有杰森。因为他不能有在意的人,不能有弱点,他只是工具,塔利亚随手可以鄙弃的工具。

奴隶的达米安只画了杰森,杰森和他美丽得惊人的眼睛。无论如何,杰森都是唯一的例外,例外总意味着什么。

“陶德,如果有一天你能在海洋另一端见到我的父亲,告诉他,我反抗了。让他知道我的名字。替我问问他,我是不是让他骄傲了?”看到这句话时是在地铁上,眼泪差点流下来——文里的达米安仅仅是见过布鲁斯,布鲁斯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一个儿子想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这对奥古米来说是不可能的,而将这种人性还给达米安的是杰森。布鲁斯是达米安拼尽全力仍达不到的未来,伊卡路斯坠落之后在海面上摔得粉碎。

达米安死了,或者按作者本人的不知道有几分认真的番外预告(?),还有后续别的发展,但在杰森走入黎明的刹那达米安确确实实是留在了黑暗中,但他依旧活在杰森自由跳动的心脏之上。

没有不舍,没有寻死觅活,平静的接受不意味着不痛,真正的悲伤有时是流不出泪的,就像溺水,不上不下地悬浮着。

这是个不是个所有人都得到幸福的结局,但这是最好的结局。达米安死在征途上,杰森活在光明中。唯一确定的事是,在既定的死亡之中,自由的灵魂终将久别重逢。

借一句话: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一篇非常混乱的repo,想说的也许还有很多没讲清,文学评论这件事果然还是不适合我orz单细胞的我脑内其实只有“妈的好看”和“妈的好虐”。

评论(2)

热度(38)

  1. TEAL风苟 转载了此文字
    请不要误会这并不是专门写番外,只是因为对最下面狗子的长评而感激涕零。 重新对拾回了对狗子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