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L

Blood is not what defines you. I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 Because you have choices.

【蝙蝠家中心】我们也许吃了你的提拉米苏(下)CD/微SB

  • 梗:时空穿越的提拉米苏完结篇

  • 是的我还没有死我又回来了系列(自己走

  • 其实全是蝙蝠家,轻微西皮几乎可以无视:CD和轻微SB就不打tag了

  • loop解密在最后请不要跟没有逻辑的我较真

  • 写着写着本体暴露系列

  • 字数~1W注意

  • 大家中间还是逗比,最后不太逗了注意

  • 为了你们的回忆传送门:上部 中部


我们也许吃了你的提拉米苏(下)

 

#7

 

并不是每次跳跃都让蝙蝠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然如果有所选择,杰森宁可在梦里被丢到全副武装的丧钟面前,也不想和他“自称的”兄弟们挤一间壁橱,尤其是在他嘴里还叼着牙刷的时候。说真的,这个时空跳跃到底和幽闭空间多大仇?

 

“陶德,挪开你的蹄子否则你就要永远失去它了!”达米安闷声低吼着,他的晨练被打断,手里的刀还被杰森空降时跺在脚下。

 

“如果你没注意到,小东西,我现在除了失去它以外完全没别的地方挪!”杰森在黑暗中磨牙,头顶就是壁橱上层的隔板,导致他不得不弯着腰,导致他旁边的提姆不得不去壁咚正以高难度杂技动作扭曲自己的迪克,导致正窝在所有人脚下试图把刀拔出来的达米安不得不面临靠在哪条大腿上的绝望选择,一侧是提姆一侧是杰森。最终提姆获得了胜利(在他自己痛苦的尖叫中),因为杰森只穿了一条短裤而他男子汉得从不剃毛,非常感谢。

 

“是谁……强迫症……严重到……需要……锁壁橱?!!!”提姆每抱怨一句就砸一次门。

 

迪克战战兢兢,“提米我觉得头槌铁门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你可以放着让杰森来。”

 

“我他妈嘴里还叼着牙刷呢捶一下不戳死我?!”

 

“你可以先把牙刷吐出来!”提姆怒吼。

 

“然后掉在小东西头上从此以后都让他在我的床上放钉子?我不干。”杰森吼回去。

 

“凭良心说就算你不把牙刷吐在达米安头上他还是在你床上放钉子。”迪克很有帮助地补充。

 

“又或者可以先把锁打开,蠢货们。”达米安烦躁的声音伴随着一声轻响。

 

壁橱的门打开了。

 

四个人轰轰烈烈地边打边拧着钻了出来。

 

“小D,你是怎么开锁的?”迪克拉伸着僵硬的肌肉吹了声口哨。

 

达米安挑了挑眉,“这种弱智的锁我三岁就能开了。”

 

“你三岁还能去打老虎呢。”提姆翻着眼睛嘟囔。

 

达米安意有所指得看过来。

 

片刻后杰森嗤笑出声,“有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在夸他还是骂他。”

 

“我只知道他六岁去爬雪山,谁三岁去打老虎啊?!”提姆撅嘴。

 

“雷宵古的继承人。”杰森干巴巴提醒道。

 

“蝙蝠侠的继承人!”达米安拿起了刀。

 

“我说……”早已放弃阻止兄弟相残的迪克突然站在他们被传送到的房间里巨大的飘窗前,“这里是哪里?”

 

* * *

 

一个陌生而和平的新世界。

 

哥谭并没有燃烧。

 

穿越者们迅速从飘窗钻上街确认了现状,这里安全得异常。

 

“卧槽这他妈什么世界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杰森一脸震惊,“至少给我一个超级恶棍揍一拳?!”

 

提姆蹲在他旁边的铁塔上,“啊!我看到那边有一起……”

 

他话音都还没落就只见一道蓝色的影子狂风般卷入街角一家商店又狂风般卷出一个人呼啸着飞走了。

 

“…………抢劫。”

 

杰森一脸悲痛,“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超人抢了我们的饭碗?”

 

“我……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整理一下头绪。”迪克虚弱得提议,“尤其是杰森,麻烦你至少穿条裤子。”

 

一窝蜂卷回临时据点后,作为严谨的侦探们,蝙蝠家的兄弟决定先把自己被传送到的这个房间翻个底朝天。然后得出了非常惊人的结论:1)这里(又)是未来;2)这间起居室属于达米安,未来的达米安。

 

“这解释了锁壁橱的强迫症。”提姆的声音干过沙漠。

 

立刻把这里当做自己家的迪克悠闲地坐在地毯上翻看茶几上一本标题是《天地大重奏》的出版物,毫不比他拘谨的杰森吹着口哨抓起另一本杂志,眉毛立刻跳上发际线的同时笑得别在耳朵上的牙刷都差点掉下来,“小东西,你的感情生活都上娱乐杂志了。”

 

达米安立刻放弃自己在玻璃上寻找指纹的努力,蹦出去抢杰森手里挥舞的刊物。

 

“超二代决裂——世界最佳CP被拆。”杰森咧着嘴把书举在头顶念到,又在达米安跳起来锁他的喉时窃笑着躲开。

 

“至少我确实成为了蝙蝠侠,失败者!”达米安嘶嘶低吼着。

 

数秒后杰森脸上表情一僵,难以置信地低头望过来,“上帝啊……你踢了超人和卢瑟的女儿交往?”

 

倒是达米安处变不惊,他皱起眉头,“所以?我母亲是雷霄古的女儿。父亲还总和猫女纠缠不清。”

 

杰森的脸色尴尬起来,但抢在他前面回答的是终于从这个消息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迪克,“达米安?!!!你还没到可以交往的年龄,而且我是不会同意的?!!”

 

杰森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才好。

 

这时最不见外的提姆开门进来,他不仅从厨房里翻出咖啡机咕嘟咕嘟煮起来,还端回一大盘奥利奥饼干。

 

达米安一脸生不如死。

 

“你说,这个世界的你去哪了?”得到了奥利奥的迪克腐败地伸脚踢了踢他。

 

“夜巡。”达米安仍旧恶狠狠瞪着正边翻杂志边发出很可怕的咯咯笑声的杰森。

 

“在这么安全的世界里?”迪克挑起一侧眉毛。

 

达米安不理他。

 

已经百无聊赖想尝试一下未来电脑的提姆打开了显示屏,继而对着待机页面下已经排版完成的书籍眨了眨眼,在认出出版人后立刻也加入了调侃的阵营,“你为了讨好未来的女朋友居然用未来岳丈的名字出书,这什么逻辑?”

 

生不如死的达米安需要让德雷克也感同身受一下。

 

就在他们在地毯上扭打起来时,杰森趁机滑进电脑椅,“《教育改革与科学体验未来的不确定性》?什么鬼?哲学吗?”

 

达米安横在地毯上骂他,还不忘去揪提姆的头发。

 

“嗯……”迪克摸着下颚思索道,“我敢保证我对这本书有印象……”

 

“说得好像和你有读书的习惯一样。”杰森瞥了瞥嘴。

 

“嘿!我有读书的习惯?!”迪克撅着嘴,“有学问的人非常受欢迎,我就是这种人。”

 

达米安终于摆脱了提姆抱着他战利品奥利奥,“格雷森,我不想听你的风流韵事……”

 

“迪基没有那种东西。”杰森吃饼干就像嗑药一样。

 

“我确实有?!我的第一任女朋友是小四的时候,她叫凯莉,我每天都把午饭的奥利奥给她。(事实上迪克压根想不起来凯莉到底是红发还是金发,以及她的名字是不是凯莉,但那不是重点。)但我现在想起来,也许她只是居心叵测地利用我得到奥利奥。”他悲伤地说。

 

提姆正偷达米安盘子里奥利奥偷到一半的那只手僵住了。

 

杰森也干脆在地毯上坐下,用胳膊肘拐了拐一脸不愿加入话题的达米安,故意朝提姆的方向挤眉弄眼还放低声音说:“居心叵测地利用你得到奥利奥。”

 

达米安竖着眉毛把一盘奥利奥全都倒进杰森衣领里,自此点燃了又一次食物战争。

 

* * *

 

达米安倒在地上生闷气,对那本书和对这一系列乱七八糟出版物兴趣索然,事实上他对这个未来都兴趣索然。他成为了蝙蝠侠,但改变的却是整个世界。一个不再需要蝙蝠侠的世界。这种可怕的认知让他妄图探寻,想要和生活在这里的达米安好好谈谈。他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生以来第一次,达米安感到微妙的恐惧。

 

就在这时又有人碰了碰他的手肘,“嘿。”迪克的声音很轻,却在大闹一场之后的喘息中异常分明,就像无数个噩梦初醒的深夜与凌晨,达米安僵硬地躺在黑暗里,呼吸因梦魇而急促,而迪克就在那里,魔法师一样知晓他梦中无法挣脱的阴影,迪克会站起来走到窗边,拉下窗帘,将它扣住。然后他会说:“小D,你安全了。”一双手会伸出来,拍拍他的膝盖,“非常安全。”

 

 

迪克这样说:“你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在你身边的,对吧?”

 

 

而那就是他在这个世界所听到的,最后的声音了。

 

# 8

 

继时间旅行的伊始已经经过了一段时间, 但这并不意味着事件结束,穿越仍旧高频发生着。实践主义者提姆始终坚信提拉米苏大事件的运作一定也如同蝙蝠家曾经战胜的无数错综复杂的案件般有迹可循。为此整理和收集出一系列数据参考还专门挂在韦恩宅的冰箱上要求所有与事者参加记录。当然,这个举动是无法得到多数群众赞同的,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餐厅对话一如战场充满硝烟。

 

布鲁斯坐在蝙蝠洞永恒的黑暗里,看起来就像阴影本身。蝙蝠侠面前播放着隐藏在韦恩宅各个角落的摄像头拍摄的即时录像。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平静,仿佛正陷入沉思,思索着严肃而安详的事情。

 

图像中第一个受害者打着哈欠走进餐厅。

 

“你昨天的报告不合格。”提姆从蹲守一整夜的藏身盆栽后悄无声息出现,动作迅速一如闪电,以微妙的角度挡在迪克与冰箱门之间,冷酷地把他昨天贴上冰箱的报告按在大理石操作台上。

 

迪克瑟缩了。

 

“可是我写得挺认真的?”自布鲁斯左上角的镜头里,迪克的面部特写看起来特别委屈。

 

“你用了三张纸描述一只晒太阳的猫。”提姆抄起双手,一如他在所有韦恩国际的董事会议上威吓下属前做的那样。

 

“那是一只非常可爱的猫?!”迪克据理力争,蓝眼睛流连在冰箱门与提姆之间,时不时还要瞟一眼天顶观察上个月被他倒挂翻冰箱偷杰森的蛋挞时挂掉了的顶灯是否已经修好并重新安装。它还没有。

 

“你需要重写这份报告,现在,就在这里,在它完成前这个冰箱是禁止触碰的。”提姆宣布。

 

“可是……?!”迪克抓了抓头看起来简直要哭了。

 

“没什么可是的,你用马克笔在杰森的头盔上画驴子嫁祸给达米安的照片还在我手里。”提姆用脚踢开一旁的凳子,下颚示意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迪克大声反驳,“我画的是一只小鸟!!!”

 

布鲁斯默默拿出笔记本:盆栽死角

 

第二个受害者进入监控时受害者一号正缩着脸揉了第五次挑战失败的报告。余光扫到杰森立刻开始挤眉弄眼警告受害者二号。

 

当然常年故意不跟迪克组队抑或但凡组队故意犯罪的杰森是不会理解的。

 

他若无其事摸出打火机,嘴里叼着烟嘟囔道:“你脸抽筋了?”

 

迪克忍住翻眼睛的冲动以常人无法做到的速率冲冰箱门啪嗒啪嗒眨动眼睑,这次杰森看起来有点担心了,“抽筋的是眼睛?”而他语毕同时拉开冰箱门,为红头罩短暂的自由划上终点。

 

提姆从冷藏柜里伸出手,那只在杰森的尖叫中举着录音笔的手,同时还夹着一张皱巴巴的厨房用纸。

 

“你的报告不合格。”提姆从冷柜钻出来,头发上还结了一层霜。

 

“你他妈是要吓死我吗?!”杰森捂着心口,他都可以用枪起誓自己的心脏有那么一瞬停搏了。

 

提姆不为所动,“你写的这种东西只配进入垃圾袋。”他说着用指尖拎起饱受折磨的厨房用纸念到:“今天出门抽烟一眨眼穿了迪基的安全屋,游戏战了个底朝天!下次要跟小魔王组队,他作弊比替换品厉害。”提姆冷笑一声就把它丢了垃圾。

 

杰森义愤填膺,“至少也扔进可回收去啊!”

 

提姆抄起手踢开迪克旁边的凳子,“重写或者享受所有人的手机铃音都被设置成你的尖叫。”并在杰森一脸愤怒地跺着脚过来时补充,“而且达米安作弊没有我厉害。”

 

布鲁斯的笔记本又多了一行:冰箱内侧

 

运动结束的达米安走进餐厅时,迪克正一脸老僧入定在纸上画乌龟,坐在他旁边的杰森聚精会神试图在烟灰缸上插出一个烟头组成的头罩,耳朵上还别着两根正在燃烧的香烟,提姆黑着眼圈缩在沙发上点头,手里还抱着一杯摇摇欲坠的蒸馏咖啡。

 

那一刻韦恩家幺子脸上的表情是嫌弃的。

 

他无视迪克扔过来的纸飞机伸手拉开冰箱,立刻皱眉摔上冰箱门冲兄长们怒吼,“谁喝了我的冰茶?!”

 

所有的手指向迪克。

 

“嗯?!”他一脸惊慌,“我今天都还没碰冰箱?!!!”

 

达米安恨了迪克一眼怒气冲冲撕掉了冰箱上提姆的“提拉米苏案件详细汇总与频率收集汇报清单”,“嘿?!!”沙发上装死的提姆立刻抗议起来。

 

但罗宾只是翻了翻眼睛,目光扫过先前被压在“提拉米苏案件详细汇总与频率收集汇报清单”下的“达米安与提姆和平相处已______天”记录板,用力擦掉上面的数字7并用马克笔写下一个崭新的0。

 

他们的记录从未抵达过两位数。

这对于曾经经历过同样洗礼的迪克和杰森来说简直叹为观止,感慨着这个新记录只有被模仿,无法被超越。

 

“潘尼沃斯要求我如实记录,而你没用的单子总盖住我的板子。”达米安挥了挥手里的报告。

 

提姆把头歪回沙发扶手,熬夜的疲倦战胜了愤怒,“至少记得把它贴回去。”

 

杰森终于完成了烟头工艺红头罩一期工程:下巴。他突然不平衡地指出,“为什么只有小魔王不用重写?”

 

“我们中总得有个人是智力担当,而那意味着会撰写专业文书。”达米安语重心长地指出。

 

迪克从他的乌龟里抬起头,“我以为提姆才是这个设定?”

 

达米安的视线转向此刻正抱着咖啡杯睡死在沙发上的红罗宾,“你有意见?”

 

提姆打了一个巨大的呼噜。

 

大屏幕前默默喝冰茶的布鲁斯认为此刻就是溜进厨房以蝙蝠侠一样诡秘的速度抢夺早餐蛋糕的时机,他关于花洒的那份报告始终都没有合格。

 

# 9

 

好景不长也许是蝙蝠家专用的标签。

 

提拉米苏的效果再次发动,而这次他们在空降的同时被卷入热闹的巷战,就在所有人庆幸这次事件的发动时机和大家全副武装夜巡的时机吻合时,身穿黑色皮质长披风的蝙蝠侠卷着黑夜落在战火中央,旁若无人地爆破了周围几栋建筑后对看傻了的时空旅行者们低吼着:“还不走等死吗?”

 

这令人感动的熟悉态度。

 

而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在这个时间滞留的时间也相当长。即便如此,收留众人的蝙蝠侠似乎完全没有交换情报的打算,冷冰冰甩了一句:“老实呆着。”就钻进密道消失了。

 

迄今为止,他们没有在韦恩庄园里见到任何人。抑或任何除了疑似阿尔弗雷德的猫以外的生物。

 

迪克能够明显感受到空气中凝聚的压力,沉甸甸覆盖下来,在每次互道早安的时候,抑或任何人开口打破沉寂时。

 

这个世界除了犯罪的噪音外似乎一片死寂。

 

直到所有人终于都开始坐不住准备出动,蝙蝠侠又冒了出来阴沉地允许他们同行。条件是必须有人留下看家,因为——引用他的原话——他只能在一个晚上分心照顾两个低能而不是四个才能保证所有人都活着回来。

 

出乎意料的,蝙蝠侠并没有迎来任何反对。

 

事实上时间旅行组早就已经被布鲁斯说教过需要尽全力避免过分介入,而那翻译过来就是尽量待在原地,不要惹麻烦,也不要引起太多时空悖论。

 

当然这并不阻止蝙蝠兄弟们立刻陷入互掐争夺夜巡的机会。

 

* * *

 

“嗯?”那个晚上迪克从汉堡里抬起头来。“发生什么了?”

 

提姆和达米安像两股龙卷风一样刮进来冲向沙发两端。

 

“你们不是去夜巡了?”迪克不安地看着两团低气压。

 

杰森靠在操作台上指尖还夹着枚酒杯,“这就是用猜拳决定夜巡名额的结果。”

 

“你这么说只是因为你输了。”迪克干巴巴回答。“况且你是唯一不能出去的。”

 

“为什么啊?!”

 

“还用说吗?!”达米安的声音从沙发传来,“你是这栋房子里唯一一个走进厨房还不引起火灾的人,陶德!而我们都需要吃饭。”

 

还没等杰森开口,提姆就冷笑一声,“而未来的你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居然还没饿死,真让人刮目相看。”他走进厨房摔开冰箱,挥舞着双手,“看这一柜子的速食套餐……”提姆说着拿出一罐苏打水,然后又扔开冷冻柜准备抓点冰块,“一柜子冷冻食品,还有……那是细菌样本培养皿吗?”

 

“你把培养皿样本放在冰箱里?!”迪克立即插嘴喊道。

 

“那不是我!!!”达米安怒气冲天地砸着沙发证明自己的观点。

 

“我认为我需要坐下…”提姆一脸心力交瘁关上冷柜。

 

“德雷克,你是世界上最没资格批评我饮食习惯的人。你那一箱子能量饮料就是我搜出来的。”达米安眯着眼睛恶狠狠控诉。

 

“我就知道是你!!!”提姆从杰森手里抢过酒杯灌了一口。他需要这个。

 

“拿你自己的!”杰森叫骂着抢回来。

 

迪克忍无可忍地把双手仍上天,“所以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夜巡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吃了火药一样?”

 

“头发!!!”达米安大吼一声,似乎那就解释了一切。

 

未来的达米安就在这时一脸无辜地走进来,或者说初次脱下蝙蝠侠的制服出现在他们面前,头顶锃亮。在注意到杰森的酒杯时,青年挂上标准的愠怒表情,“那是我的酒。”他抄着手指出。

 

而杰森和迪克一时太过震惊以致于无法回答。

 

达米安爬起来站在沙发上,指着未来的自己几乎一脸委屈,“他把我弄秃了!”

 

未来的达米安厌弃地瞪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救命啊!”杰森整个人几乎要开始打滚。

 

迪克隔着桌子拍他但自己也憋笑憋得脸红,一声都不敢出生怕一开始笑就永远也停不下来。

 

提姆忍俊不禁地翻了翻眼睛,“至少是我被推下楼以后不错的消遣。”

 

“什么?!”迪克立即一脸戒备,“谁推谁下楼了?”

 

“好像你就没推我一样。”未来的达米安干巴巴指出。

 

“不是在你推了我两次以前。”提姆恶狠狠地回敬。

 

时间旅行的达米安抄起手傲慢地解释:“德雷克挡住了蝙蝠侠的路,蝙蝠侠把他推下楼了。”

 

“两次。”提姆强调。

 

“然后蝙蝠侠挡住了德雷克的路,德雷克就也把他推下了楼。”

 

“从一百五十层。”未来的达米安补充。

 

迪克看起来马上就要罹患心肌梗死了。

 

杰森笑得抹着眼泪拍了拍手,“孩子们,今天聊得很开心,说真的我们该多这么聊聊。”

 

* * *

 

黎明时分,达米安出现在未来的自己的训练室。像个小绅士那样背着双手检查着整齐摆放的武器以及训练装置。

 

“要比划两下吗?”他自言自语般说道。

 

“我还没有可鄙到需要欺负十几年前的自己。”对方这么回答,似乎已经结束了全套训练,肩上搭着毛巾,阿尔弗雷德杨着尾巴跟在他身后。

 

达米安转身面向他,垂手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下巴,“我看到了墓地里泰特斯的墓碑。”

 

未来的达米安沉默了,半晌才低声说,“他曾是个好伙伴。”

 

“你刻意避开所有人。”达米安突然直白指出,似乎那是完全无需铺垫的话题。

 

未来的他露出微妙而讽刺的表情,“所以?”

 

“我需要知道那个原因。”

 

“你不需要从我这里得到已经知道的答案。”蝙蝠侠沉声宣布,像一只蜘蛛或者一颗星星那样冷漠。

 

而达米安的脸色刷白了。

 

“你也不该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信息。我不该告诉你任何事。”未来的他继续道,却话锋一转,“但不该做什么事,从来都不是制止我的理由。跟我来。”

 

他突兀地结束了对话,突兀地转身离开。达米安狼狈得跟上来。

 

凌晨时分的哥谭看起来像是深夜而非白天。

 

他们踏过薄暮,走在杳无人烟的道路上,达米安知道其他的旅行者们自韦恩宅巨大的窗口目送他们离开。而未来的达米安视线始终笔直。从未回头望过。

 

“你还知道戴帽子啊。”达米安试图打破沉默,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他们走在光滑平坦的土地上,身边是被黑幕笼罩却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染上金色的树林,达米安隐约注意到一条或许是铁绿色的小溪横贯而过,但很快,道路逐渐开阔,绕过身边围拢又消失的红砖墙后,是一个寂静而寒冷的港湾。

 

未来的达米安停下来。只有一瞬,他的脚步似乎有所迟疑。

 

而不等达米安质询,他抢先说到,“迪克曾在这里死去。因为一场愚蠢的,未被预测的爆炸。”就像很多人的死亡和离开一样。

 

在巨大的港口,无垠的海水,灰石地面,与不存在的坟墓之间,他显得很渺小。

 

而也是直到此刻,达米安才注意到对方眼底深陷的黑色,似乎已经许久没有获得应有的睡眠了。又或者因为他体内有一种疲惫,骨头里流淌着一种漆黑的水,溶着回忆,溶着过去,那些都是睡眠无法缓和的。

 

而此刻,未来的他单膝触底,用指尖在尘土覆盖的地面上写下一些文字。

一个名字。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达米安不确定地问。

 

而未来的他只是以一种你这个蠢货的眼神回望过来,“如果你必须听到这些话,我需要你改变这个,在那一天扭转他死亡的事实,我希望你能改变对我而言已经是过去的事,无论那是否会影响未来。”

 

他顿了顿,又犹豫地补充,“也许……只是也许,你也可以给自己还没有遇到的人更多机会。不要急着推开他,也不要任由他犯傻去死。”

 

达米安想要问这个人是谁,却认为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

 

克里斯。

一个他尚未遇到的未来。

 

“你会有很多机会,面临很多选择。很多人会离开你。但也有很多会留下来。”未来的达米安轻轻用手抹过地面上自己写下的名字。像一个永远也不会被任何人看到的墓志铭。他的眼睛仍旧坚硬,声音却不再像一只蜘蛛或者一颗星星那样冷漠,“能够再次见到他们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无论那有多痛苦。

就像那只抚摸着死亡的手。

就像那份埋葬所有人的孤独。

 

“这个哥谭需要蝙蝠侠,而不管需要做到多么离谱的地步,我是这个蝙蝠侠,哪怕以作弊的方式换取胜利,以自身的灵魂换取哥谭的不死。”未来的达米安低声说,“多用一些时间思考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就是最后了。

 

达米安突然这样想到,毫无任何征兆。

一切有意义或无意义的旅途最后,这里是他的终点。他只是知道。

 

 

“也许你能有不同的未来。”蝙蝠侠,抑或该称他为达米安,无论他是谁都并没有回头,也没有告别,他只是轻声继续说,“但成为蝙蝠侠也好,抵达这里也好,我并不后悔。”

 

 

# 10

 

“你知道当他们发现你就是幕后时会伤透他们的心。”超人漂浮在蝙蝠洞巨大的恐龙化石上方。

 

克拉克没有使用“如果他们发现”而是“当他们发现”,因为他笃定这个事实。

 

“那本来是一个感受时空穿梭的礼物。”布鲁斯的下颚坚硬起来。

 

“虽然是去一个指定的地点。”克拉克尖锐地指出。

 

“虽然是去一个指定的地点。”布鲁斯顽固地重复。

 

半晌,蝙蝠侠低声补充:“他们本应在梦里看到指定的未来。”

 

他的孩子们需要知道这个,需要知道蝙蝠侠的传奇背后埋葬的东西,需要知道每一个选择所引导的结局,需要知道比现在更多。

 

而就结果而言,他们确实抵达了那里,物理性的。

 

“你知道就算你不让他们看到或者经历任何事,他们也都也许不会走向那个最糟糕的未来。甚至也许我们所看到的并不是最糟的,谁知道呢?”克拉克在布鲁斯身边轻飘飘落下来,“虽然我了解你的神经质,但只是因为目睹了不幸的未来就要使用对方的技术来让孩子们也体验这个未来,是该说你过分严谨,还是死脑筋呢?”

 

“又或者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布鲁斯转过椅子,以一种桀骜的表情挑衅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本书是谁的杰作。”

 

克拉克呻吟了,“你知道……有时候,克里斯无论在性格上还是能力上都连我也摸不准……虽然他现在都还不是我的儿子。”

 

“总有一天他会是。”

 

克拉克只是微笑着低头吻他。

 

* * * (我是来自part 4时间的分割线)

 

“不用谢。”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提姆干巴巴地说道。

 

探头进来的克里斯还是不尴不尬地补充:“谢谢你,提姆。”

 

提姆一脸憔悴:“别提醒我想起来……”

 

克里斯挠了挠后颈,“毕竟达米安提起对我的最初印象就是在这时。而清楚你的习惯,我不能冒险失去这次碰面。”

 

提姆侧过脸看他,“克里斯,你做了什么我不多置评,但我并不会故意改变过去的。”

 

克里斯抬起一侧眉梢递给提姆一个“你认真的吗我不吃这套”的表情,像极了康纳。

 

提姆撅着嘴,“也许我会。”

 

* * * (我是来自part 7发生前一段时间的分割线)

 

克里斯在达米安的阳台上降落时青年正似乎因什么困扰。

 

他甚至没有理会超人像小孩子那样从飘窗玻璃上敲出摩斯电码的幼稚,恶狠狠瞪着桌面上打开的成书稿件,半晌才认命般叹息着解除了锁屏密码,关闭显示屏幕。

 

“你的心脏告诉我你又在发脾气了。”克里斯好笑地指出。

 

“你一定是忘了提它还让你闭嘴这件事。” 达米安干巴巴地抄起手回应。

 

克里斯完全不生气,反而低声说:“哦…你根本不知道它还告诉我多少事。”

 

“就像你根本不知道我得为你的恶作剧买多少次单。”

 

超人瘪起嘴,“我认为促成我们的初次见面是幼稚以外的任何事。”

 

蝙蝠侠翻了翻眼睛,“说真的,你为什么选卢瑟?”

 

“嗯……一时兴起?”克里斯心虚地回答,“绝对不是打击报复!”

 

达米安只是翻着眼睛叹息了。

 

“所以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你拖着我去参加一个见鬼的排队,而我恨派对。”

 

“可是派对很有意思!”克里斯兴奋得宣布道。

 

“不,它很没意思。”达米安恶狠狠告诉他。

 

“我们今晚不回来了?”

 

“哪次跟你一起去派对以后我回来过?”

 

“大实话。”

 

而注意到达米安临行时并没有开启警报。

 

克里斯眨了眨眼:“晚上会有人来?”

 

达米安耸肩。

 

克里斯故意一脸受伤:“是谁?我以为你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朋友了,柯林和玛雅除外。”

 

达米安看了他一眼后意味深长:“客人。”

 

 

FIN

 

 

写在后面的解释,其实很麻烦也可以不用看:

 

事实上整个故事隐藏的路线是这样的loop,bug一大堆我懒得写也懒得改了(ntm: 

 

超二代的克里斯以卢瑟的名义穿梭时空在过去出版了一本书,内容是关于应该如何通过防患于未然的措施制止教育不适引发的悲剧,比如666世界的米,目的是为了促成自己和达米安(因为时间跳跃效果的)初次见面,也就是part4。布鲁斯在购买了这本书以后茅塞顿开(不)决定学以致用,恰好他和超人在那时候经历了一次微妙的袭击让他们看到了666的未来,布鲁斯制作了那个肯定会被迪克他们吃掉的提拉米苏(因为是迪克他们),本意是让孩子们在梦里看到指定的未来,但是因为菜谱不完全而失败附带了时空跳跃的效果(???)。从此未来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衍生了超二代世界线。

 

另外一边,未来的提姆已经(通过时空跳跃时获得了记忆)推断出来是未来的克里斯撰写并出版了那本读物从而引发蝙蝠侠制作提拉米苏的事件。而这时未来的克里斯请求已经拥有时空跳跃记忆的提姆不要改变过去的他们穿越过来时的情景,所以提姆他们当时的尴尬本来是可以规避的,克里斯在这之后道谢。

 

超二代时期未来的达米安也已经推断出和提姆同样的结论,因此才会在离开时故意没有开启警报并且故意在电脑上留下了这本作者写作是卢瑟读作克里斯的书,作为达米安以后整理思绪的线索。

 

就是这么一个毫不严谨的loop,一切都是克里斯的错(不。而他的惩罚就是基本没什么戏份。

 

于是我终于平了这个坑,请不要打我!


评论(19)

热度(159)